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七十五章 无耻之极
    天璇峰的詹仁一伙,必然还注意着路平。哪怕路平没有明确的感知到,猜也猜得到这一点。

    偏偏天璇峰又有风纪组,詹仁及其不少门下都是风纪组成员,七星会试上有什么违规的表现,风纪组出面说话再名正言顺不过。遇是路平,刻意找由头加重处罚詹仁已经做过一次,再有违规,随便丢个“给过你机会”的帽子,彻底取消路平的资格也是极其合理的。

    虽然路平对七星会试并没有很在意,可是任由那些家伙肆意摆弄,也实在不会觉得开心。所以听到唐小妹如此说,顿时微微一怔。

    而黄涓听到唐小妹这话,心下大定。他原本还在提防着路平,毕竟依理来说,是他违规在先,旁人防卫反击,那不算违规。可一听唐小妹这话,顿时知道路平心有顾虑,不敢有丝毫逾越规矩之举。哪怕是正当反击一类的行径,恐也担心被人乱扣帽子。

    这应该是,得罪了风纪组吧?

    那自己眼下的举动,说不定是向风纪组卖了个好?说不定随后对自己的处罚,都不会太严重?

    刹那间,黄涓心中念头闪过许多,瞥向路平的目光,已有几分挑衅的意味。可他没有想到,路平的迟疑,竟然只有一瞬。

    对七星会试本所无谓的他,看到唐小妹正在眼前受到伤害,做出决断根本就轻而易举的事。

    就在黄涓闪过许多念头的刹那,路平继续挥出稍顿的拳头,砸到了黄涓的脸上。

    这一拳是如此结实,指结牢牢挤入黄涓的脸颊,将他打得斜飞出去,眼冒金星。

    “你!”

    黄涓还没怎样呢,唐小妹倒是先发起火来。

    “你没事吧?”路平问她。

    “我当然没事,我会有什么事?你跟你说的什么你听不明白吗?”唐小妹怒道。

    “现在是没事,我要不出手,我看真不好说。”路平坦白。黄涓刚刚出手那一击。他听得真切,那真是不管不顾要致唐小妹于死地的一击。

    “那又怎样?”唐小妹气道。

    “那就死了。”路平说。

    “你……”唐小妹被路平的直白气到不知说什么好了,那边黄涓坐倒在地,一手捂脸。发呆。

    詹仁的门生,路平刚进四圈就将他们打服,仿佛老鼠见猫一般的那几位,不失时机地出现了。神情非常地不一样,包括被路平击倒过的何樵。

    因为他们不是向路平挑战来了。他们是行驶风纪组的职责来了。

    “怎么回事。”何樵冲在一行人最前,异常地有威严。左臂上那个写着“纪”字的臂章,被他用站姿亮在了一个很显眼的方位,正对着路平。

    “那人。”路平指了指黄涓,“对手已经认输,他还要对对手下杀手,我阻止了他。”

    “听你这意思,还应该奖励你一下喽?”风纪组的臂章给了何樵相当的自信,此时面对路平,又回到了那个三道排山倒海尚没有被路平直接穿过时的何樵。

    “那倒不必了。举手之劳。”路平说。

    “哼。”何樵重重地冷哼了一声,目光转向黄涓。

    “你怎么说?”他问道。

    黄涓眼睛顿时一亮。

    有戏,简直太有戏了。

    风纪组和路平之间有矛盾,简直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眼下他只要能给风纪组找到一个立得住脚的说法,何愁不会得到偏袒?

    “我没有要下杀手。”黄涓立即说道,“我只是想讨回我的剑。”

    “你的剑?”

    “是的,我的剑,龙舌剑。”黄涓重重说道。

    龙舌剑此时已被唐小妹从缠绕的胳膊上解下,她的整个左前臂到左手都是鲜血淋漓,将衣服染成一团浆糊。饶是如此。龙舌剑依然被她死死握在手中,两只手。鲜血顺着剑身不住地向下滑落,剑刃之上甚至可见粘着的几丝皮肉。

    “你有脸说这是你的剑?”唐小妹冷笑。

    “为何不是?老师身死,雀舌剑依例由七杀堂收回。龙舌剑是老师私物,又没有遗言,自然该由我这个首徒继承了。”黄涓义正辞严地说道。

    “这时候,他又是你的老师了?这个时候,你又成了首徒了?”黄涓的无耻,已经让唐小妹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了。

    “理应如此。”黄涓很肯定地道。

    “你去死吧!”唐小妹猛然提起双臂。竟是一剑挑出。剑气瞬间拔地而起,带起尘土直朝黄涓切去。对她这些师兄弟,她也只存给个教训的心思,他们的举动,说到底也只是有些自私,说不上是罪,更不至死。

    但是黄涓,身为首徒,最受老师器重宠爱。一柄龙舌剑,却将他的无耻卑劣暴露无遗,恶心至此,唐小妹杀他毫无心理负担。

    黄涓也是全没料到唐小妹竟在此时生出杀意,更敢在天璇峰风纪组的人面前直接出手。他的实力虽在唐小妹之上,可此时唐小妹手持龙舌剑,借神兵之利,这一剑之威,顿时超过他可抵挡的范畴。

    “放肆!!”何樵一行人大吼着,却也来不及阻止。一道尘土直撩黄涓,黄涓慌要闪避,一道血花,却已从他身前瓢泼绽开。

    顺风。

    唐小妹暴怒出手,不假思索用了她最擅长的异能。这一剑的攻击看似才走出半截,但魄之力的力道,却早已送到何樵面前。何樵仓促之中不及分辨,迎面被避了个正着,鲜血狂喷,向后倒下。

    场面突生此变,何樵一行人也顾不上还去做什么文字游戏了,一圈人纷纷要向唐小妹出手,路平一个箭步却已拦到唐小妹面前。

    “七星会试之上,竟敢仗剑行凶,主谋从犯统统都别想跑!”何樵一句话,就已经将路平也一并装进去了。但末了心下又开始忐忑,这路平好像对他们风纪组的身份也无所畏惧啊?这真要不顾一切动起手来,他们人虽多,但……够不够呢?

    安然无恙连穿三道排山倒海,实在给何樵太大心理冲击。眼下人多势众,却还在担心不是路平对手。其他人也未尝没有这样心思,人虽围上,但一看路平不顾一切要护,顿时又观望起来。

    这一停,旁边顿时一个声音传来。

    “北斗学院这七星会试到底什么规矩啊?我怎么看不懂。”这声音说道。

    “什么人?”何樵顿时纷纷转头,对路平有顾忌,其他又有多少人能被风纪组放在眼里,自是很没好气。

    “我姓燕,叫燕西泽。”默默看了全过程的燕西泽自我介绍道。

    “你哪个院的,导师是谁?”何樵看燕西泽不是七峰服饰,便猜他是哪个别院的门生,口气顿时又多严厉了几分。

    “我不是哪个院的,我从西北洛城来。我也没有导师,我老爹教我修炼,他叫燕秋辞。”

    *

    11月26,复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