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八方亭
    离开饭堂后就一路快赶慢赶的路平,终于到了东边山下。从这里望去,终于可以看到山下山坡之上随处可见的房屋。

    这里,便是东山居。对此,路平也不算一无所知,毕竟来北斗学院也有些时日,天天和子牧一起,已经得到了一些普及。

    北斗学院,七峰之外,七星谷就是师生的主要聚集地。东南西北四面山。北山新院,规模最小,人也最少,五个大院,住得都是来北斗学院不到五年的新生,没有任何师长会住到这边。

    南山横院,北斗学院聚集人员最多的居住区域。这边可说鱼龙混杂,有刚刚离开北斗新院的准新人,更有六大强者之一的吕泊远,人员构成没有任何规范可言。

    而东山居,就如路平眼前所见。自东山山底,向山坡上蔓延。这里不是北山新院那样的大院,更不是南山横院那边一排排的石屋。东山居只看房屋,就可以看出当中的考究。无论选位还是搭盖,都不尽相同,从中甚至就已经可以看出不少居住者的品味和喜好。东山居所住的师生,都是实力较强者。

    至于西山境,却是相对比较封闭的修炼去处。无论强弱,西山境都是闭关修炼的好选择。在这边长住的,那大多是一些修炼狂人。

    眼下,路平便算是已经踏入了东山居的区域。相比起七峰,这四面山坡是很纯粹的居住地,对于陌生面孔的到来,通常不会引起太多关注。毕竟要进北斗学院,先要过得便是瑶光峰下的山门,若是闯入者,不至于都杀到东山居了还半点消息也无。

    但是路平却引来了些许关注,在北斗学院,四魄贯通那不能算是新鲜事,但一个竟然没有魄之力的存在,可就着实有些扎眼了。

    道旁一片雅致的竹林中。圈起一张石桌,两个石凳。此时天色渐暗,石桌上空飘着一盏灯,桌上摆着棋。两人正在挑灯对弈。路平走过时,当中一位抬头看了眼,忽得开口说话:“路平?”

    路平一愣,没想着这边竟然还有人叫出自己的名字,顺声看来。完全不认识这边的两位。

    “我是。”路平点点头,结果那位也点了点头后,竟然就再不搭理路平,二人接着专心下棋去了。

    路平不明所以,眼见时间已不多,顾不上去追究,沿着山路继续上前。他哪知道,他现在在北斗学院知名度可不算低。那位发觉是个没有魄之力的,对号入座一问,果然。但是果然完了也就完了。人对于路平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兴趣。

    沿着山路,依着林天表给他的地图,路平渐走渐偏,慢慢得四下已经不见什么房屋。山路也算是断了,可是地图的指示却还未到。曲曲绕绕得又走了会,从一面小树林中穿过后,眼前忽变开朗,这山脉之中,冷不丁地竟然出现了一道峭壁,一座石亭。就悬在这峭壁边上,上面隐约可见有字,只是已经被风雨侵蚀得看不出是什么字了。

    这便是八方亭了?

    路平又看眼地图,确认自己并没有走错。随即看看左右。却没见有任何人。

    “子牧?”路平试着唤了声,向那亭子走去。近些再看那模糊的字迹,八个字简单,总算还是可以明显认出,自然也就确认这是八方亭无误,只是。四下好像半个人影也没有。

    还没完全到八点。

    路平心下估摸着,是自己来得有点早,又唤了两声没得回应后,就坐到了八方亭中等候。只见这亭下峭壁,陡峭光滑得着实有些不像话,这不像是天然而成的,更像是被人一刀斩出来的。

    或许,还真是如此。

    路平想到当日摘风学院被劈成两半的孤峰,知道这种事,对于实力强劲的修者而言也不是做不到的事。这个八方亭,这面突兀的峭壁,八成又有什么故事。看这八方亭的模样,似是荒弃很久。

    路平就这样静静地等候着,暗伏在了一旁的刘五和卓青,却还是不动声色。

    早在路平出现时,卓青就已经准备冲上,却被刘五一把按住,示意他不要焦急。

    “等等看。”刘五在地上轻轻划了几个字,向卓青示意着。

    卓青点头,对于刘五的耐心和小心,都是异常佩服。能在北斗学院里这样潜伏着,真的不是只凭实力就可以做到的。

    转眼,约定的八点已到。路平在亭内起身,四下又看了圈,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人过来。随后退回亭中,坐下又默默地等了会,八点一刻,当他再次起身时,刘五对卓青一使眼色,两人一起,从潜伏着的地方窜了出来。

    “动手!”刘五口中轻喝,人已直扑路平。有他亲自出手,卓青是否动手其实都无所谓,他这话,更多是在教卓青做事的方式。哪怕路平是一个毫无魄之力的普通人,但是他依然全力以赴,在第一时间先将对方制服。

    结局毫无悬念。

    路平纵然很快就有反应,但是没有魄之力的他,想应对刘五这快如鬼魅的一击全无可能。仿佛就是看到两个身影的下一瞬,刘五就已经欺近他身旁,只一指,就将他点倒在了亭中。

    路平不认识刘五,但是认识卓青,对方的目的实在不难猜出。

    这是圈套。

    路平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是,是谁。

    子牧?

    林天表?

    路平没去纠结这个问题,对于行事向来直率的他,这不是眼下的重点,所以暂时可以忽略不计。眼前这两个人的用心,才是重点。

    “你们有什么事?”他问得很平静,卓青这伙人对他的用心,他不是不清楚。但是,如果只是要他死,刚刚那一击就已经可以施展杀手,既然没有,那么对方显然还是有话要说。

    他一边问着,一边试着动了动身体。

    身体很难受,对方这一击,竟然没有用什么异能,只是用魄之力催动体能,发动的重手法的一击。若是什么异能,路平或还能利用销魄来禁锢,可是这样纯粹的打击,他反倒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对方是觉得不需要使用异能,还是说,很仔细地考虑到了某种可能性?

    路平一边想着,一边已经将林天表给他的音轨捉到了手上。无论林天表是敌是友,他还是准备试一试。

    但是马上,他就听到面前这人冰冷的声音。

    “右手。”那人的目光,像钉子一般钉在路平偷偷捏了音轨的右手上。

    女儿三岁了!忍不住又感慨一遍。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