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七十六章 败家少爷
    何樵只当燕西泽是哪院不开眼的门生,随时准备一脚踹出。但听到燕西泽自报家门后,身子顿时一僵。他的几个同门师兄弟,也立即面面相觑起来。

    没听错吧?

    这家伙刚刚说的是西北洛城?是燕秋辞?

    几乎是同时,一封来自他们导师詹仁的讯息传送给了他们所有人。内容就三个字:燕家人。

    简短的讯息中流露着一股仓促。何樵等人顿时明白这是詹仁唯恐他们和这少年发生冲突,慌忙传来的讯息。所以顾不上多做介绍,只用三个字,让他们知道轻重。

    “原来是燕家少爷,失敬。”何樵很快向燕西泽施了一礼,严厉的口气自然是悄悄收起了。

    “嗯。”燕西泽大大咧咧地摆了摆手,倒是一点也不放低自己的身段。然后什么也不说,朝这边走了几步,结果就和路平一起护在唐小妹身前了。那模样就像是在说:这事,你得给我一个解释。

    何樵顿时有点懵。

    六大强者,那是相当霸气,可是四大学院的声威也不输他们。仗着自己燕家人的背景,就这样强行出头干涉北斗学院内部事务,这未免有些太没分寸了吧?这哪有半点大陆第一名望世家子弟该有的作派,简直像是某个暴发户家缺教养的二世祖。

    这……这可怎么是好?

    何樵几个对燕西泽的横空插入着实无可奈何,好在他们的导师詹仁,在这点时间已经赶到。只是看到眼下有点对立的场面有些不解。他从老师宋远那里收到的讯息,燕西泽对路平应该非常不待见。怎么此时看到的却是燕西泽与路平站在一边的场面?

    “燕少爷,在下天璇峰詹仁。”詹仁到了,他的门生自然是退到了他的身后。

    “嗯。”燕西泽很随意地哼了声。七院士面前他走过场一样地过了一下礼数,对一个首徒,他就能免则免了。

    “北斗学院的门派规矩,多是由我们天璇峰风纪组来执掌的。”詹仁随即说道。

    “哦,那这几个家伙。很不像话。”燕西泽指着何樵几个,居然开始向詹仁投诉。

    “他们十分明显地偏袒着那个很可惜竟然没有被劈成两半的人。还很随便地就给人扣上一个从犯的帽子,我刚刚也妨碍了他们一下,差一点也是从犯了。”燕西泽说道。

    “那怎么会呢。”詹仁笑着。

    “那当然是不会的。毕竟我及时说出了我老爹是燕秋辞。”燕西泽说。

    没几句话的时间,燕西泽已经两次提到了燕秋辞。拼爹拼得一点都不带掩饰的,偏偏詹仁他们对此毫无办法,难道真让他们像扣路平帽子一样乱扣燕西泽?结果就这样将他们双重标准的问题,血淋淋地摆上了桌面。何樵几个脸都涨成了猪肝色。

    詹仁回头看了他们几个一眼。倒也没露多少责怪的神色。因为换是他,这种机会他也一定会把路平往水里拖。只是这个燕西泽太让人意外。他有个六大强者的爹,人人会对他礼让三分。结果这小子非旦不知道节制,反倒很不客气地特别依仗这一点,典型的败家仔所为。詹仁这会,已经有些为燕秋辞的一世英名感到叹息了。

    但他心中虽如此想,面上终究不会流露出半点。回头看了何樵几个一眼后,再转回来的神色倒也十分坦然。

    “燕少爷批评的几个门人,正是在下的门生,回头我会多加管教的。至于这里的事。我会妥善处理,还请燕少爷多加指教。”詹仁说道。

    “好,我会看着的。”乱管人家北斗学院内的事,燕西泽还真就这样应下来了。

    “你,罚没所有七星令。”詹仁一指唐小妹。

    唐小妹奋力给了黄涓那一剑后,身形摇晃,只是强自支撑着不要倒下。此时听到詹仁如此说,轻蔑一笑,耸了耸肩说:“好啊。”

