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疗伤
    “七峰门下,尤其首徒,个个德才兼备,詹仁在当中也算不得什么了。”宋远面对旁人的夸誉,免不了也要客气几句。但在动了心思之后,这客气话就不乏以退为进的试探之意。他一边说着,一边留意着其他四位院士的神情,想知道一下他们几位对此会有何种看法。

    “个个德才兼备?怎么能这么说呢。”天权星陈久听了,笑容古怪,“我天权峰的首徒靳齐,那可是个大奸大恶吃里扒外的货色啊!”

    “你这……”宋远十分无语。靳齐什么情况,其他人不知,他们七院士心里还能没数吗?这陈久却要在这时候阴阳怪气,宋远心知他是心中不忿,于是也不去争论。毕竟这个话题是没办法深聊的。

    于是心存大志的宋远,刚想延伸一下有关詹仁的话题,就被陈久给打了岔,闷闷闭嘴了。

    会试场第四圈。

    詹仁一行人离开,唐小妹伤势犹在,依然是疼痛难忍。路平在这上是着实没能力,望向燕西泽,就见这败家少爷左顾右盼,目光就是不朝这边落,看来也知道眼下的问题喊出他爹是燕秋辞也无法立竿见影地解决问题。

    “送我回五院。”最后还是唐小妹自己给自己拿了主意。

    “是。”路平点头,既没办法,他自然是听从唐小妹的。

    “她这个样子,看来不适合搬动。”燕西泽这时说道。

    “那怎么办?”路平问。

    燕西泽又开始左顾右盼。

    “不用管,送我回去就好。”唐小妹说道。

    “赶时间吗?”忽一个声音从旁传来,路平回头一看,顿时心下一宽。

    “严歌师兄。”他向朝着他们三人走来的严歌打着招呼。

    严歌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唐小妹的伤处。

    “师兄觉得呢?”路平问。严歌虽是玉衡峰门生,但他的医术可是连天权峰药膳房的人都异常佩服的。看到是他,路平顿觉庆幸。

    “不宜搬动是对的。”严歌说着,已经蹲到了唐小妹的身旁,伸手搭上了唐小妹的左膝错开处。力之魄静静地渗入,隔着肌肤。开始对内里错位损坏的筋骨进行缓慢的修复。当他的手从唐小妹左膝再拿开时,关节虽已复原,却还是一片血肉模糊的。严歌的掌中,更是许多从唐小妹皮肉之下取出的碎骨。

    “下手不轻。”他说着。手掌已经按向唐小妹的右膝关节。

    如此依次将唐小妹的四处关节处理了一番,严歌也已露出疲态,唐小妹更是早在这过程中就已经晕了过去。

    “之后还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严歌站起身来,向路平交待着。

    “多谢师兄。”路平说道。

    “光谢是不行的,这样的重伤。得不到及时的救治多数是要残疾的,你怎么也该付我四枚七星令才是。”严歌说道。

    “七星令?”路平意外。

    “七星会试上,获取七星令的方式也并不一定是挑战对决。”严歌笑道。

    “这样啊。”路平顿时明白。修者的异能五花八门,不少人的修炼并不偏重于战斗。七星会试上的挑战对赌,是用战斗来赢取七星令。但是同样有一些人,不依靠战斗。比如像严歌这样的医师,在七星会试中就可以用帮助救治别人伤势的方式,收取七星令。

    “四枚七星令。”路平对此并无异议,慷慨解囊。

    “好了和你也只是说说而已。”严歌笑着将路平的手推回,“我这圈的七星令早就够了。拿来也没什么用。”

    “师兄现在在第几圈?”路平问。

    “第三圈。”严歌说着,“看这边起了热闹,这才来瞧瞧。”

    “哦。”

