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三十二章 史上最伟大的修者
    几天的时间晃眼就过。

    五院新搬进来的三位住客,子牧还被留在天权峰;路平闭门读书,几乎不露面;营啸早出晚归,也是难得一见踪迹。这让五院好像一下子又回到原本只有四位老住客时的情景。只是细看之下,却又多会发现一些不同。

    终日依旧躺在院中竹椅上等死的霍英,看上去依旧精神不振,但却不像以前那么死气沉沉,眼中赫然燃起了几分生气。

    富可敌国让人觉得不可能任何烦恼的孙家大少,这几天看起来却有些坐立不安,没事就总在五院某个房间的门前窗外转悠,隔三差五的就会找借口钻进去,端茶递水无所不用其极。

    因为导师之死而对学院深有怨念,恨不得早日离去的唐小妹,近些天看来好像也多了几分耐心,不那么迫不及待了。

    再有作息诡异白天总在睡觉的韩离,没人知道他最近夜晚出来活动的时候,都打着十二分的精神,留意着有没有什么神秘的高人再度接近五院。

    如此数日过去,距离七星会试的日子就只剩下最后一天了。对于五院的住客来说,这是决定他们去留的时刻,然而今次的五院,面对如此决定命运的时刻却丝毫不见慌乱,这个全院上下都在关注的,北斗学院一年一度的考核大会,甚至都没有成为他们的话题。

    但在这最后一天一早,瑶光峰的沛慈却找上门来。

    “路平?他最近闭门苦读呢!”院里霍英、孙迎升都在,听沛慈说是找路平后,向路平的房间看了一眼。

    “瑶光院士吩咐,今天他该将照看的兔子送回去了。”沛慈说道。

    “我去叫他!”孙迎升最近对于任何能接近路平的事都积极得很,一听沛慈如此说道。立即眼前一亮,冲向路平的房间。

    “路平,路平。有要紧事,我进来了啊!”孙迎升冲到路平房门前。娴熟地连敲了两下,口中叫着,只是比起几天来的“要不要尝尝这好茶”、“上好的糖炒栗子要不要来三斤”之类的苍白借口,今天可要理直气壮的多,不等路平回应,这就已经推门而入了。

    房间里,路平正趴在书桌前苦读。孙迎升这些天若干借口进出,几乎就没见路平有过别的姿势。有时他甚至有些恍惚。搞不清时间究竟有没有流逝。但是书桌上路平手头又一本渐被写满的笔记,说明着这几天发生着什么。路平阅读《魄之简史》狂补理论知识,最终将他那本实践笔记重新整理了一番。一边整理,一边还进行着修炼实践,可说大有进步。

    此时听到孙迎升进来,路平转头望去。孙迎升的目光却不在他身上,先是打量了一下路平手中的书本,正是他那孤本的周批版《魄之简史》。看到孤本无恙,孙迎升这才有心情和路平说话。

    “那什么。”孙迎升说道,“瑶光峰的沛慈过来了。说你该把兔子交还回去了。”

    “哦。”路平一听是这事,毫不迟疑地就放下了手头的书本起身。房间的一角,野兔正伏在那里打盹。近一个月的时候。这野兔长胖了不少,也乖巧顺从了许多。看路平走过来也不惧怕,任由路平将它抱起。

    “那我去了。”路平说道。

    “去吧去吧。”孙迎升摆手,目光早已经锁回桌上的孤本,盘算着是不是就此取回,随便换套《魄之简史》给路平就是了,那不也一样?

    路平却没有这么多心思,抱着兔子就出了房间。看到沛慈点了点头,而后转进隔壁子牧的房间。将他那只也一并抱了出来。

    沛慈看来也知子牧出了什么问题,也没有多问。看到路平两只兔子都抱在怀里。转身走出院子,在门外等候着。

    “我去了。”路平又和霍英招呼了一声。随即跟了出去。沛慈看路平过来,依旧沉默无话,转身便朝她来时的方向走去了。

    五院里,孙迎升在路平房间里又磨蹭了一会,这才一脸纠结地走出来。看到霍英转头看他,一脸的似笑非笑,顿时有点心事被戳穿的窘迫。

    “看什么看。”孙迎升有些不服气地道。

    “孤本有没有被弄坏?”霍英问。

    “那倒没有……”孙迎升说。这点他不服气真不行,就是开了异能挑刺,也只能从书上找到一些路平的手印。如果这也算破坏的话,那他孙迎升恐怕罪果更大,那孤本上他的手印才是最多的。

    “所以呢?”霍英说。

    “就让他看个够吧!”孙迎升有些恶狠狠地道,纠结了一番,总算下定了决心。

    “那你怀里的是什么?”霍英问道。

    孙迎升心思早被看穿,倒也坦然,随手抽出怀里一书,却也是《魄之简史》,不过是十五年前四大学院联名再次修订,被誉为是最完美一版,也是目前流传最广泛的。

    “其实他真要是修炼的话,看这版比看那个旧版的要好些吧?”孙迎升说道。

    “谁知道呢……”霍英说道,“周批版其实并没有怎么流传于世,知道的人多,看过的人少,并没有什么评价呢。”

    “呃……”孙迎升欲言又止。

    “你总是看过的。”霍英说。

    “是的。”孙迎升说。

    “所以你觉得不如后来的新版?”霍英说。

    “也可能,我对新版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认知,周批的看法,和后来者确实存在一些不同。”孙迎升说。

    “所以,其实你也不敢判断周批的好坏?”霍英说。

    “谁敢呢?”孙迎升淡淡地道。

    周通,绝对的天才修者。魄之简史,是他留给修者最珍贵的遗产,但是大家也不会忘记,二百四十年前,第一位从三魄贯通突破,达到四魄贯通的修者,也是周通。而当时的他,年仅三十一岁。

    三十一岁的四魄贯通修者,在如今不算十分罕见,但在二百四十年前,这是一个令人崩溃的成就。

    所以会有人说,如果周通继续专注于个人修炼,而不是从中年开始便侧重于搜集、整理修炼界的知识和理论,为魄之简史的诞生奠定基础,那么修者达到五魄贯通的时间将提前百年。

    这个说法或许只是出于人们的一厢情愿,未必真实。但是周通不只引领了修者的新高度,还为后世修者奠定了一个结实的基础,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周通百年后,他的雕像便一直屹立在南天学院南天门。

    有人说他是史上最伟大的修者,没有人反对。

    即使是当世六位再次刷新修者新高度的修者,也无法抹杀周通的地位。

    这位天才的修者,编撰《魄之简史》最核心最灵魂的人物,他对于《魄之简史》的批注,谁能妄议好坏?

    谁也不能。

    *

    这是……昨天迟更的,还在继续写今天要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