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忍了
    封文被路平扔了出去,围观者一片惊呼声,嘴都全成了“o”字型。∈♀,

    不是当局者,罕有察觉到封文到底是遭遇了什么的。明明之前躲避路平的攻击看来并不十分吃力,怎么忽然这四拳就接连躲不干净,以至于受制于人了呢?

    被扔在空中的封文,更是欲哭无泪。

    惊跳丸是他的神兵,他当然是有手法来收回的,但问题是,你让我去收,起码让我正对着它好吗?

    眼下的封文,可是背朝着弹来的惊跳丸飞去。四肢受伤本就不怎么灵便,此时一通手忙脚乱也于事无补,三倍初速的惊跳丸,瞬息间就已撞到他的背后。

    咔!

    “噫…………”

    随着一声骨骼断开的脆响,是所有围观者呲着牙发出的,长长的,感同身受的惊呼。

    飞在半空的身躯,撞上这么一颗小小的弹丸后,竟然笔直地向下坠来。

    噗。

    封文坠地,犹如一如黑狗,软趴趴地扑在那。惊跳丸,竟在他背后生生钻出一个洞,在里面提溜旋转了两下后,很可爱地跳出,骨碌碌地从封文身上滚到地下,不动了。

    万籁俱寂,所有人的目光,都汇集到封文身上。

    一、二、三、四、五……

    十秒过去,封文一动不动。

    试炼场由此自行判断出了胜负,开始徐徐退下,十二枚五圈的七星令,向着路平飘来。

    路平走上前,将落下的七星令逐一收起,然后低头看了眼封文,发现他倒也没昏迷,只是趴在地上咬牙忍痛。

    路平蹲在了他的身边。指了指滚落在一旁的惊跳丸。

    “这个,不要了吗?”他问道。

    封文一惊,不知从哪来的最后一股力气,伸出左手,死死把惊跳丸抓在了掌中。跟着,头一歪。这次是真昏死过去了。

    “哦。”路平点了点头,站起身,在众人的注视中走出了试炼场。

    “可以的可以的。”方倚注连连笑点,笑逐颜开。

    “这是借师兄你的五个。”路平数出五个七星令,递还给方倚注。

    “这里还有赢来的六个,师兄要几个?”然后又亮出剩余的。

    “哎呀,你这样说,倒让我不好意思了呢。”方倚注管用自己跃跃欲试伸出的手,害羞似的说着。

    先前对方倚注还有点鄙夷的唐小妹。眼下也已发觉这位身上也是藏着点能耐的,于是也不说话,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对师兄弟分七星令。

    其他围观者看着这一幕,也都是面面相觑。当中有几位,正是收到詹仁示意后赶来准备对付路平的詹仁门生。眼下看到死狗一般晕死在地的封文,看着路平一赢就是一大把七星令的大手笔,纷纷摸着自己怀里多也不可能超过六枚的七星令,心下揣揣。不如自己是否还应该上前。

    “师兄需要几枚,就尽管取吧。”路平说道。

    “我看你正好七枚了。不如你就都拿着吧。”方倚注终于做出一个重大决定。

    “那不要紧,应该还会有詹仁门生过来吧?”路平望着四下说着。

    “这样啊……”方倚注重大的决定坚持不过三秒就被说服,搓着手,思考着自己拿几枚合适。

    周围人群看着这两位在那互相推让已是目瞪口呆,听到路平这话更是一片哗然。詹仁是什么人?那是天璇峰首徒,他的门生至少也是天璇峰的门人。七峰门人。那在北斗学院已是极其突出的群体了,结果听这路平口气就好像是任君采撷的花朵一般。五级上品的神兵传承者,就是牛啊!

    而潜伏在围观众中几位詹仁门生听了路平这话也纷纷不淡定了。这家伙,还真当我们是送财童子了啊?忍了!几人心下一边气愤,一边扭头就走。同门的封文虽还晕死在那。但这是七星会试,自然会有人前来照料。

    人虽不在,却也一直留意着这边的詹仁虽然因为太远无法看清所有经过,但是最终封文被路平收拾了,这总归是清楚的。而后就收到自己吩咐去对付路平的几个五圈门生的回报,纷纷向詹仁讨饶。

    “老师,那小子实在太骄横啊!总是把七星令全押上,这要万一失了手,我这七星会试可就…………”

    每个人都欲言又止的模样,说是万一失手,其实看过封文被打成死狗后,个个心下想得都是铁定失手。

    詹仁有些气这些门生不争气,可要说他的本意也不是要让自己这些门生去炮灰。他算准了路平只有一枚七星令,输赢对自己这些门生没有大影响,哪想到这家伙七星令还带借的,然后满把押,这确实超出了他的意料。

    考虑再三,詹仁还是原谅了自己这些门生的退却,这路平,还是留到他去了四圈再做收拾。

    詹仁心下想着,一边对四圈的门生进行安排,一边去探望被路平击败出局的封文。

    封文被自己三倍速的惊跳丸击中后排,肋骨断了几根,内脏也有受创,伤势不轻。被带离试炼场后,此时正在接受医师的治疗。见到老师过来,心下委屈泛滥,差点没哭出来。

    詹仁挥了挥手,正在治疗的医师便先退去一旁。詹仁简单感知了一下封文的伤势,对这个眼瞅着差一枚七星令就可进入四圈结果却一局被终结的门生实在也没法发火。

    “他的实力如何。”詹仁问道。

    “感知相当敏锐,不……是精确。动作很快,他的攻击用的是完全的鸣之魄,速度也很快,但是要注意一点,他打出的鸣之魄,并不完全集中,会逐渐扩散,我就是没有注意到这一点。”封文说着,心下也是颇悔恨。如果早注意到这点,早有针对性的闪避应对。结局或许不该如此。