    “你很不错嘛,都已经到了第四圈,比天表还要快上许多。”严歌说着。

    “林天表现在在哪里?”路平问着。北山新院的新人,有两位直接是从第六圈开始。一个林天表,一个营啸。在引星入命时引发异象的表现,显然已将他们的实力界定进了第六圈。所以从一开始,他们二人就和北山新院的新人没了联系。

    “他现在还在第五圈,运气好的话。应该能追到你吧。”严歌说着。

    “那最好了。”路平点点头,他对别人的成绩,不会有丝毫嫉妒羡慕,也没多大期待。只是依着别人的心愿,他人觉得怎样好,他便跟随着祝愿便是。

    “我去了,你现在可以送她回去了。”严歌说道。

    “是。”路平点头,目送严歌返身向三圈走去。完了将唐小妹横身抱起,准备先送回五院安置。

    “哎你真是好烦啊。怎么这么多事情?”一旁的燕西泽,看严歌给唐小妹治疗时就不耐烦了,现在看路平又要送唐小妹跑一趟,更觉焦躁。他只是想看看路平的实力,结果迟迟看不到路平出手。

    “你这是要把她送去哪?远吗?”

    “不如你先让她在这里躺一会,先打一架如何?”

    “诶我在和你说话啊你听没听到?只是摇头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在连续拒绝我?”

    “是的。”这一次,路平给了肯定地回答。

    “我不跟你去了,我在这等着。”燕西泽怒道。

    “好的。”路平点点头,继续送唐小妹往五院去了。

    七星会试,并不阻碍参试者的来去。比斗较技,只是七星会试的一部分,七星会试更像是一个临时而起的大生态圈,每位参试的门人都要努力在当中生存下去。七星令,便是他们想在这个圈中生存下来所需要的血液。

    路平送唐小妹回到五院时,看到北山新院这边人已不少,看来不少人都已经结束了会试。一院、二院的新人看来还好些,三院,尤其四院的新人,神色可就要难看很多了。又一年七星会试草草收场,成绩不济,他们距离五院可就又近了一步。

    结果这时,看到五院回来的两个,其中一个还是路平,有些人不免要幸灾乐祸一下。

    “到底也只是如此而已嘛。”有人说着。

    虽然路平已经比他们在会试中生存了太久太久,但是七星会试毕竟还未完全结束。路平这个奇葩新人,虽比他们强许多,但是好像也没有强到逆天嘛。

    “天表可还没有回来呢。”有人用林天表举例。

    “是啊,听说他现在已经在第五圈,甚至有望冲进第四圈呢!”

    “啧啧,这该北斗学院最好的新人成绩了吧?”

    “那倒不尽然,不过终归,是比有些人要强吧?”

    一堆人,偷偷说着怪话,好像路平不济一些,可以将他们的成绩洗涮得更加优越一些似的。

    路平又哪会理这些闲言碎语,从四院门外逐一路过,回到了五院。

    五院院门如往常一样开着,院里竹椅上,霍英如往常一样躺着。听到人声,睁眼一瞧,见是路平不免也稍稍意外了一下。但是跟着,目光却还是落到了被路平横抱着的唐小妹身上。

    “怎么了?”霍英问道。

    路平一边进来,一边用他简约而又精准的叙述方式,三言两语就交待了所发生的一切。

    “诶,她也真是的……”霍英忍不住叹息着。五院里的几位,其实互不相熟,但是一起生活过这一段,却也大多知道对方的性子和身后的故事。

    “我先送她回去。”路平说道。

    “咳。”霍英轻咳了一声,“千万当心不弄脏她的房间。”

    “我……尽量吧……”路平看看自己和唐小妹差不多都是一身血污,实在无法做出太多保证。

    将唐小妹送回她的房间,平放到床上,路平很快就退了出来。

    “你现在如何?”霍英这才问路平的情况。

    “可以进第三圈了。”路平说。

    “这不意外。”霍英笑,他是少有的知道路平根底的人。

    “我准备挑战詹仁。”路平说。

    “这个决定,我也不太意外。”霍英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