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五十五章 一院嫩羊
    入院仅月余的新人,竟然已经拥有了竞争七院士的资格?此事说出去恐怕绝不会有人相信,可是眼下,却真实地摆在了七星聚内诸位的面前。≤,

    “既是遵循旧制,那他……确实是有资格。”李遥天说道。

    神兵传承者,本就已经是精挑细选中的北斗精英,品性、实力,已是上乘。通过七星夺魁,进一步证明实力,最强者,即为七院士,这个方法站得住脚。北斗学院自此规矩建立以来,依此法选出的七院士,也确实是相当合格的佼佼者。

    但是,从来没有一个新人就成为七院士的先例。哪怕是再天才再天才的新人,也无可能。首先神兵传承这一关就非得熬个几年。验证一个人的实力容易,可观察一个人的品性,非得日久才行。

    路平因为阮青竹的随性,跳过了这等考察,一跃就成了神兵传承者。那么他就有这个资格,至于有没有满七年以上开门授徒与此却无关联。

    “看来应该再加一条,该是个已开门的师者啊……”天玑星王信也正想到这点,喃喃说道。

    “我想请问。”天璇星宋远此时开口,路平这个名字,他一听到就火大得很,“既然连阮青竹都被夺了院士资格,为什么路平的神兵还给予保留?”

    “因为他没有错。”徐迈说。

    宋远愕然,在神兵传承如此重要的问题面前,区区新人的对错他完全没有考虑过。

    “是。”李遥天这时郑重点了点头,对徐迈的这句“没有错”。他不只赞同。而且佩服。

    “呵呵。”陈久却冷笑出声。

    “那么靳齐呢?他有错吗?”他说着。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我们心里都知道,他没有错,而是太正确。”陈久说。

    七星聚顿时又沉默下来。

    靳齐以及七库被盗的事,对于学院绝大多数人来说,都以为就是这个结果,靳齐就是那个罪魁。可是这里坐着的是北斗学院的核心人物,每个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

    甚至包括一直对靳齐存疑的白礼,也没有办法再继续怀疑下去。因为靳齐始终就没有为自己辩白。他只想着这件事会对学院有所影响,所以他将错就错。

    这实在是很悲壮。

    徐迈缓缓站起身来。

    “是的,很正确。所以他才坚持。”徐迈说。

    “我们却在犯错。”陈久说。

    “是错,也是对。否则靳齐的选择是为了什么?”徐迈说。

    于靳齐个人而言,受冤是错;可就学院而言,有人受冤,却让学院度过了危机。

    陈久明白这意思,但明白不代表接受,他选择了沉默,起身。离开了七星聚。

    徐迈没有阻拦,他望向余下的五人:“还有人有疑问吗?”

    邓文君再次弱弱举手。众院士讨论的时候他可从不敢开口。

    “所以说,如果路平夺魁,那么他就会成为新的瑶光院士?”邓文君又把话题带回了这里。

    这个可能很荒诞,可偏偏没有人能彻底否定。

    路平有这个资格,击杀七杀守卫,也证明了他的实力。

    “这种假设性的问题就不要讨论了吧?等他真的能夺魁再说。”宋远有些不耐烦道。对于这个名字频频被提及他很不爽。

    “同意。”天玑星王信点头。

    随后李遥天也点了点头。白礼和邓文君,基本就是旁听的态度,连这样跟从的主张都不会发表,这个假设的可能就这样先搁置了。

    七星聚灯光熄灭,学院却不会这样简单地归于平静。紧张忐忑的气氛,始终包围着这一夜。

    靳齐独坐在石屋当中,静静守候着时光的流逝。

    这里没有钟表,也看不到天气,但是靳齐对时间的计算一直都很准确。

    这是最后一晚了。

    望着“循环之光”照出的灰暗四壁,靳齐心中稍有些遗憾地想着。

    对于自己的选择,他没有后悔。他只是很想再看一眼这片山,这片他为之不惜献出生命的北斗山。还有天权峰,虽然他已经很熟悉,闭着眼睛都能勾勒出太多太多细节,但是这时候,真的很想再看一眼。

    明天的话,就看不到这夜色了。

    靳齐想着星空,想着围绕在群山之中的,七峰中最矮的天权峰,想着半山上忙忙碌碌的药膳房和制药坊,想着被盗的七库。

    七库被盗受损达一成之多,这一成可不是那么容易补回的。而且盗药者至今还隐藏其中,手法也是毫无头绪,想弄清楚着实困难。

    天权峰不知有多少人是潜伏的对手,只希望少一些。

    老师性子一向懒散,也希望这以后能多上些心思。

    那个路平,总有种深藏不露的感觉,不知道以后会如何,是不是有一天会成为天权峰的一份子?

