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一十四章 松溪镇的商街
    七星会试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就连北斗山下的松溪镇都变得热闹起来。

    松溪镇是何时形成的已经没有多少人说得上来了。这里是进北斗山,去北斗学院前的最后一处落脚点。居住在这里的人,早就已经见惯了修者,而且见识到的往往都是非同一般的修者。在这一点上,松溪镇的居民甚至可以比东都人还要来得骄傲。因为东都不过是一个政治权力的中心,而北斗山,却是修炼的圣地,一个顶尖修者聚集的中心。

    所以在松溪镇那条最宽阔,最繁华的街道上,若是淘到了什么在东都难得一见的修炼用品、魄之力道具,甚至神兵利器,都大可不必稀奇。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这座北斗学院的邻居小镇,多得是吃修者饭的人。

    眼下七星会议在即,松溪镇历年的这个时段都会热闹一些。有些是本镇居民,还有一些外地来客,抢在这个时间出现在这里,自是手里有值得兜售的东西。想趁北斗学院的学生要应付七星会试,赶在这个时候来出手。

    庄永就是专门跑这种生意的。他本身感知境十一重天的境界,扔在一般的荒村小镇那也是鹤立鸡群,可在这松溪镇,却是极其不起眼的一个小角色。

    可在这做门生意上,庄永已经有七年的经验。来时路上遇到同跑这趟商的同行,彼此交流了一下货物,庄永很是被嘲笑了一番。在他们看来,庄永兜售的货色品级偏低,这等程度的装备或是道具,岂是北斗学院的高人强者看得上的?

    对此庄永一笑置之。未做辩解。

    以他现在的程度,要弄到品级高些的货色确实有点困难,却也不是不可能。可是庄永跑商七年。早已察觉,北斗学院虽然强人倍出。可在七星会试之前的这个集市,真正紧俏好售,却偏偏是些品级并不太高的玩艺。

    庄永细心观察,总算看出些端倪。会在会试前跑来松溪镇临时抱佛脚淘些助力的,多不是北斗学院的强者。这些人境界多在三魄贯通以下,太过高品级的装备、道具,他们无法完全发挥其中威力,耗力却又不讨好。正经得是趁手的家伙。才会如虎添翼。

    而这当中,又以北斗学院历年新人的生意最好做。这些新人头回参加七星会试,不知深浅,心下忐忑,有万分之一可以助长自身实力的机会都不容错过。庄永今年,就彻底把买卖的重心放到了这批新人身上。走在松溪镇的这条商街上,看了看各家摆出的货物,发现还没有哪家像自己如此有针对性,庄永不由地微微一笑,很快寻了个空位后。便开始张罗起他的摊子。

    一边将东西一一摆出,庄永一边也留意起了过往的行人,当中已有不少北斗学院服色的修者。此时距离七星会试还有一周。这一周便是这一季买卖的最高峰。卖得好的,做了这一周的生意,可保一年不愁,甚至还有来年的周转。

    庄永在行人中寻找着他所期待的新人客户,但是看着看着,却又看出些不同的味道来。

    今年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头啊!庄永心下琢磨着。他的境界只有感知境十一重天,却有六重天是在冲之魄上,眼力极好。做生意又极擅察言观色。虽然暂没和任何北斗学院的人交谈接触,但只看一个又一个的神情。少了以往七星会议前的飞扬,多了几分严肃和沉重。着实让他有些不解。

    正心下琢磨,终于,庄永看到了一张熟面孔。

    年年都来松溪镇做北斗学院的生意,日子久了,自然也积累认识了几位北斗学院的人士。庄永也不求高攀,只是想给自己的生意添点助力,而眼前这位,正是可以给他最大帮助的那位。

    “纪师兄。”

    庄永从自己摊位后一步迈出,时机掌握得恰到好处,端端地出现在了这位面前,却一点不显得唐突冲撞。

    那人很自然地就停了步,正是负责打理北山新院的那位纪师兄。本就是个管家性质的角色,但是久而久之,里里外外的都已经把他视为北山新院的大当家了。庄永想做新人的生意,多巴结纪师兄自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一看到是这位,他是一点都不敢怠慢。

    纪师兄对庄永,却是极其的漫不经心,眼皮都没抬一下,只是随口应了一句:“来了?”

    “七星会试在即,自然是要来凑个热闹的,纪师兄最近可好?”庄永一边说着,手已经在口袋里摸索起来。纪师兄是他想要重点结交的对象,自然早就准备好了打点。他知道这纪师兄在修炼一途上已经没有多大野心和企图,比较贪图享乐,所以所备的不是什么修炼用品,而是一些名贵的精致玩物。

    如此精心准备,正中纪师兄下怀。随手接过庄永递来一个拇指大的玛瑙鼻烟壶,顿时就撒不开手了。再看到庄永又从摊后拎出一个大袋,脸上甚至有了笑容。

    “呵呵,你倒是记得我的喜好啊。”纪师兄说道。

    “那是,纪师兄这的买卖,我也不能错过啊!”庄永说道。

    “就你小子最狡猾。”纪师兄把玩着鼻烟壶,看了看庄永手提的那一大袋,摇着头,露出几分无奈的样子,“说吧,这次又想坑我多少?”

    “不敢不敢。只是大老远的来趟也不容易,纪师兄怎么也得给我解决个路费吧?”庄永笑道。

    “得了吧,你那路费,可是把什么都折进去了。”纪师兄骂道。

    “纪师兄是明事理的人。”庄永还是笑。

    “拿着吧。”纪师兄一张银票拍过来,将庄永手中大袋接过去,一脸就成全你的神色。

    庄永抖开那银票看了眼,顿时一脸惊喜:“纪师兄豪爽!”说完便已将银票飞快折起塞入怀中,一张平时掉在地上他都不会正眼去瞧的一两银票,此时好像唯恐谁抢了去似的。

    “行了,我再去别地转转。”纪师兄说道。

    “纪师兄不再看看别的。”庄永向纪师兄示意他的摊位。

    “早看过了,都是些新人用的破烂玩艺。”纪师兄不屑道。

    “果然是入不了纪师兄的法眼。”庄永遗憾地说着,心里却知纪师兄这就算是明白他的来意了。他所图的,自然也是这位北山新院的大管家多给自己介绍些新人过来。自己那价值千两却只一两贱卖的货物,可是全要在这里找回来呢!

    *

    晚上不知又出什么问题了,书评发不出,后台进不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