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刺探
    “玄军帝国……”林天表皱着很深的眉头,似乎在很用力地想着什么。

    “你知不知道他们在那边?”路平问道。

    “我?当然不知道。”林天表飞快地回答着,脸上的惊讶却不是伪装。他并不惊讶路平会怀疑,但他惊讶路平竟把怀疑如此直接地表达出来。

    这家伙,真是一点心机城府都没有吗?这是一个林天表琢磨过好多次的问题。

    “你怀疑我。”林天表如此说着,面上却没有露出痛心的表情,反倒是很理解地点了点头,“你有理由怀疑我。”

    “是的。”路平也点点头。

    是的……

    这家伙居然说是的。

    林天表年纪不大,但在接人待物上绝对不幼稚,这得益于他利好的出身和教育。可是面对路平,他却好像陷入了沟通障碍,屡屡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说。房间里顿时陷入冷场,林天表心下也在飞快地盘算着。

    说实话,若是在昨天之前,被路平这样怀疑,林天表会很无所谓。因为他面对路平没有任何压力,任由路平怀疑,甚至敌视,他也不会怎样。哪怕他与玄军帝国方面明目张胆地联手对付他,路平又能怎样呢?他不过是一个西南山区里来的,闯下大祸无依无靠的毛头少年。真以为入了北斗学院,学院就会倾尽全力地庇护他了吗?

    这种念头太天真,四大学院绝不是一片净土。学院内部,学院与学院之间,学院与帝国势力之间,关系之纠结复杂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把四大学院当成是世外桃源,那是绝对错误的观念。

    可现在。林天表不敢对路平如此不以为然了。

    路平身后没有大靠山?

    那昨晚救走路平的人是谁?

    那个瞬间突破玄军方面设下的三道结界,在刘五等人眼皮底下无声无息将路平带走的强者,是谁?

    这是林天表他们与玄军帝国方面需要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但是除此以外,林天表他们却又另有一个问题也很介意。

    玄军帝国方面。到底想从路平身上知道些什么?

    刘五说是想从他口中问出另几个通缉目标的下落,但是,林天表和严歌却都觉得,他们一定另有目的,一个比起捕杀这几个通缉目标更为重要的目的。有关这一目的,严歌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他却没有对林天表,只是吩咐他先到路平这边探探虚实。

    所以林天表来了。哪怕在此时陷入令他有些尴尬难受的冷场,他也还得继续装下去。

    “我希望你可以相信我。”林天表非常恳切地说道。

    “暂时还不能。”路平非常耿直地回答道。

    这让林天表有点抓狂。

    “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你觉得可信?”林天表半真半假地不淡定道。

    路平想了想。

    “杀了卓青。”他说。

    “这我做不了……”林天表一脸无语的表情,这小子,以为自己是谁啊?就算自己和卓青他们没有这么个临时同盟,就算他真是清白,他也不可能为了取信路平去做这么大风险的事。这个条件,根本就是存心刁难。

    结果路平却摇了摇头说:“除了这个,我真是想不出什么了。”

    “日久见人心,你终会知道的。”林天表说。

    “当然。”路平点点头。

    “你身上的伤怎么样?看起来有点严重。”林天表说。

    “是有点,现在基本动不了。”路平说。

    “伤成这样还是没死。不得不说你还是比较走运的。”林天表用安慰的口吻说道。

    “主要也是因为对方并不想那么快让我死。”路平说。

    来了!

    林天表没想到这样轻松就把话题带到了他真正关心的地方,心下不免都激动了一下。但是面上露出的自然是有些惊讶的神情。

    “那为什么?”他说道,“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置你于死地吧?”

    “他们想我说出我其他几位伙伴的下落。”路平说。

    “原来如此。”林天表有些失望。玄军帝国那帮家伙,真就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目的?他很想刨根问底,可是那样总是太过明显,路平都真诚表示了会对他保持怀疑,他只能更加小心行事才有可能从路平这里探到他想知道的。

    一次不行,就二次吧。林天表如此决定。

    “那这样,你就先好好养伤吧。”林天表说道,“卓青那边,杀了他实在也太为难我了。但我会在我所能做到的范围内替你修理他一下。不过我想,这其实也没什么用。毕竟这也不是卓青个人的意志,而是玄军帝国对你的通缉。就算是学院方面。对你也很难一力维护,当然,如果有什么大人物替你说话的话就不一样了。”

    林天表结束了刚刚的话题,但在告别之余,一边继续争取着路平的信任,一边却又将话题引向了另一个他们十分关注的地方。

    “找大人物告状吗?”路平忽然笑了笑,目光却是不由地落到了屋角的兔子身上。他想起了瑶光峰阮青竹院士对他的教训。

    “告状……你这么说的话,那也算是吧。”林天表有些无奈,有个大后台那也是相当风光的,但是,告状这个措辞,真是显得好没出息,这个路平怎么一点用词的艺术都没有?

    “这样的话,那你替我去瑶光峰找阮院士告个状吧。”路平说。

    “阮院士?”林天表暗暗心惊,这路平,还真是有大后台。阮青竹,七院士之一啊,这后台在北斗学院可是足够大了。

    “好的,我帮你。”林天表心惊归心惊,路平托付的事,他也依然得要应承着。

    “谢谢。”路平说道。

    “那你先休息吧。你的伤,要不要找严歌师兄来给你瞧瞧?”林天表说道。

    “不麻烦了吧,霍英师兄已经说会找人来瞧了。”路平说。

    “那好。我先去替你告状。”林天表笑了笑,走路平的房间走了出来。五院里这时又没有人了,只霍英的竹椅静静地停放在院中。林天表左右看了看,离开时没个人招呼道别似乎让他有些不适应。可是最终也没人出来和他招呼,林天表只能默默地离开。

    离开五院,林天表便真向着七星谷外走去,感知着四下无人时,他捏碎了又一枚音轨。

    “知道我现在要去做什么吗?我要去瑶光峰告状了。”他对着音轨中转出的鸣之魄,说下了这句话。

    *

    迟了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