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孤独的唐小妹
    唐小妹原属洪雪岩门下。洪雪岩虽非七峰门生,却也是北斗学院能排进七星榜第二圈的高手。开门授徒后,想入他门下接受指导的北斗门人只多不少。洪雪岩倒不贪多,最后收了四十九位门生便即打住。唐小妹是其中之一,除去严重的洁癖,在门生中就没有什么特别不同的地方了。

    但在洪雪岩被指出奸恶时,四十八位门生,旗帜鲜明地站到了洪雪岩的对立面,唐小妹成了四十九人中最与众不同的一位。

    论是非,四十八位门生也不能说错,洪雪岩大奸大恶证据确凿,自己也无力反驳。唐小妹对此也深感痛恨。

    但她更恨同门的凉薄,恨他们瞬间翻脸不认人的作派,恨他们平时对师父巴结讨好,那一刻却不惜无中生有来痛斥其非的嘴脸。割袍断义、拔刀相向,各种表演林林总总。她都恨。

    洪雪岩根本没有牵连到他们任何一人,何至于此?

    唐小妹恨,她决心要出这口气。

    洪雪岩四十九位门生,在七星榜上多在第七至第五圈。其中第五圈尤其多,有三十一位。

    于是七星会试,第五圈,她整整挑战了一圈,对手,全部是她的同门,其间被其他人挑战到,她都是痛快地扔一枚七星令认输了事。

    她打了二十九场,还缺两场,一场是她自己,她也是三十一位,再一位,却是他们这一门的大师兄。平日最受洪雪岩器重,却在他事发时翻脸快过翻书的那位大师兄黄涓。

    黄涓在洪雪岩一门散伙后实力似乎颇有提升。此时已闯出第五圈,冲入第四圈。洪雪岩门下首徒,看来确实是同门中天资最出众的一位。

    但是,当真是这样吗?

    唐小妹冷笑。

    她这位大师兄,能一下甩开他们这些同门,只不过因为他更加无耻一些罢了。

    他一边在洪雪岩事发时第一个跳出来大义灭亲,另一边,却在洪雪岩被诛后。第一时间将洪雪岩遗留的神兵,拒为己有。

    洪雪岩有两件神兵。

    一件是成为北斗学院神兵传承者时,从七杀堂中取到的四级中品神兵短剑雀舌。

    另一件,却是在那之后。洪雪岩游历大陆时获得了一件比雀舌品级更高的,五级下品神兵龙舌剑。

    洪雪岩被诛后,作为神兵传承的神兵雀舌自然是被七杀堂收回,但是龙舌剑,却被他门下的这位首徒借机据为己有了。

    有五级下品神兵作为助力。黄涓的实力又怎会不大大提升一截?别说从第五圈冲进第四圈,便是再向上冲上一圈,都不是没有可能。

    黄涓,是唐小妹最想教训的对手,却也是她心知很难战胜的对手。同门之中,她本就不算出众。在第五圈横扫二十九人,凭得多是她心中这口气,她的决心,她的坚持,不是她的这些同门能比得上的。很多人看到她似也心下有愧。扔出七星令便草草认输了。

