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阵风
    碎开的音轨像是被蒸发了似的消失在了刘五手中,一缕鸣之魄只闪动了一瞬,随即便已经消失。

    音轨都是用特殊材质来制作了,以此来固化、强化鸣之魄的效果。刘五搓了搓指尖,消化的音轨没有丝毫残留。音轨是个小玩艺,但是小玩艺能做到这种程度也丝毫不简单。首先材质是最上乘的,然后鸣之魄与材质的比例搭配得极其完美,才能达到如此效果。

    “很精致的音轨。”刘五忽然称赞了一句,一旁的卓青几人都保持了沉默。他们知道刘五眼下绝没有心情欣赏这个,他在交涉,音轨在被使用后,是会和另一端有一个短暂的靠鸣之魄接连起来的声音传送通道,此时这边的说话,音轨另一端的人是可以听到的。

    这也是刘五会捏碎音轨的原因。

    他需要交涉,因为无论如何,路平被救走,他们暴露已成必然,那么不如主动一点,先看看路平背后的人,是不是有什么诉求,是不是还有可谈的余地。

    对方救走了路平,但是并没有顺手将他们料理,这是刘五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

    但是这一声称赞,并没有迎来任何回应。

    “最上等的材质,完美的制作手艺,这样的音轨,堪称艺术,能用这样音轨的人不会太多。”刘五接着说道。

    但是等来的,还是沉默。

    “那边的朋友,方便聊几句吗?”刘五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音轨可以打通的声音传送通道时间不会太长。好在这个音轨极其优秀。比起普通的效果总会好上不少。

    “首先你可以放心。这个音轨虽然被使用,但这并不代表路平遇到了危险。或者说原本是,不过眼下却已经不是。在这个问题上,我想我们可以试着做一些沟通。”刘五继续说道。

    而这一次,对面终于有了回应,回应是一声称呼。

    “刘五师兄。”对面叫道。

    刘五一怔,这是什么人,竟然会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不等他发问。对方已经接着说了下去:“你的意思是说,路平从你手上逃走了?”

    “林天表?”这句话说完,一旁卓青倒是听出来这声音了。修者对声音的辨识远比普通人要敏锐得多,刘五只是因为和林天表没有过来往。但卓青和林天表同期新人,同一大院里居住,朝昔相见,这点判断力总还是有的。

    “原来是你。那很遗憾,带给你的这个,是坏消息了。”刘五稍一怔后说道,对于林天表交给路平的用意。他倒也很快揣测出一二,或者是为了打消路平的疑虑争取信任。也或者是借机试着探听点情况。不过眼下他无心确认这些。

    “是你们放他走的?”林天表说道,除此以外,他真的想不到其他可能。

    “当然不是,具体的情况碰头以后再说吧,我想我们需要坐在一起商量一下对策了。”刘五说道。

    对面再没有回答,刘五对此也不以为意。他不需要林天表的回答,因为在眼下双方已是同一战线,林天表他们也没得选择。

    “走吧,我们下山。”刘五唤道。

    “去哪里?”卓青紧随在刘五身后问道。

    “七星泉。”刘五说道,音轨的效果此时还没有结束,这话,自然也是说给音轨另一端的人听的。

    北山新院,一院。

    在饭堂目送路平离开后,林天表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平时他向来不介意和串门的其他新人聊上几句,但是今天,回来后他就闭紧了房门,对于敲门来访的同窗都婉言谢绝。

    很快,大概是他今晚不见客的消息已在院里传开,再无人来打搅。林天表倚墙坐在床上,静静地看着放在床头的那枚和他交给路平的那枚模样仿佛的音轨,他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他等得有一点久,音轨在过了八点后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动静。他有些疑惑,照理路平看到对方就该知道情况不对,就该立即用掉音轨,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

    是被发现后阻止了?还是玄军帝国这伙人另有图谋?林天表心下揣测,倒也算猜到了实情。但是他怎么也没猜到眼下这个结果。

    路平居然逃走了?

    被使用的音轨即时传来的语音很清楚,刘五的声音,卓青的声音,他都听得出来。

    他起身,从床上下来,穿上了鞋,穿好了外套。

    七星泉,不管有没有刘五那最后一句,眼下他都马上要去严歌那边一趟。

    林天表收起床头的音轨,匆匆走出了房间。一院里还没休息在院里晃荡的人,看到林天表这时候要外出,一边意外一边打着招呼。

    林天表像平常一样和每个人和气的打着招呼,但是他的心底,可没有面上这么平静。

    走出一院,他便朝着天权峰方向而去,路上不由地向着五院那边扫了眼。相比起一片明亮的一院,五院静默在黑夜中,像是会把一切都吞噬的模样。

    被救走的路平,眼下回到那里了吗?

    林天表脚下稍慢了慢,但马上还是打消了过去看看的念头,依然还是向着天权峰方向而去。

    夜晚的五院,比起白天更要来得安静。

    总躺在院中竹椅上的霍英,早已经回房间休息。孙迎升和唐小妹两个,也都在自己房间忙着自己的事。

    这个时候,就该到了韩离活动的时候了。别人上床休息,而他,则才伸着懒腰从床上起来。然后也是很普通的,像一个早起的人似的,上茅房,洗漱。

    天很黑,院里也很黑,但是韩离从来都不点灯。他的耳朵,比他的眼睛还要好使,他听到的东西,总是比他看到的东西还要多。

    结果就在这晚,他忽然听到了一阵风。

    “什么人?”韩离抬头,然后就看到黑乎乎一团的什么东西朝他扔来,而那阵风却已经吹向远方。

    风是看不到的,但韩离从来也不看,他只听。

    他对那风的兴趣,远比这团朝他掷来的黑影要大,这团黑影,不过就是一个重伤的人,他听得出来。

    所以他压根就没理这黑影,他一个箭步冲进了离他最近的一个房间。

    营啸刚刚钻进被窝,正准备美美地睡上一觉,忽然就听门响,然后一只手已经准确地抓在他的胸前,再然后,他就已经连人带被子地被拎到了屋外。

    “看着他。”他听到这么一句后,就见韩离已经窜出了院。

    “什么情况?”营啸连人带被被摔在院里,正有点晕,但是很快看到他的身旁也躺着一个人。

    “什么情况啊?”他又嘀咕着,手从被子里钻出朝那人身上探去,先抓到的,是一手的血迹。

    营啸愣了愣,连忙将那人扳过来看他正脸。

    “路平?”他认出来了。

    第二更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