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三十三章 山门遇故知
    瑶光峰的山路上,沛慈在前,路平在后,两个人默默向上走着。,

    一路走到这里,两个人并没有说过一句话,换作任何一个人,恐怕都会对这样漫长的沉默觉得不自在。但是沛慈没有,路平也没有,相反比较不安的,倒是路平怀里的两只兔子。

    一直到了快到瑶光峰顶,有别人迎上,沛慈这才说了一路以来的第一句话。

    “路平带着兔子到了。”

    一句听起来有些荒诞,有些滑稽的话,连对面的人听完就已经忍俊不禁。沛慈却还是冷冰冰的模样,回过头来朝路平说了一路过来的第二句话:“再见。”

    “再见。”路平说,这才是他的第一句。

    “在这稍等会。”那位迎上来的瑶光门生,向路平笑着说了句后便转身离去了。路平也不知他去了哪里,只是原地候着,没过多少时间,那位已经转回,向路平招了招手。

    “院士在迎客厅会客,让你自己带兔子过去。”那门生也不带路,只是朝着右手边的山路指了指。

    “哦,谢谢。”路平点点头,转身就朝这条路走去。先前看那门生去不大会就返回,此时自己走上,才知这条路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短。对方显然是用了魄之力或是什么异能,加快了行走速度。

    路平没有怠慢,抱着两只兔子也加快了脚步。路未到尽头,已见前方一座大厅,门外立着块齐整的山石。上边写着会客厅三个字。

    “什么人?”这边也有瑶光峰的门生在。看有人过来立即出面。但一见路平怀里的两只兔子。不等回答就不再多问直接放行了。

    路平又紧赶几步,到了大厅门外,一眼可见厅里人并不少。只是大多站在厅中,背对正门。阮青竹厅中主位就坐,正与一旁的人交谈。

    路平也不迟疑,迈步进门。那些站在厅中的诸人听到身后有人进来,竟都没有回头来看,仍旧这样毕恭毕敬地立在厅中。

    路平又哪会理会这些细节。只是迈步向前,直接穿过了人丛。抱着两只兔子刚站到阮青竹面前,立即一怔。

    坐在客位上正与阮青竹交谈的一位,他竟然认识。而这位看到路平后,顿时也像火烧屁股似的直接从座位上弹起,脸上闪过一片狰狞,可在猛得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后,这才硬沉住气,但心下对于路平的出现仍是惊讶不已。

    坐在厅中主客位上的,竟然是天照学院的夏博简。路平再回头一看。站立厅中的,果然识得的面孔也不少。夏博简的侄子道然。门生桥诚、石中天等等,都是他在天照学院时算是打过交道的。这些人,竟然悉数出现在了北斗学院瑶光峰的会客厅里,一脸震惊地看着路平。

    每个人都神色有异,但偏偏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所有人都如他们的导师夏博简一样,在意识到这是什么地方后,没人轻举妄动。

    “呵呵。”坐在主位上的阮青竹,看到路平进来后引发的景象,却是笑了出来。

    “听说这道。

    夏博简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路平一行人大杀志灵区院监会后,又和峡峰城主府一场大战,而后受到玄军帝国的高等通缉,这些事他们当然都知道。他们只知道榜上六人,至今一个都没有捉到,但是路平进了北斗学院,这消息可还没有传到天照学院。

    所以眼下见到路平,他们心中的震惊可想而知。又见路平抱着两只兔子随意进出会客厅,行为如此不端阮青竹都不以为意,夏博简心下可就有点惊恐了。

    他在志灵区颇有名望,尤其大半年前楚敏离开,院长云冲的门生修治平、石傲卷入志灵区院监会的事件后,虽然云冲很早地便将几个跟着路平一同闯祸的门生逐出了天照学院,可在志灵区院监会几乎被灭了满门,事后调查云冲的两位门生也有所参与后,云冲最终还是难辞其咎,辞于了院长一职,现在的夏博简,可已是天照学院院长,兼首席院士了。

    可这在志灵区,及至玄军帝国都足够引以为傲的身份,在声名显赫的北斗学院七院士面前就实在有些不够看了。路平若真是得了阮青竹青睐,成了瑶光峰的门生,那夏博简不得不承认,路平有了一个他绝对不敢招惹的后台。至于路平现在还受到玄军帝国通缉的事,夏博简又如何不懂帝国与四大学院之间那种复杂微妙的关系?在这件事上,他是绝不会有什么立场的。

    可惜方才贸然起身,到底太过失态,总得稍做掩饰才好。

    夏博简一边想着,一边已经变脸,挂起礼貌客气,却又不乏生疏的微笑。

    “呵呵,倒是没想到可以在这里见到,吓了一跳。路平,你好啊。”夏博简淡淡地说道。

    “你好。”路平的回应也很平淡,他的情绪,倒真是除了惊讶就没什么其他了。虽然夏博简一门咬牙切齿想着要收拾路平他们,只可惜路平根本没怎么感受到。倒是在点魄大会上将以道然为首的夏博简的门生们修理的挺惨。

    但是这过节,眼下实在不是追究的地方。夏博简那样不咸不淡地和路平招呼了一声后,就不再说什么了。他的身份虽远远比不了阮青竹,但也没到对瑶光峰上随便一人都巴结跪舔的程度。况且他可比路平有常识多了,看路平的服色,可不是瑶光峰门人的穿着,对路平眼下的身份,他心下还打着问号呢!

    夏博简心中这是好一番计较,连带着他的门生们,都观察着夏博简的神色以此来调整自己的态度。但路平的注意力却完全不在他们身上,看到他们在这里,惊讶,惊讶完便完了。眼下他正抱着两只兔子向阮青竹示意着,他才是他过来的正事。

    “幸不辱命。”路平说道。

    “便宜你了,这次就这样算了。”阮青竹挥了挥手。她又哪里会真去在意两只野兔。只是这事是她交待下去的。教训也罢,戏弄也罢,她阮青竹做事都会有始有终,说到做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