    被关在山腹之中的靳齐,感知不到今天北斗山上的两次强悍魄之力波动,送传的三条消息,也不会送给他这个七库被盗的罪魁。

    最后一夜,靳齐心里是平静的,只是有太多太多念头,想了一夜,终究还是没有闭眼。

    黎明。

    北斗学院立时展现出了新人们入院月余都完全没有展示过的气象。平时感觉宁静安详的七星谷,忽然变得人声鼎沸。各峰、各院,但凡是北斗学院的门人,都要在今天,在这七星谷内参加七星会试。

    除此之外,还有大陆各处的来客。

    三大帝国,各大学院,还有在大陆广为人知,诸如珍宝阁这样的行商势力,都会收到邀请。

    但是有资格在七星楼这七星谷的最高点同北斗七院士一起观看七星会试的,从来只有这各方势力的头面人物。

    此时这些大人物都还没有露面。七星谷里活动着的。还都只是要参加会试的北斗门人。他们以七星楼为中心。一圈一圈,围绕在外。这七星会试的试炼场,就如同星命图一般,被分成了七圈。

    越是临近七星楼的内圈,自然实力越强。想从外圈向内圈跃入,需要取得足够的七星令。

    七星令每人三枚,只有向同圈,或是内圈者挑战才可以赢得七星令。每赢得七枚七星令。可升级一圈。不可在同一圈内向同一对手反复挑战。

    被挑战者,至少需拿出一枚七星令接受挑战。当七星令用尽时,会试便告结束。

    北斗学院这七星会试的规则,也是天下闻名。但是纪师兄依然尽职地向头回参加七星会试的一院新人们讲述了一遍规则。

    受谷内景象带动,不少一院新人已经热血沸腾,他们遥望着距离他们甚远的七星楼,心中不无憧憬。

    二三四院的新人,却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些热情的一院新人,颇有默契的一言不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当太阳自东山境背后彻底升起时,七星楼上。来自各大势力的头面人物,以及北斗学院的七院士们共同出现了。

    七星会试。并没有什么盛大的仪式,就只是这样简简单单地开始。

    “挑战!”

    尚在欣赏这片景象的一院新人,猛然就听到一声,很熟悉的一声,就在他们的身边。

    为七星会试特意设下的大定制“画地为牢”,听到这声后立时发动。一名一院新人被困在当中,而和他同出现在这试炼场中的,赫然是之前还在向他们介绍七星会试规则的纪师兄!

    纪师兄也是北斗门人,纪师兄也要参加七星会试,纪师兄的实力,在星相图的七层之中,也在最外层。

    于是他向新人挑战。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些新人实力,他飞快地,就选了新人当中实力最差,他最有把握的一个当对手。

    这样做或许有些卑鄙,或者会被人看不起。

    但是北斗学院的七星会试,就是这样一个努力求生存的试炼场。

    没等新人们彻底反应过来,这一场对决竟然就已经分出了胜负。远比新人做了充足准备的纪师兄,轻而易举击败了这名他早就看透的对手。

    一枚七星令,被他夺到了手中。

    “挑战!”他没有停歇,飞快就选择了下一名。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快,因为这一院新人简直是眼下这七星谷内最肥美的嫩羊。

    “挑战!”

    “挑战!”

    “挑战!”

    接连不断地挑战声响起,冷眼旁观的二、三、四院新人,终于也露出他们狰狞的面孔。一个个试练场的定制升起,一个又一个的一院新人被自入院起就开始留心观察他们的对手逐一击破。

    手慢一步,没能挑到一院新人的剩余二、三、四院新人自是十分着急。只有一院新人才是他们最为可靠的得分点。

    所有人目光紧密搜索着这一带,寻找着漏网之鱼。

    “挑战!”终于有人发现了一位,大喜过望冲上大叫。

    定制升起,其他人却都纷纷露出惊讶的神色,末了全是同情。

    被挑战者转过身来,挑战者一脸愕然,跟着大叫:“这不可能!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挑战到的,竟然是路平。

    林天表、营啸,这两个新人中的佼佼者,直接就是从第六圈开始。

    但是路平,这个五级上品神兵的传承者,居然是在第七圈?

    “你一定是站错位置了!”挑战路平的是一位四院新人,距离五院越来越近的他,自是无比珍惜他为数不多的机会。

    路平摇了摇头。

    位置,他是听天权峰的门生安排的,错不错的,他不知道。

    他只知道这些平时称兄道弟的前辈,在这一刻露出了极其难看的嘴脸。

    或许规则之下,这也不能算是错吧?路平想着,取出了自己的七星令。

    “我出三枚。”他说。

    以多少七星令作为胜负的赌注,是被挑战者的权利。

    挑战者不得拒绝。

    *

    昨晚刚在微博上吹牛逼,今天写这章时思路就不通达,好在越写越顺畅。感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