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三十八章 惊天一剑
    “是你。”路平认出秦桑,惊讶微微还是有一点的。

    秦桑点头,向阮青竹施礼。阮青竹摆了摆手,也不多说什么,就这样离开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路平问着,寻常的客套话,他当然也是会讲的。

    “跟我大哥来见识一下。他是南天学院的,跟他的老师一起过来观看这次七星会试,就把我也带上了。”秦桑说道。

    “哦。”路平点点头,对北斗学院的这些惯例他完全不清楚,除了一声“哦”也说不出其他什么了。

    “你一个人?苏唐呢?”秦桑随后问道。路平和苏唐的生死与共留给她的印象也是极深刻。

    路平摇了摇头。

    “你们走散了?”秦桑又问。

    路平沉默。

    “哦……”秦桑反应过来,顿时也沉默起来。她像久别重逢的朋友似的同路平寒暄,可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哪里是那么简单?

    玄军院监会总长,她的二哥秦琪亲自出马就是为了对付眼前这位。路平和苏唐的分离,完全就是秦琪一手造成。她想和路平毫无芥蒂的聊天,又哪有那么容易?她的身份,她的立场,能没什么杀气的和路平站在这,就已经相当奇怪了。

    “说说神兵吧。”秦桑生硬地避开了之前的话题。

    “好。”路平点点头。

    “呃,你想知道点什么呢?”秦桑问道。

    “怎么判断神兵的品级?”路平问。

    “这个……通常是从神兵所能做出的提升来为神兵评级。俗称三六九。意思就是每三成提升,可升一品。比如说……”秦桑说着,解下背上的宝剑,“我这奎英宝剑,冲、力二魄强化,冲之魄十成。力之魄五成,共计十五成提升。三、六、九、十二、十五,评五品。为五级神兵。”

    “原来如此。”路平连连点头。

    “你要不要试一下?”说着,她已将手中奎英宝剑递向路平。

    五级神兵。放任大陆足以掀起一场血雨腥风,秦桑却这样很轻意地就交给一个连朋友都不能算的人手中。她对路平这种没由来的信任,就连她自己都说不清。

    而路平,对这种足以惊到任何人的举动,却没有什么太大反应,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声“好”,便随手把奎英宝剑接过了。

    剑鞘冰凉,入手颇沉。除此以外却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路平右手已经握上剑柄,依旧是很随意的,剑已出鞘。右手持剑,左手握鞘的路平毫无什么剑客的风采,只有双手被重物束缚着的拘谨,那模样仿佛当日从山下松溪镇拎着大包小包时似的。

    “怎么弄?”他问秦桑。

    秦桑的神情有点奇怪。

    奎英宝剑在路平手中,竟然就只如一个寻常物件一般,竟然毫无反应,这极不正常。这可是五级神兵,而神兵从四级开始。就已经会对魄之力有感应,共鸣、排斥,或强、或弱。终归会有所反应,哪会像此时这般,被一个修者拿在手里,却如此死物一般。

    秦桑有些发愣,但随即意识到路平还在等他回答,连忙道:“魄之力。使用你的魄之力,你就会感觉到神兵带来的强化了,有些神兵还会具备一些特殊效果,但我这奎英宝剑不会。主要是对冲、力二魄的提升。”

    “冲、力二魄,是只限于使用这两种魄之力吗?”路平问道。

    “那当然不是。只是提升效果只对这两种魄之力有效。”秦桑说道。

    “明白了,使用魄之力。挥剑就好是吧?”路平笨拙地挥了下剑,吓得秦桑连忙向旁就是一闪。

    “我还没开始呢。”路平笑。

    “我知道。”秦桑说道,同时也更奇怪。拿剑没有共鸣不说,这样挥舞,奎英宝剑竟然也毫无反应?对一下修者而言,任何一个动作其实都已经脱离不开魄之力的作用,那会是一种自然而然地配合。这样挥出一剑,即使没有驱动魄之力去放大威力,但是与力相关的力之魄,却也会在这个动作中有一点自然的跟随。

    以奎英宝剑的敏锐,这丁点跟随就已经足够将它激活,提升力之魄带来的力量。从记事起就和奎英宝剑相伴的秦桑,再清楚不过。

    结果,路平手中挥出的奎英宝剑,居然没有?

