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七十七章 错骨移筋
    “唔。◇↓,”听到路平抢了自己最爱的台词,燕西泽挑了挑眉毛,未露惭愧,反倒异常坦然。

    “那倒也是。”他点了点头,然后也不说什么,竟就这样默许着将龙舌剑收下了。

    詹仁、黄涓、何樵……继续目瞪口呆。

    龙舌剑若是七杀堂的神兵,那么北斗学院有充分的理由收回,别说是秋西泽,就算是燕秋辞,北斗学院方面怕也要极力周旋一番。可是龙舌剑偏偏是私物,之前属黄涓,被唐小妹夺了去。詹仁主持公道让她送回很义正言辞,可她现在交给了燕西泽,这个公道……主持难度陡然加大了。

    尴尬,憋屈……一圈人瞪着路平,眼里都快喷火了。就是这个家伙,将他们屡屡推入这样麻烦的境地。

    “燕少爷,这不合适吧。”詹仁说着,他不可能就这样默许,他总还是要发出一些声音。不是为了黄涓,不是在乎一件五级神兵,更不是因为什么公道。只因为眼下虽然看起来无人围观,但到底有多少目光留意着这里真不好说。观看席上的那些看客受邀而来,是让他们见证北斗学院的强大,而不是让他们欣赏北斗学院顾忌六大强者便唯唯诺诺丧失原则的。

    所以詹仁无法退缩,这一刻他代表的是北斗学院的颜面。也无法像处理玄军帝国与路平关系那样暗中搞事。因为这一次冲突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大陆所有势力代表的注视下。

    他一边提出异议,一边挺了挺腰肝。以这个名份的话。别说是对燕西泽。就是对上燕秋辞。他也可以不卑不亢,因为整个北斗学院都是他的后盾。

    “哦?你想做出头鸟?”燕西泽斜眼看向詹仁,意味深长地问着。

    那神情,那语气,让詹仁心头火气也是蹭蹭直往上冒。

    燕家人怎么了?燕秋辞的儿子又怎么了?

    北斗学院,未必真就怕了燕家;他詹仁七峰首徒的身份,也没比燕秋辞的儿子份量要低。

    他客气,他把位置摆得很低。一方面因为对方是客,北斗学院自己请来的。再来,对燕秋辞这个五魄贯通的当世强者,理应有多一些的尊重。

    但这并不代表畏惧。

    而这燕西泽,屡屡借父之名压人,屡屡一副威胁恐吓的模样。

    詹仁真的非常想上前,领教一下这位少爷到底有什么能耐。

    他盯着燕西泽,看了有好一会。那边重伤的黄涓,却终于已经支撑不住。之前勉强站起,此时摇晃着。摇晃着,终于一歪。又向一旁倒去。好在他身边就站着詹仁的门生,连忙上前扶住。

    “老师。”门生叫道。

    詹仁回头看了一眼,终于,还是按捺住了心头怒意。

    “带他去救治。”他吩咐着,马上有两个门生将黄涓带离。

    然后他回头,望向唐小妹:“我知道你的决心,所以,什么处罚对你恐怕也没有意义。”

    “是的。”唐小妹昂着头,教训了同门,从黄涓手中夺下了龙舌剑,她心愿已了,无论七星会试结果如何,她都会离开北斗学院,彻底离开。眼下詹仁无论再给她什么处罚,她都无所谓。

    詹仁盯着她,她毫不退缩地与之对视。

    忽然,她意识到有些不对。詹仁的目光,并不集中,而是籍由冲之魄的控制,分散向了她身上数处,这分明是在施展什么异能。

    没等唐小妹做出任何举动,詹仁一手已经扬起,弹起四指。

    四道混杂的魄之力,依着之前他冲之魄锁定的位置,瞬时已经到达。

    路平、燕西泽都有感知,但也都来不及做什么。这四道魄之力,甚至还似有意似无意地,与燕西泽擦身而过。

    双臂、双腿……

    四道魄之力分别打入,疼痛有如惊雷一般在唐小妹脑中炸开,一声惨叫仿佛不受控制般地发出,她立即就要向旁倒下。

    路平连忙上前将她扶着,就觉唐小妹矮了几分。再一看,就见她双臂的肘关节与两腿的膝关节肿大了许多,相连的关节竟已错开,然后并排挤在了一起,皮开肉绽。

    错骨移筋,天璇峰首徒詹仁精通的一个可怕异能。眼下对唐小妹的施展,虽不至于夺了命,但一番可怕的痛楚是无论如何也免不了的。但只那一声后,唐小妹就已忍住,额头冒汗,牙咬出血也一声不吭。她拉着扶他的路平,用眼神告诉他:不需要多做什么。

    詹仁却已不看她,目光落回到了燕西泽身上,神色也冷了许多。

    “燕少爷远来是客,我不便多说什么。事情我会禀告院士,由他们来定夺。”他说道。

    最后,他的目光转向路平。

    “我还在等你。”他说道。

    “我会去。”路平回答。

    于是詹仁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此离开,他的门生紧随。

    发生在这里的,远在七星楼顶的诸位全都看了个真切,甚至有很多人施展着鸣之魄的异能,将这里的对话都听了去。

    对于唐小妹的门内之事,外人知道的不多,也并不如何关心。他们眼中最大的看点,是燕西泽的乱入。

    而这少爷跋扈嚣张,不知分寸的种种,大家都看在眼里,纷纷心生虎父犬子的感想。养出什么一个二世祖,实在是家门不幸七星楼顶的诸位,多是一方势力的经营者,对这种事相当敏锐。

    而有燕秋辞做后台的少爷,若真是这样蛮不讲理,还真是不好应对。

    但是詹仁的应对,没有人觉得他落了北斗学院的名声。

    开始偏软,但在燕西泽变本加厉后,也逐渐硬气起来,没有任由燕西泽得寸进尺。诚然最后他也没从燕西泽手里要回龙舌剑,但是当着燕西泽的面,他出面该处置的事,却全都处置了。龙舌剑一说,他也表示了,并没有完,只是要由院士来定夺。

    这个处置,看似避了燕西泽的风头,却也正合适不过。无论如何,燕西泽总是北斗学院发帖请来的客人。别说有燕秋辞这大后台,就算没有,只是普通平民,学院名义请来的客人,也该由学院最高层面的院士们来处理才不失礼数。

    对燕西泽,众人是鄙夷的。

    对詹仁,众人却不乏赞赏。身为他异师的天璇星宋远,自然是大大地露了一番脸。

    “詹仁处事,越发的老辣成熟了,不枉宋院士一番栽培啊!”有人上来恭维着。

    “哪里哪里。”宋远客气着。

    “有这样的门人,七院士位置之缺,简直无需多虑啊!”又是一句结合时势的恭维,只是这话,说者无心,听者却瞬时有意。

    这,是不是一个将詹仁推上院士位的良机呢?

    宋远心中一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