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四百零四章 明确规则
    好一个文字游戏。

    听出詹仁这话里意思的人,都在默默地想着。

    这话听起来是对路平的回答甚至附和,可事实上,却也等于在说:被杀时,找人出头帮忙,那就不在之前的约定范围内了,因为那只是救人,而不是出头。

    卓青听出了这一层意思,自然非常满意。

    路平呢,却好像没听出这一层意思,很憨厚地在那点着头。

    “你这傻瓜!”有人看不下去了,几步走上前来,却是孙迎升,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路平。

    “他这是在说,若你要杀人,那么人家那些哥哥叔叔的可就要出手救人了。”孙迎升直接戳破了詹仁的文字游戏,字里行间可没对这位天璇峰的大师兄留有什么敬意。

    詹仁却也不恼,他会这样说,终归还是因为占着理。杀人要阻止,这种事在学院里没有任何不对。他正准备说点什么,却不料那边路平已经点头,一面对孙迎升说道:“我知道啊。”

    “你知道?”孙迎升一愣。

    “是的,我只是想明确一下规则,现在已经知道了。”路平说。

    “明确规则?”孙迎升有点跟不上路平的思路。

    “不杀人便是了。”路平点点头说道。

    不杀人?

    所有人都一愣,卓青更是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寒意。他的心底不由自主地就想到了一个词。是昨晚他们一度用来威胁路平的。

    生不如死。

    这家伙,想让我生不如死?

    卓青看着路平,路平也正在看着他。

    明明是路平被打得动弹不得,说话有气无力,一指头都足以戳死他。可是偏偏在气势上,他却压倒了卓青。

    自己到底在怕些什么?

    卓青对自己也很恼怒,明明路平已经沦落到这等地步,可以依仗的力量也被刘五找来的詹仁给化解,可是自己为什么还会这样没信心,面对这样一个废人竟然还会觉得不安?

    他很想走上前,立即就把路平干掉。就在这里。

    可他知道这不可能。有沛慈在,有五院的人在,甚至包括詹仁也不会允许他做出这种当面打他脸的行为。

    不杀人就是了,这成了规则?

    路平不会杀他,那么反过来说,他也不能杀路平。

    可是除了杀,还有什么手段是能对付路平的?昨晚那样让卓青只是看都感到害怕的彻骨酷刑。都没有让路平有丝毫屈服。

    如此说来,这家伙,岂不是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因为自己不能杀他,所以无论再怎么折磨屈辱他,也无济于事。

    这下可真的难办了。

    卓青束手无策,甚至无法和路平对视,他的目光找向刘五。

    刘五被断了双臂,但是心情总还是不错。事态总算被控制住,没有上升到北斗学院向玄军帝国追究的地步,他就已经十分满意。

    至于詹仁对路平的戏耍。他也全当是在看戏。哪怕路平又是放狠话,忽又莫名其妙地说他明确了规则,不杀人。刘五都没有当一回事。

    因为他更清楚詹仁的态度。

    他没有把这些当一回事,詹仁也没有,对于路平的认真,詹仁一直微笑旁观。

    哪有那么多事?

    詹仁想着。他只是将事情所引发的不和谐消去,再之后。依然是等七星会试,然后将路平逐出北斗学院。

    再然后的事,就与北斗学院无关了,詹仁想要的,只是这样一个结果。

    这个结果已经注定,管你将我的话听出了几个意思,管你知道不知道什么规则,管你杀不杀人呢?

    被逐出北斗学院,这就是你的结局。

    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只会有这样一个下场。

    “啧啧。”詹仁脸上的微笑,渐渐变得了讥诮。他手中纸扇忽得点了点路平。

    “我对你有些期待哦。”他说道,他期待路平被逐出学院的那天,期待他那时的狼狈和惶恐。那时的他再想起此时,心情一定很妙吧?詹仁期待着。

    “不会让你失望。”路平说道。

    “哈哈哈。”詹仁大笑,“好,真好,非常好。”他连说了三个好,竟然就这样转身离去。

    所有人都很茫然。

    这个原本一直在偏袒卓青他们这边的天璇峰首徒,怎么忽然又欣赏起了路平,还连赞了三声好?

    稍稍能领会一点詹仁心情的,也就只有清楚詹仁底牌的刘五了。他当然不会和任何人解释,只是给了卓青一个眼色让他宽心。再然后,警惕地望向沛慈。

    詹仁走了,沛慈可没有。眼下她若再出手,谁去拦她?

    不过充其量,也就是再吃些皮肉苦。刘五一想到这点,倒也从容起来,望着沛慈的眼神也大胆了许多。

    沛慈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她没有看卓青,也没有看刘五,而是在看着路平。

    “谢谢。”先开口的,却是路平。

    “不用谢。”沛慈说。

    “就这样我想可以了。”路平说。

    “好。”沛慈点头。

    然后她就走,回瑶光峰,找阮青竹,汇报经过。

    詹仁的出现和举动,听得阮青竹眉头一皱再皱,却没有任何表态,只是听到最后沛慈被路平两句话打发回来,哭笑不得起来。

    “这个小鬼,还真使唤起咱们来了?”阮青竹说道。

    沛慈沉默。

    “好了,你去吧。”阮青竹挥了挥手。

    沛慈退下。看到门生的身影消失,阮青竹这才陷入沉思。

    位置不同,眼界不同。沛慈虽然很受阮青竹器重,但她更专心于修炼,对其余的感触不多,詹仁的举动,她看在眼里,却不会有意去深究,但是阮青竹一听,却立即知道这当中的门道,立即知道从一开始,就已经有相当量级的人物留意到了路平。

    阮青竹身为七院士之一,自然明白北斗学院与各势力之间的纠葛。

    路平这玄军帝国通缉犯的身份,有多敏感,会引发怎样的不愉快,她也清楚。

    但她依然十分不喜欢这样的处置。如此处心积虑地要逐走路平,颜面虽然万无一失,但是心下可对玄军帝国不知退让出了多少。这一点,外人看不出,双方各自心里还能没数?

    所以阮青竹非但不喜欢,还很惊讶。因为这一步退得着实太大。

    这真的只是为了顾全双方关系,大局为重?

    还是说,别有目的?

    这个路平身上,有什么秘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