    “你太大意了。”詹仁沉声说着。有关路平,他们已经掌握了些许情报。至少他的这个攻击方式,在北斗学院不是没有施展过。目前已有的认知是这股鸣之魄的攻击,是不可防御的,对任何物体,或是魄之力的防御。它都有一种前所未见的穿透性。

    这一点,是已知情报中很关键的一点。至于封文发现的这一点,詹仁并不觉得有多大价值,这本该是在战斗中就仔细察觉到予以应对的,而不是应该在落败后才恍然。封文自身的悔恨,也恰是因为如此。

    敏锐精确的感知,无法防御的攻击,可变化的攻击范围。詹仁心里考量着已知的这几个路平特点。第四圈,他会派出完全针对路平能力的门生出手。将路平一举铲除。

    詹仁谋划着第四圈对路平的狙击,路平这边和方倚注的互相推让总算有了个结果。

    从封文那里赢来的六枚五圈七星令,最终一人三枚平分,皆大欢喜。

    如此路平四枚五圈七星令,还差三枚才能进入四圈。他想把机会留给再来的詹仁门生,谁想接下来竟再没有詹仁门生来向他挑战,这让一旁随时准备借给路平七星令做投资的方倚注也失望不已。

    如此,路平只好主动出击。只是这样一来决定七星令数量的主动权就在对方手中了。绝大多数北斗门生,都是一枚一枚节省着使用。三枚七星令,基本是要打三场才可以。

    路平有耐心,倒不在乎这个。方倚注却发现五圈的诸位,看来已经认识到路平实力了,想在路平的对战里开赌局,怕是有点困难。

    结果这时扫荡了一圈的唐小妹却又回来了。随手一抛,三枚七星令飞来。

    路平接住,望着唐小妹。和王同一战她已受伤,却没有就此停下,眼下三枚显然是继续教训原来的同门赢来的。

    “去四圈吧。”唐小妹说着。手背搂了搂被汗水浸湿的头发。

    “师姐你呢?”路平问。

    “我……迟些也是要去的。这里正好还剩六位。”唐小妹说。

    “要不要我帮忙?”路平问。

    “不要。”唐小妹很坚决,这是她师门的事,是她心中能为师父所做的最后一件事,假手于人,那算什么?

    “好吧。”路平并不强求,“那迟些再见。”

    唐小妹摆了摆手,拎着剑向着另一方向继续独行。

    “师兄你呢?”路平又问方倚注。

    方倚注手中的七星令无疑是足够前往第四圈的,但早已凑够数目的他却一直在第五圈逗留。

    “我嘛……也要迟一些。”方倚注说道。

    “好吧。”路平点头,也不多问。

    “那我去了。”

    “去。”方倚注与路平道别着,看着路平向着第四圈,北斗学院七星榜更高的一层走去。

    与其同时,瑶光峰下,北斗山门。

    虽然七星会试是北斗门人都要参加的,但是学院一些重要的职守终归是要有人。七星会试中,这些重要的职守自然免不了轮换更替。

    守山门的御门院便是如此。在七星会试进行了有一段时间后,在这里留守山门的,有一些可就是在会试中较早出局的。瑶光门生,又属御门院,那实力都不会弱。但是七星会试因为七星榜的划分,各人的对手,大抵都是实力伯仲之间的。无论强强对话,还是弱与弱的争斗,总归都会有胜负。

    强如七峰门生这个级数,那也不乏像北山新人一样快速出局的,只不过遭遇的对手,战斗的水准要高很多的档次。

    但无论有多强,此时就已出局,难免都打着败者的标签,此时轮换到这山门之下的,互相看着都有些尴尬,心情自然是极其不美丽的。

    就在这时,一主一仆,来到了山门之外。走在前的那个少年站定,抬头望着北斗山的山门,身后跟着的仆人一旁安静地站立着。

    “这就是四大学院啊……”少年似在自言自语,御门院的瑶光门生,却已经主动迎了上去。结果少年没等来人问话,便已经甩手递上一封信笺。

    迎上的瑶光门生微一愣,但随即看到那信笺上的七星图案。这标识近几日他们御门院人见得实在太多,这正是北斗学院在七星会试即将召开之际,向大陆各地学院势力,家族英豪发出的请柬。

    但是受邀者近几日都已经陆续上山。眼下七星会试都已经刷下他们这一批了,这位受邀者竟然才到,看来还是一副大喇喇的模样,这位瑶光门人,心下已有些不喜。他接过信笺,回身朝其他人扬了扬,让众人都知道了眼前这位是受邀来客后,这才将折起的信笺打开,只一眼,立时呆住,待得抬头望向来人,准备说什么时,那人却已经先开口了。

    “不要惊讶,我不是你想的那位,只是做个代表。”少年说道。

    瑶光门生点了点头,随即站到一旁让开了道路。其余还守在门内的其他瑶光门人惊讶,但是收到他的眼神示意后,当即让出山门,问也不问地任由这一主一仆穿过了。

    眼见二人沿着山路向上,身影消失,一圈人才围向收了请柬那位。

    “什么来头?”众人都有些迫不及待。能将北斗学院都镇住的来头,那真的需要很大很大。

    接信那位瑶光门生,将信笺展开给众人,吞了一口吐沫,这才缓缓开口。

    “西北洛城。”

    *

    三千字又溢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