<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八十四章 摧毁
    “陈楚师兄。”看是认识的陈楚,路平免不了要招呼施礼,孙迎升和隋堂也相继向这位徒打着招呼,只有燕西泽依旧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

    “你可真是了不起啊!”陈楚感叹着,语气中也听不出是不是真在赞叹,就见他掏出一根青翠的绿竹,随手往地上一插。

    “挽引!”孙迎升识货,脱口叫道。

    “那是什么?”路平问。

    “陈楚师兄的神兵。”孙迎升说道。

    “不比你的吹角连营差哦。”陈楚随口说着,手并没有放开插地的绿竹,注意力也大多都在其中。

    从燕西泽一副专程为路平而来的模样开始,留意路平的人就越来越多,尤其七星楼顶的诸位大人物。

    于是路平一拳击破试练场定制就被许多人看在眼中。

    五位北斗院士面面相觑,这状况,让他们不知道是该骄傲还是应该尴尬。

    陈楚被李遥天叫来,让他去查看一下被毁的定制。北斗学院上上下下的定制结界,大多都是由他们玉衡峰来负责的。

    于是陈楚带了几个玉衡峰门生来了这里,查看,其实也就是走个过场,更重要的还是要修复这个定制。

    整个七星会试的试场,是一个由无数小定制最终结成的大定制,当中有一节毁坏的话,谁也不敢保证是否会影响到全局运作。包含在这大小定制中的规则还是很多的。

    陈楚将他的神兵挽引插入地面,说了那一句话后,就默然无语,静静地站了好一会,这才抬起头来又看了路平一眼。

    “你干得好事。”陈楚说道,口气中不无抱怨,一边说着一边已将挽引抽起,随手划拉,一道绿光自地面升起,在这铺满青草的七星谷上。也是十分夺目。

    绿光随着陈楚的手势沿地飞快游走,片刻后头尾相接,圈出了一大片并不如何规则的图案。

    “这整片的定制,都被毁了。”陈楚对身后几位玉衡门生说道。那几人纷纷露出震惊的神色。不住地打量着路平。

    “呃……”路平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圈里的人清理一下。圈外十米,也暂时禁入。”陈楚一边吩咐,一边四下看了一眼,末了总算稍有庆幸地说道:“好在是第三圈,没有影响到其他人。如果是外圈……”

    众人明白他的意思。

    内圈生的对决少,像路平和隋堂这场对决附近都没有其他对决生。但若是外圈,人多对决也频繁,试练场几乎比邻相连,路平这一拳摧毁的面积如此之大,不知要破坏掉多少场对决。

    “抓紧时间重新设置吧。”陈楚说。

    “重新设置?”身后有人对此似有疑惑。

    “是的。”陈楚点点头,“基本连渣都不剩了,破坏得很彻底。”陈楚一边说着,一边又看了路平一眼。

    “这个……那我们这场怎么办?”路平问道。

    “你们?”陈楚带着几个玉衡门生已经准备去忙碌了,听到路平这话。回头看了看他和隋堂。

    “我倒是有个建议。”他说道。

    “是什么?”路平问。

    “我建议你认输。”陈楚说这话的时候,目光转向了隋堂。

    “我?”隋堂一脸惊愕。陈楚居然建议他认输,这岂不是很明白地在告诉他,他不如路平。

    “想想那一拳如果是打在你身上……”陈楚的话点到为止。

    隋堂望着地上被陈楚画下的那一圈绿光。

    路平这一拳,居然摧毁了这么大面积的试炼场定制,这可是足以将四魄贯通程度的魄之力完全封杀的强悍定制啊!

    这一拳,真的很惊人。

    如果被这一拳轰中,真的很有可能连命都保不住。

    不过隋堂对于闪避路平的这拳,还是有一些自信的。眼下更让他心生顾忌的,并不只在这一拳。

    他的三大拿手异能。笑里藏刀上来就被识穿,短刀行只是刺破了路平的衣服和一丁点皮外伤,钻心刀倒是命中了,但是。居然毫无反应,中了他的钻心刀后旁若无事的,路平是他生平仅见!

    弄不清这当中缘由,面对路平,他还有什么胜机?

    更要命的是,五级神兵。路平还是没有使用。赤手空拳一击,隋堂有信心可以闪过,如果路平使用他的神兵呢?

    一想到这,隋堂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

    神兵,果然还是神兵。

    神兵带来的差距,根本就是人力所无法弥补的啊!

    隋堂心下感叹着,十分娴熟地将败因又归结到了神兵身上。

    “如果还要继续,我可以给你们设下一个定制,延续之前的对决。”陈楚看隋堂犹豫不定,随即说道。

    “不必了。”隋堂一摆手,模样十分大气。

    “路平小弟还有神兵没有施展,我看我还是点到为止吧。”他说道。

    路平点了点头,他并不介意对手认输。

    隋堂随手取出三枚七星令,抛向路平。

    “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他说着,面带笑容,转身已要离开。

    路平接住三枚三圈七星令,到此,他七枚七星令就已经凑齐,他从四圈上来时,就已带着八枚四圈的七星令。

    路平回身走向孙迎升,将自己的七星令全都数了出来。

    “师兄要不要取两枚?”路平问道。

    “那怎么可以。”孙迎升摇头。

    “不要紧的。”路平说。

    “你不要紧,我要紧。”孙迎升说道,“如果我连冲进第二圈的七星令都凑不到,还有什么必要向家姐挑战?”

    “那倒也是。”路平点头。

    “你不这么实诚能死吗?”孙迎升被噎个半死。一点安慰和鼓励都没有,竟然给他回了一句“那倒也是”。

    “呃……”路平不知说什么好。

    “好了,你先去第二圈吧,我随后就到。”孙迎升说道。

    “好的,二圈见。”

    “二圈见。”

    两人简简单单,就此话别。

    孙迎升目送路平离开,看着燕西泽也不离他们任何人地跟了上去,看着陈楚和几个玉衡门生开始重设定制,随即也走出了这片被路平摧毁了定制的区域。身前不远处,有人回头朝他看来。

    “隋堂师兄。”孙迎升笑着。

    “你想如何?”隋堂察觉到孙迎升在有意跟随着他。

    “隋堂师兄是有志于二圈的,我呢,也是一定要往里闯的。现在我还差两枚,隋堂师兄呢,至少还缺四枚以上吧?”孙迎升说道。

    “你想怎样?”隋堂问道。

    “我出四枚七星令,我们俩打一场。我若输了,四枚七星令你全拿去。我若赢了,隋堂师兄给我两枚七星令就好。”孙迎升说道。

    他提出了一个对自己级不公平的条件,因为看过路平的表现,让他深深意识到,想去二圈挑战对手,而且还是徒级别的对手,在三圈苦心经营出七枚七星令那有什么用?

    三圈根本不应该是他的阻碍,他该势如破竹地突破三圈,那才有点向徒挑战的样子。

    所以,他决定孤注一掷,用一局胜负来决定自己是不是有资格继续往下走。

    随后就到,或者,再也不到。

    他看着隋堂,隋堂也知道他的故事,很快明白了孙迎升的企图。但是,这对他来说无关紧张。

    “不错的条件。”他说道,这个才是最重要的。

    “我接受。”他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