    即使如此,唐小妹却也结结实实地打了十七场恶战,战胜了六位论实力她或许有些不如的对手。

    现在,还剩最后一个,最强的一个。

    唐小妹已经满身是伤,浑身疲惫,但也不准备放弃,她踏入第四圈,然后一来就看到了路平。

    她是四十九人中孤独的那一个,做着根本没有多少人理解的。甚至会被人认为是无理取闹的蠢事。

    但是现在,有人在这里等她,看她有什么需要帮忙。

    唐小妹一直很坚强,但是这一刻她差点哭。

    不过她终究还是忍住。因为还没有结束。

    被迎上来的路平扶着,唐小妹准备稍做一下休整。虽然只剩一个目标,但是这个目标却比之前的要强上太多。

    “在这坐一会?”路平一旁问着。

    唐小妹立即一脸嫌弃。这满地泥泞,让她席地而坐,不如让她去死。

    “就这样歇一会吧。”她说着。

    “好吧。”路平没提异议。

    于是两人就这样站着。唐小妹缓缓闭上双眼,调整着自己的魄之力。

    她受了不少伤。流不了不少血,需要处理的她也简单过,此时身上不少被鲜血浸过的包扎。不过更让她觉得艰难的,还是她损耗极大的魄之力。

    她不可能等到完全复原,只能这样稍作休息调整后就继续。

    她没有考虑这样状态下的胜负,她只是一门心思想把自己要做的事做完。

    她静静地休息着,路平也静静地不去打扰。两人就这样成了四圈的一道风景,有其他北斗门人看到,奇怪着,犹豫着,但始终没有人过来挑战打扰。

    如同这样另致的风景,也不只这么一处。每年的七星会试,都会发生一些让人津津乐道,甚至可歌可泣的事迹。

    七星楼,是可以将一切尽收眼底的所在。唐小妹,此时就已经收获了来自几位院士的关注。

    “这孩子……”玉衡峰的李遥天叹息着。

    唐小妹不是一个会让七院士另眼相见的门人,不过因为洪雪岩的事,她搬去了五院,似要与北斗学院决裂,所以院士们多少知道了这个名字。

    “她挑战的似乎都是胡雪岩的门生。”天玑峰的王信说道。

    众人沉默了。他们多少领会了唐小妹的心思,可是除了苦笑,还能说些什么呢?

    正这时,有门生跑上了七星楼顶,来到了他们身旁。

    “院长,各位院士,有客人到了。”上来通报的门生说道。

    “哦?”几位院士互望了一眼,有资格上七星楼顶的贵客,应该都请上来了吧?

    “是西北洛城来的。”通报的门生说道。

    西北洛城!

    这名字一出,七星楼顶无数只耳朵全都竖起来了,所有人目光齐齐射向这边。

    西北洛城?燕家?

    除了燕家,洛城里又有什么人会是需要北斗七院士知悉的贵客呢?

    几位院士也在惊讶着。

    七星会试,广邀天下。六大强者当然也会在受邀之列。可当中真正能收到邀请的,也只有世居西北洛城的燕秋辞和东都昭音坊的昭音初。

    有资格不给北斗学院邀请面子的,六大强者当然要算一号。就别说燕秋辞和昭音初这两位受邀之客了,就是北斗学院自己的门人吕沉风,七星会试都是偶尔才会来看看的。

    虽如此,对这些理应邀请的,北斗学院依然从不落空。

    来不来,是对方的事;请不请,却是北斗学院该到的礼数。

    所以今次,照旧还是给西北洛城的燕家,和东都昭音坊的昭音初发了邀请,虽然这两边从来都没有给过北斗学院面子。

    谁知今次,西北洛城居然来人了?

    五位院士惊讶完了,自然是连忙有请。整个七星楼顶的人,都伸长脖子开始翘首以待。

    很快,一个年轻人登上了七星楼顶。

    这当然不是燕秋辞,所有人都清楚,但是这人,肯定会和燕秋辞有莫大的关连。

    北斗学院的五位院士齐齐迎上。

    上到七星楼顶的诸位,地位身份其实也还各有高低,但是北斗院士却都是同礼相待。对眼前上来这位,也是同样,没有因为他是西北洛城来的,就更多重视;也没有因为他年轻颇轻,就有所轻慢。

    “几位想必就是鼎鼎有名的北斗七院士了,前辈们好。久闻北斗盛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在下燕西泽。”年轻人自居晚辈,说得也是初次相见常说的恭维话,而后介绍自己,听来都没有什么失礼之处。可是把这些串在一起一气说完,却让人觉得有些奇怪。有种将必须要的开场白快速执行掉,并不想和别人一言一句互动寒暄的意味。

    他这快节奏,几位院士也感受到了,也是微怔。

    不过主客到底也算招呼过了,接下来自然是该将来客引到来宾当中,相互介绍。楼顶各国各势力的,听得这是西北洛城来人,又姓燕,早已经迫不及待等引见,等结交了。

    谁想自称燕西泽的年轻人,却在这时把头扭向了一边,不去看任何来客。

    “听说你们学院有个叫路平的啊?在哪里我可以看到。”燕西泽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