    詹仁随即一挥手,就要从唐小妹身上收走七星令。结果这一收却收了个空。唐小妹身上,竟然本就一枚七星令都无。

    她原本拿着路平所给的七星令,让自己保持着在第四圈无法被挑战的状态。但在见到黄涓以后,她立即将路平给她的七星令。还包括她自己所持有的多余七星令全都给了路平。

    她只留一枚七星令,可以对黄涓发动挑战便即足矣。因为她也没想去赢黄涓多少,甚至也根本没想着要赢,她想到做到的,是从黄涓手中夺回龙舌剑,而这。对黄涓将是一个十分惨痛的教训。

    她做到了。

    所以对唐小妹来说,已经毫无遗憾,最后一枚七星令都在认输后归给了詹仁。别说眼下她一枚都无,就是有十枚百枚,詹仁要罚没也由得他去,唐小妹哪会有半点在乎?

    詹仁这一罚,罚了个空,心里也是烦躁。对唐小妹的处罚,当然可以不止于此,可是再重,又还能怎样呢?唐小妹可是主动搬去五院,离开北斗学院的决心都已下,他就是做出将唐小妹逐出学院的重罚,那也是多此一举。

    结果正这时,那边的一片血泊中,黄涓,竟挣扎着站起身来。

    一道伤口,自他的眉心直划而下。

    因为不是剑刃,而是唐小妹顺风异能送出的魄之力,所以这伤口不像锋利锐器所为,倒像是被重物碾过。眉心往下,黄涓的鼻梁、下巴、再到胸骨,碎了多处,但终究没能致命。黄涓对龙舌剑也甚是执着,重伤倒下片刻,竟再度站起,已毁的容颜逼视着唐小妹。

    “剑还我!”他犹自坚信龙舌剑是他的。

    “休想。”唐小妹冷笑。

    詹仁顿时找到可以打到唐小妹痛处的地方,当即冷声道:“把你抢来的神兵还给黄涓。”

    这个处置,从物归原主上来说极其合理。至于龙舌剑该不该归黄涓,仅凭唐小妹的固执,甚至无法将这个问题陷入讨论。

    唐小妹听到詹仁如此要求,脸色顿时一变,但很快还是决然道:“除非我死。”

    她已经准备为此不惜一切,可是让她感到悲哀的是就算她不惜一死又能怎样?待她死了,龙舌剑终归会被黄涓拿回,这个无耻之极的大师兄终究还是没有得到半点教训。

    或者,把剑给路平?

    唐小妹忽然生出这个念头,但随即否定了。路平招惹的麻烦已经够多,自己怎么还能将他进一步往漩涡里推呢?

    结果这时,路平却偏头看向燕西泽。

    “你帮她拿着这剑好不好?”

    “啊?”燕西泽愣。

    “以后找机会再还给她。”路平说。

    “哦?”燕西泽还在愣。

    路平却已经回头看向唐小妹:“把剑给他。”

    给他?

    唐小妹也有些愣,但是随即发现,这真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决定,她很乐于见到的决定。至于燕西泽会不会再把龙舌剑还给她,她并不关心,她根本没有半点觊觎神兵的意思。只是不甘师父心爱的神兵,最终竟落入薄情无耻的黄涓手中。

    如此想着,唐小妹已经把龙舌剑递了过去,燕西泽懵懵懂懂地就已经接了过去。

    詹仁、黄涓、何樵…………

    人人目瞪口呆,人人都没想到居然有这么一手,人人都无法去阻止。

    而这燕西泽,他居然真就接了。这个白痴,难道不知道是在被利用吗?

    燕西泽显然还没回过神,拿着唐小妹塞过来的龙舌剑,又是愣了一会。在詹仁、黄涓等人期待的注视中,问了路平一个问题。

    “我要是不还了你怎么办?”

    “那我就抢回来。”路平说。

    “你还真是胆大包天啊,我你都敢抢?”燕西泽说。

    “为什么不敢?”路平说。

    “可为什么我要帮你们护着这剑呢?”燕西泽说。

    “因为你老爹是燕秋辞啊。”这一次,路平帮他说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