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七十九章 继续
    詹仁,天璇峰首徒。在北斗学院,七院士之下,差不多就是以七首徒为尊了。路平,一个到院不过月余的新人,要挑战七首徒之一,怎么看都是匪夷所思的一件事,但是霍英并不意外。

    因为他了解路平的性情简单,直来直去。谋划、算计这类事,多半是不会发生在路平身上的。

    不过挑战詹仁这个决定,还是很霍英收起了笑容。他又轻咳了两声,从竹椅上缓缓站起,神情严肃。

    “詹仁,无论你多么看不起他的为人作派,但不能低估他的实力。”霍英说道。

    “我不会。”路平说。

    霍英点了点头,这一点上他对路平倒是很放心。

    “七峰首徒,你现在大多都打过交道了。”霍英说道。

    “还有两位没有见过。”路平说。

    “天璇峰徐立雪,天玑峰孙送招。对吗?”霍英说。

    “是。”路平点头。

    “徐立雪是天璇院士,也即是院长徐迈收养长大。为人低调,不显山不露水,在接受七杀堂神兵传承的时候,也仅仅是挑选了一件四级中品神兵。他的真正实力到底如何,众说纷纭。”霍英介绍着。

    路平点头。

    “孙送招,是七首徒中唯一一位女人。另外……”霍英说着,目光转了转,竟是望向了孙迎升的房间。

    “她是孙迎升的亲姐姐,孙家长女。”霍英说。

    “啊?”路平愣,这层关系出乎他的意料。孙家姐弟,一个贵为七峰首徒,一个却沦落在五院?

    “所以你这次挑战七峰首徒,也不会太孤单,至少有孙迎升和你一起。”霍英笑道。

    “怎么说?”路平不明所以。

    “孙迎升,是一定会向他的大姐挑战的。如果他输了,那么他就要彻底离开北斗学院。”霍英说道。

    “这是为什么?”路平不解。

    “孙氏富可敌国,家业岂可无人继承?孙迎升是为长子。来北斗学院原本只是为了渡一层金,多结一层关系。结果这小子醉心修炼,赖着就不想回去了。最后被他大姐武力征服。两人立下三年之约。三年中的七星会试上,孙迎升若能击败孙送招。那么就由得他在北斗学院继续修炼,从此不用过问家事。如果没有,那就乖乖回家接管家业。这次七星会试,是他三年的最后一次机会,再输。就直接卷铺盖从五院走人了。”霍英解释道。

    “原来如此。那你觉得他能赢吗?”路平问道。

    “这……真不好说。”霍英说道,“北斗学院多年无大事,大家都潜心修炼,七星会试这样的考核场是逼不出一个人,尤其是首徒这等程度的真正实力的。就拿詹仁来说,冲、鸣、力、精四魄贯通,和他的老师天璇院士一样,擅长控制系异能。错筋移骨不过只是其中之一,但用错筋移骨所能达到的实战效果,不是我们任何人可以轻易想象到的。除此……”

    “控制系……”路平听到这已在连连点头。

    “怎么?哦……”霍英先是稍愣。但随即也意识到,路平利用锁魄开发出的防御手段,可说是控制系异能的天敌。控制系异能需要不间断地控制魄之力来达到控制目的,这让路平破坏起来显得轻而易举。

    “这还真让人有点期待呢……”霍英喃喃说道。

    “我还是会当心的。除此他还有什么手段?”路平问道,他不介意多了解一下对手。虽然说不怕输,但既是挑战,当然还是力争要赢。

    “折骨杀,很恶心的一个异能,控制得是自己骨骼,所以你不要以揣度常人动作的心理来判断他。你可以将他想象成一条蛇。”霍英说道。

    “我懂了。”

    “还有百骨打,折骨杀的基础上,引入变化系的手段开发出的异能。所以如果他的手臂突然变长了两米,你也不用惊讶。”霍英道。

    “明白。”路平再点头。然后想了想如此将身体折腾变化,不成人形的模样后,不由地点了点头:“确实是恶心的异能。”

    “还有他的五级上品神兵,也有一个很恶心的名字。”霍英说道。

    “什么?”

    “骨肉分离。力、精双魄强化。”霍英说道。

    路平点头。

    “大致就这么多吧。但你一定切记,不要被已知的这些所局限。我也并不清楚他是否还有其他压箱底的手段。”霍英说。

    “我会注意的。”路平笑笑,强敌。看来也没并没有给他多打压力。

    “那我这就去了。”路平说着,已经准备离开。霍英挥了挥手,没有多说什么,缓缓地又坐回到了他的竹椅之上。

    路平走出五院。

    其他四院,已经完全没有七星会试的氛围,因为所有人都已经回来。作为北斗学院实力的末流,这就是北山新院实力的真实写照了。

    四院惶恐焦虑,三院失望,二院、一院,因为还有较多的时间可努力,心态尚算良好。尤其一院新人,对于这样的最终成绩,失望情绪极淡。大多都在兴奋地讨论着首次参加七星会试的见闻,议论着在会试上看到的师兄师姐的各种异能神通,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期待。

    纪师兄望着这些新人,冷哼。

    他虽不算北山新院的新人,但也不过七圈的实力,自然走不了多久。靠着无情掠夺他所熟悉的弱小新人,勉强凑齐七星令去了第六圈,但很快就在第六圈败了精光。比起去年,没有任何进步。

    而这,纪师兄已经习惯了,他对自己修炼方面本就已经没有多大奢求,每年似乎都已经成了例行公事般的一试。

    但是那些被他夺过七星令的新人可受不了了,此时暗中咒骂他的卑鄙,一院新人,明显对他冷淡起来。

    纪师兄对此嗤之以鼻。

    “等你们意识到自身的实力有多狼狈后,就不会大惊小怪了。”他淡淡地说道。

    “至少不会这么下作。”有被他夺过七星令的新人怒道。

    “呵呵。”纪师兄笑着,“我拭目以待。”

    “有本事去挑天表,挑营啸啊!”有新人依旧不忿地说着。他们对纪师兄的敬畏,因为这一场七星会试全都化为乌有了。

    “说对了,真正有才能的人,可没有这时候就回到院里夸夸其谈的。”纪师兄说道。

    “我们还有时间!”新人说道。

    “好多年前,我也是这样想的,然后在第二年就离开了北山新院,这个成绩不算太糟糕吧?”纪师兄说着。

    这当然不能说糟糕。因为这里的诸位,恐怕大多都只会在次年离开北山新院,换句话说很难有人比纪师兄表现的更加优秀了。但是即使这样,最后,也只会落得纪师兄这样的光景吗?在七星会试上,靠欺负初来乍到的新人来争取一席之地?

    所有人沉默着,先前的期待,忽然变得沉重起来。

    正这时,路平从一院门口经过。

    “瞧瞧这位,神兵传承啊,最后呢,又能怎样?”纪师兄继续狠狠打击新人们。拥有神兵传承的新人,都只是如此。

    “我已经到第三圈了。”路平听到说他,回过头来说了句。

    没有骄傲,更没有炫耀。

    就是纪师兄说“又能怎样”,于是他转过头来告诉纪师兄,能怎样。

    纪师兄呆住,院里众人也呆住。

    他们都以为路平已经出局,却没想到他还在七星会试中。

    第三圈……

    那是什么概念?

    据消息灵通人士所说,林天表和营啸现在也都仅从第六圈冲进第五圈,尚在第五圈努力。

    路平却已经冲进了第三圈?

    这再往里走一圈,那就是七星楼下,星命图的最内圈,和七星首徒同等级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