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四十一章 一楼一堂
    天枢峰,北斗山脉最北端的一座孤峰,高度仅次于玉衡峰,七峰第二。但是天枢峰却是名副其实的北斗七峰之首。坐镇天枢峰的天枢院士,不仅是七院士之首,更是这名满天下的北斗学院之首。

    北斗学院院长天枢星徐迈。

    在他的统领下,北斗学院现今已有领袖四大学院的气势。单只一个五魄贯通的强者吕沉风,就是其他三大学院尚未实现的突破。

    天枢峰上,一楼一堂。

    一楼,天枢楼,北斗学院上千年搜集、传承的异能宝典,尽皆收归于此。

    一堂,七杀堂,北斗学院上千年积累、传承的强悍神兵,则在这里静静地等候着它们的下一位主人。

    这一楼一堂,可谓是北斗学院最大的底蕴和底气。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相信天枢楼和七杀堂的收藏还会更丰富,而北斗学院的实力,也会随之被推动得更为强悍。

    而眼下,路平就已经站到了这天枢峰下。

    北山新院在七星谷的北端。天枢峰则是北斗山脉的北端,两者同一方向,北山新院要来这天枢峰,本就是最近的。将北山新院放在此地,本也是对新人一种爱护之意。

    但是有着一楼一堂的天枢峰,出入可就不像其他六峰那么方便了。路平到了峰脚,便立即被天枢峰的门生给拦下。

    七峰之首,院长门生。这天枢峰人的优越感,自不必说,看到一个路平这等模样的少年向着登上天枢峰的山路走近,便已经皱起了眉头。

    “小鬼,这里不是你可以随意乱入的地方。”尚在十米开外的路平,就已经被守山的两位天枢门生伸手止住。天枢峰上的天枢楼虽算比较开放,但也不是像饭堂那样任人出入。要去天枢楼观看典藏,那也得有一定的资格,得到相应的许可。路平这模样。一看就是个乱入的新人少年,天枢峰的门生自然要骄傲地告诉他这是什么地方。

    “这不是天枢峰吗?”路平问道。

    “知道是天枢峰,还敢乱闯?”两人面色一沉。

    “天枢峰上,是不是有七杀堂?”路平问道。

    两人皱眉。

    “我就是要去七杀堂。”路平说。

    两人互望了一眼。似乎听到了很笑的事情,很快就都笑出了声。

    “小鬼,你当七杀堂是什么地方,是饭堂吗?”一人笑道,脸色甚至都因此好看了许多。这个小鬼。无知得让他觉得有些可爱。

    “是阮院士让我来的。”路平说道。

    “阮院士?”两人再次对望,一脸的狐疑。瞧路平的服色,并不是瑶光峰门人啊。

    “这是她给我的。”路平将阮青竹写给他的半页纸给二人看。

    纸很普通,字也就一个,但是天枢峰门人,又怎会不懂这看似随意的半页纸,一个字意味着什么,两人的眼睛瞬间就瞪得贼大。

    眼见路平给他们出示了一下后就要收起,一人连忙伸手阻止:“你等会你等会。”

    “怎么?”路平问。

    “让我再仔细瞧下。”那人说道。

    另一位,也很认同地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向前,又走近了些,再次仔细地瞧那半页纸,然后,对望。

    “是真的?”

    “应该……没错。”

    再然后,两人惊讶、疑惑,但是,终无法再阻拦路平上山。

    “你叫什么名字?”看路平走进天枢峰,一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路平。”路平说道。

    路平?

    呆立在山脚的二位,研究着这个名字。

    “是……那个新人?”一人有点印象。

    “哪个?”

    “弄出星落的那个。”

    路平在北斗学院的名头。主要还得说这事件。虽然因此就能牢记他名字的人不多,但聊过这话题的,终归会对这名字有点印象。至于有这么一位新人,在引星入命时搞出过这样的名堂。这个事件可就无人不知了。

    “这……怎么就给了他呢?”一人很不懂,很羡慕,很眼红。七杀堂的神兵传承,一年就七位,天枢峰门生也不可能人人都有。眼下守山这二位就还没得到这机会,未来几年也不一定能有。眼下却见一个入门刚满月的新人就有了这样的机会。看着路平远去的背影,心中滋味可想而知。两人就在这山脚下喋喋不休地议论起来。

    走上山路的路平,途中又遇几次天枢门生,免不了要问一下七杀堂怎么走。听到他这问题的天枢门生,也免不了要多打量路平两眼。

    一楼一堂是在天枢峰上,可那一楼去得人多,七杀堂,这一年下来除去送神兵归堂,真有必要的来,不就是那七位吗?

    这小鬼,是慕名而来,当是景点参观一下?

    绝没有人会想到路平是拿着推荐,来七杀堂的,都只当是他因来天枢峰,所以想去赫赫有名的七杀堂看一眼。于是也免不了有好心的天枢门生提醒他一下:七杀堂,可不是那么好看的。

    兵者,凶器也。收集着那么多四级以上神兵的七杀堂,同时积累着的可也是上千年的血腥与煞气,没事最好不要靠近。

    对这样的好意,路平也只能报以微微一笑,而后却还是毅然前往,至于他的真实来意,他倒费不上和这些路人去解说了。

    如此,天枢峰七分之五处,七杀堂,到了。

    四下极静,被劝说没事不要乱靠近的七杀堂附近,果然完全没有闲逛的人。整座七杀堂是深灰色的,看来并不抢眼。但是迎面已见的“七杀”二字,却仿佛剑一般直刺目光。堂前有石阶,七七四十九级,除此周围无草无木,无花无树,之前走在山树上时而可闻的林间鸟叫,到了这里,忽然就完全绝了。天下地下,就只剩那七七四十九级石阶上的七杀堂。

    路平上前,走得近些,才觉得那石阶极宽,极长,区区一人置身这其中,更显得渺小。

    路平迈步登上石阶,一步一阶,四十九步后,“七杀”二字,正悬在前方头顶。七杀堂,终于到了。七杀堂前两人,穿得却不是天枢峰门人服色,而是同这七杀堂一般的深灰。看到路平上来,两人话都没说,就已经拔刀相向,与此同时也不知道是从哪里,突然就又钻出五人,和那二人同样的服饰。

    只瞬间,共七人已将路平团团围住。

    只瞬间,有刀就已经架到了路平的脖子上。

    澎湃的魄之力,撕碎路平似乎也只在瞬间,而一切,就在这一瞬前稍稍止住。

    “什么人!”有人喝问。

    路平的动作总算也不慢,刀架上脖子的时候,半页纸已经被他掏出,拎在了身前。

    “来挑神兵的。”路平答道。

    半页纸,一个字。

    撕碎人的魄之力消失了,架在脖子上的刀收回了,包围也解开了,七人一排,站到了路平的面前。

    七人有高有矮,有胖有瘦,有男有女,但却是一样的服色,一样的佩刀,一样的目光,一直注视着那半页纸,然后,露出一样惊讶的表情。

    他们是七杀堂的守护者。这半页纸,他们一看便知道是真的;那一个字,他们不用问就确定是阮青竹的手令。

    阮院士今年推荐的神兵传承者,就是眼前这小子?

    七人一时间都很有冲动,很想马上就考究一下路平的实力。但是这不合规矩,七杀堂对神兵传承者的考校,那得等人挑完神兵之后,无论是谁,都得如此。

    七人让开,左三人,右三人,居中一位,微欠身,原本按刀的右手,伸向了身后的七杀堂,对路平示意道:“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