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秋雨
    轰隆隆。@

    天空忽得响起一声炸雷,一场秋雨就这样骤然而至。这是新人们来到北斗学院后所经历的第一场雨,所有人都朝着饭堂外望去。

    雨滴不大,落地无声,却很密很急,刚刚冲进饭堂的一位新人,和那声炸雷只不过是前后脚的功夫,脸上就已经挂上了水珠。

    “雨不小哦。”他回头看了眼后,就自顾自去打饭去了。

    用罢了饭要离开的人,此时却也没有被这雨所阻,当前那位,挥手施展了个异能后,那雨便只在他身遭打转,怎么也落不上来,他就这样走入雨中,飘飘然而去。

    新人们顿时对此有了兴趣,一个个各施避雨的手段,接连步入雨中,一时间竟成了争奇斗艳的景象。一些个没有这方面异能的新人,此时不免有些尴尬,只能佯装还没有吃饱,继续在饭堂里磨蹭着。

    从一衣带水,到抽刀断水,到柳暗花明……

    各种异能层出不穷,只是用在遮雨这等小事上着实大材小用,不过却也显示出了这些还没有开始接受北斗学院修炼的新人各自都已经有着自己的不凡。

    “哇,水尽铅华!”

    又一位新人步入雨中后,竟在头顶做出一层水幕,以水挡水,将落下的雨滴尽数引开,引得饭堂内识出这异能的新人们又是一声惊叫。

    路平听到这名字,也不免抬头看了眼。

    志灵区院监会的会长苦棋,用得可就是这个异能。一人独战他们五人,险些将他们击溃。想不到这里竟然也有人会。

    那新人赢得了迄今为止最大的惊呼。得意地回头朝大家笑了笑。

    路平就在这时也慢慢地站起了身。

    “我吃好了。”他对林天表说着。

    “我送你吧?”林天表也跟着站起。

    “不用。”路平笑笑。转身,缓缓向着饭堂外走去。林天表没动,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向路平投来,甚至包括之前那位施展着水尽铅华走入雨中的新人。

    所有人对路平都有好奇。

    因为没有人能看清楚路平的实力。

    一开始以为他是个废柴,可是听闻他在玄军帝国做过的事后,却又觉得那实在不是一个废柴可以做到的。再然后,路平身上事件可说层出不穷,一会魄之力没了。一会被人打个半死。

    所有人对他的好奇越来越重,现在,是可以看出一点端倪的时候了吗?

    所有人注视着路平,目光随着路平缓缓向外移动着。

    路平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是勉强可动,太快或是太急,都会牵出许多剧痛,所以他走得很慢。

    但是大家都很有耐心,就这样慢慢地等着,看着。终于,路平走到了门口。那里有一些雨滴随风飘入,地上早已经湿了一层。

    要来了!

    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严肃了些,路平,跨出了他们期待以久的第一步。然后,第二步、第三步……

    所有人看着,琢磨着。

    路平走得很不快,他们琢磨了一会,路平也只走出去五步。

    有的人开始收回目光,有些疑惑地朝其他看去,再然后,疑惑的目光越来越多。

    “他没施展异能?”有人说出了他所看到。

    “他没有。”有人肯定着。

    路平没有施展任何异能,他只是那样走出去,就好像没有看到这场雨一样,再然后,他的身形很快就被这场细而密的急雨给吞没了,身影在雨幕中渐变模糊,很慢很慢地变得模糊。

    “他还是没有魄之力吧?”

    “大概吧……”

    对于路平,都没人敢轻下结论了。倒是有不少人把目光投向了林天表,他最近和路平走得极近,大家挺希望他来给大家解惑。

    但是林天表却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只是默默坐下,继续吃着餐盘中的食物。

    路平走在雨中。

    雨水瞬间就已经浇湿了他的全身。

    他的魄之力还没有恢复,所以不可能有任何水段挡开雨珠,但是就算他可以做到,他也不会。

    他并不讨厌淋雨,这对他而言很新鲜。这是在他到摘风学院之前没有过的体验,这是他到了摘风学院之后才有的回忆。能够重温一下,路平并不觉得狼狈。

    他就这样在雨中慢慢地走着,湿漉漉地回到了五院。

    雨丝毫没小,但是院中当中竟然还是有人。

    两张竹椅,一张早被浇湿,另一张上方,却架起了好大一把伞。伞下,霍英躺在椅上,和平日里一样,闭目养神。直至路平进来,才睁开眼瞧了一下。

    “你喜欢淋雨吗?”他看着路平问道。

    “不能说很喜欢,但也一点都不讨厌。”路平说。

    “还要继续淋着吗?”霍英问。

    “也可以。”路平说。

    “那就坐。”霍英说。

    于是路平就坐在他那张早就浇湿了的竹椅上,仰面躺下,淋得更加彻底。

    “有些人就很讨厌雨。”霍英说着,向远处的群山望去。秋雨之中,北斗各峰都是烟雨朦胧。

    讨厌雨的人很多,但在北斗学院,最讨厌雨的,无疑是天权星陈久。

    他喜欢阳光,喜欢晒太阳,没有什么是比雨水更让他深恶痛绝的。

    此时他的心情很不好,偏偏又来了这么一场雨,让他脸色阴沉的仿佛也会滴出水来。

    “那个蠢货!”陈久一巴掌拍到桌上,面前两个门生噤若寒蝉,缩着脖子不敢吱声。

    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导师如此发怒,平素的他可从来都是漫不经心的,好像没有任何心是放在心上的。但是现在,他的怒气从他掌下那张硬木桌面的裂纹就可以看出。

    “大师兄他……”

    “他自己想死,只好让他去死了。”陈久冷冷道。那门生顿时闭嘴,再不敢多说一句。

    陈久起身,来到窗边,望着窗外那雨。

    “行刑日,被定在七星会试之后。”他忽然说道。

    “那我们岂不是还有时间?”一名门生顿时惊喜道。

    “这已经是我能争取到的极限。”陈久说。

    “我会继续加紧行事。”门生说道。

    “甲、乙两种都要做好安排。”陈久说。

    “明白。”门生点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