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八十三章 用力一点
    “听到他刚刚说什么了吗!?”

    “说什么了?”

    并不算很远的地方,詹仁与他的门生们不只关注着这边,有的人甚至连对话都不想错过。鸣之魄用力强化着听力,将路平刚刚说的话听了个真切。

    “他说,他可以再多用力一些……”向同伴转达完这话的门生,说完便沉默了。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他之前还保留了实力?”封文尖叫着,作为路平的手下败将,这记补刀直戳他的心脏。

    “他确实还没用神兵,不是吗?”和封文同命相怜的何樵说着。路平有保留,这是很明显的事,五级神兵吹角连营他一直都没有拿出来。

    “现在才想起来,会不会太迟了?他还会有机会用吗?”有人说着。

    “不会。”

    简单肯定的回答,因为那边试练场里,隋堂已经出手。

    没有人会罔顾路平拥有五级上品神兵这一事实,所以他没有使用神兵这一点,人人都会看在眼里。

    听到路平如此说话,隋堂的神情也是一紧,脸上的笑容到是也有点僵硬了。

    他立即出手,根本不想给路平佩戴神兵的机会。

    短刀行!

    隋堂的异能,一动一静。静的是笑里藏刀,不动声色间引人中招;动的是短刀行,刹那间短刀在手,刹那间人已闪至路平身前,两人间的距离,正正好,就是隋堂掌中短刀的长度。

    “去死。”他说着,已抵到路平胸口的短刀向前轻轻递出,似有千刀万刀同时刺出,路平胸前衣襟有如碎花般飞舞开去。

    试炼场边的孙迎升神色已变,没想到隋堂不只擅长偷袭暗算,正面强攻也是如雷似电,这骤然拉近双方的异能是什么?

    “还行嘛。”就连燕西泽都在称赞,他原本对隋堂很有些看不上眼的。

    只有路平神色不变。

    刀尖刺破了他的衣襟。刺痛了他的肌肤,但是,到此为止了。

    刀前向,路平人向后。

    短刀长度的距离迅速被拉开。隋堂极力伸展着手臂,但是他这刺出的动作,却远不如他刹那间闪至路平的身前来得快。刀已抵到路平,向前寸许就可刺穿他的肌肤,刺破他的心脏。但是,就只这寸许,隋堂追不到。

    这是怎样的反应?这是怎样的速度?

    短刀行一击不中,路平已滑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一臂加一短刀。

    不能就此停手!

    隋堂盯紧路平的动作,急向前追,他可不想给路平施展神兵的机会。手中短刀直接脱手飞出。

    路平横身一闪,将刀躲过,但这闪避显然已在隋堂计算当中。一记手刀追着路平切到,却见路平的拳已向他轰出。

    这就出拳?

    隋堂一惊,满以为路平是要找机会施展神兵,却不料他依旧赤手空拳便开始反击。

    心虽惊,动作却不乱。

    隋堂头一偏,已将路平这拳让过,手刀准确地抢先劈在路平的左肩。

    钻心刀!

    魄之力仿佛认路一般,极其精准地自路平的左肩便直朝他心脏要害冲去,隋堂这钻心刀异能,也是一个杀人不见血的毒辣招式。

    谁想这次钻心刀的魄之力钻出。刹那间就如石沉大海,竟无影无踪。

    怎会?

    隋堂正觉诧异,脑中却是嗡一声响。路平的拳自他头边划过,虽未直接命中他。强悍的鸣之魄却也震颤着他的神经。

    这拳!

    隋堂再惊讶,跟着又听嗡一声,这次不是在他的脑中,而是四下。

    试炼场再吃路平这拳,鸣之魄再次沿其脉络扩散,正上方的七星令震颤鸣叫着。却不如上次持久,只几下便已停住,但是紧接着竟然直接从上空掉落下来。

    被试练场定制收起的七星令,只会在一种情况下掉落,便是分出胜负。它们会被结界自行送到获胜者手中。但是此次,七星令掉落,没有飞向场中二人中的任何一位,就是那样笔直地,速度一至的,哗啦啦落了下来。

    “诶……这个,怎么办?”路平的拳头,从隋堂脑袋旁边收回去了,很是无辜地问着。

    隋堂抬头,就看到七星令全数落下,跌落地面。原本该由魄之力凝聚而成的结界,竟然已经消失,空气中只有些微魄之力的残杂在飘荡,只刹那,就也消失不见了。

    就站在场边的孙迎升已是目瞪口呆。

    路平这一拳,竟然是把试练场给摧毁了?那个自七星会试创立初始设下的大定制,千年来不断完善,可以将绝大多数四魄贯通者的魄之力完美局限在当中的试炼场定制,竟然被路平一拳给摧毁了?

    孙迎升看看左右,他急切想找人分享一下眼前看到的是不是事实。可是他身旁只有一个燕西泽,眼高于顶,对北斗学院也不甚熟悉的燕西泽,看了路平这一拳后,似乎大为满意,连连点头:“这一拳有点像样。”

    有点像样?

    孙迎升听他这措辞,就已经不想和他聊了,四下找了圈,最后发现试练场内的隋堂,神情倒是和自己比较雷同。

    “这怎么办?”路平问隋堂,隋堂未答。于是他又回头,问孙迎升。

    怎么办?

    是说,试练场被毁了该怎么办吗?

    这种事,有发生过吗?

    孙迎升一片茫然,面对路平的问题,只能摇了摇头,沉默。

    “是不是得重新来?”路平说着,迈步走开,却是去拣落地的七星令。

    “你想干嘛!”隋堂回过神来,看到路平的举动立即就要上前制止。

    “各拣各的,别耍赖啊。”路平说。

    “我耍赖?”隋堂气,这么幼稚的字眼,居然会用到他这人见人怕的刑堂堂主身上?

    “你没有吗?刚刚还没开始,你就在笑,在施展异能。”路平说。

    隋堂顿时语塞,他当时确实有一点先下手为强的心思,他可全然没想到他的笑里藏刀居然也会被人这么轻易地抓到。

    六枚四圈七星令几下就被路平拣起了,抬头一看,隋唐还站在那里发呆。

    “你不要吗?不要我拣走了啊。”路平说。

    “废话!”隋堂没好气,有心大气豪迈地说不要,但是三枚七星令诶,实在是大气不得。随手一伸,地上三枚三圈七星令顿时飞入他手中,比起路平蹲身去拣,看起来高贵了许多。

    “然后该怎么办?没人知道吗?”路平左右问道。

    “你搞出来的这些事,真的让人不知该怎么办好。”有人忽然接过他的疑问。

    路平扭头,看到几人朝这里走来。最前一位,玉衡峰首徒陈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