    “那我就正式开始喽?”没等她继续想下去,那边路平已经说道。

    “你等等。”秦桑说着,向旁让了几步,“我想我还是站远点比较好。”

    路平拿剑的笨拙,还有奎英宝剑对他毫无反应的现象,都让秦桑有点不好的预感。

    “好了吗?”路平问道。

    “可以了。”站开几步的秦桑,心下稍安。

    “开始了。”路平说。

    “嗯。”秦桑点头。

    路平举剑,动作依然笨拙,脑海里走了一圈,也没忆起多少使剑的动作,最后也只是如同刚才随手挥舞一般,一剑挥出,只是这次,*锁魄已被打开,魄之力涌出。

    “咦!”

    空当打开的一瞬,路平就已经察觉有异。手中奎英宝剑,在这一刻仿佛直通他体内,直插那空当,在他驾驭下本就神速的魄之力,顿时以更加疯狂,更加不可思议的倾泻而出。

    剑身在鸣叫,似乎是在雀跃;剑光绽放,仿佛是在燃烧……

    这是什么?

    站远几步的秦桑瞪大了眼,路平这一剑所展出的剑光,竟然凌乱明亮到自己连他的人影都看不清楚,满眼之中,就见那剑光倾斜而出。

    哗!

    那剑光,仿佛银河落地又倒流,顺着路平挥剑的轨迹,从地斩向了天。

    与此同时叮当叮当叮当……

    疯狂的脆响。几道乌黑的锁链,在那直冲云宵的剑光中清晰地盘旋而出,极快速极凶横的缠绕上去,剑依然在鸣叫,但却好像是在悲鸣,飞跃向高空的剑光,似也在这一刻失去了力气。

    剑光退散。

    路平惊讶,秦桑也是目瞪口呆。

    她无法置信地望着路平的背影,目光越过他的身形再向前看去时,只见地上剑痕无数。居中一道,深不见底,一直延伸出去,是路旁的山林,被斩断斩碎的枝叶纷纷扬扬仿佛雨落,再往上延伸,剑光直指的天空,那团云,竟然也被切出了一道剑痕。

    “你……”从来都被骄傲的秦桑,被这一剑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一道仿佛剑光一般身影,却在这时突然落到了她身旁。南天学院东林门的门袍在风中展开,好似一面盾,护在了秦桑的身前。

    “没事吧?”秦越问着身后,目光却已落到路平,以及他手中的剑上。

    “大哥没事,剑是我借他的。”秦桑连忙说着,以免误会发生。

    “你就是路平?”秦越说道。

    “是。”路平转过身,点头说着,一边笨拙地将剑插回鞘中。

    “谢谢你的剑。”他对秦桑说道,“很厉害。”

    “我得走了。”他说着,走过来,将剑交到秦桑手中,竟就这样离开了。

    南天学院东林门的得意门生?

    秦家最优秀的长子?家族未来的当家?

    除了回答那一声“是”的时候,路平就没有看过第二眼。

    “这小子竟然这么厉害?”秦越目送路平离开,再回头,地上剑痕宛然,天空中那云似也被切出了一道伤口,无法复原,林中枝叶还要纷舞飘落,忽然传来咯咯咯地怪响。

    兄妹二人一起望去,就见林中颇深处,深遂剑痕笔直划出的尽头,一株三人环抱的参天大树,最终发出“卡”一声响,从正中,笔直地裂开了一道缝,整整齐齐地,被劈成了两半。

    “这不是什么幻术吧?”秦越问秦桑。

    秦桑未答,她知道这不是,但是,她也觉得不可思议。

    有如此念头的,又何止他们二人?

    看到这惊天一剑的,可不只他们两个。

    *

    这是今天白天应该更的昨晚的那一章……(好复杂)为了雕琢这一剑写了挺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