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八十六章 机事不密则害成
    三人离开了。

    从他们出现,到结束谈话,整个过程也不过三分钟。刘五和严歌用极其含糊的对话,就达成了一次合作。

    严歌,愿意帮助刘五他们将路平引入他们的陷阱。

    而刘五,承诺在需要的时候,帮助严歌一次。

    刘五口中的我们,是指玄军帝国吗?

    至少林天表心下是这样以为的,只有这样,这个帮助才会显得尤其有份量。严歌身边可从来不缺能帮忙的人。

    不过对于严歌如此就舍弃了路平,林天表还是有些意外。

    在他看来严歌一直对路平是异常看重的,交待过他要多留意,这次为了帮助路平也很是费心张罗了一天,施展记忆碎片在个人精力上的耗费,那也只多不少。

    结果现在,没见他有太多思考,没见他有多犹豫,路平就这样被交易掉了。

    刘五、卓青那些人对路平的用心,那再清楚不过,他们要的就是路平的命。

    “这个事,你去办吧。”严歌忽然开口,刘五交给他的纸片,由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过,就这样朝林天表递了过来。

    “是。”林天表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接过了纸条,打开,向上看去。

    九月十九,晚八时,东山居,万方亭。

    这就是路平的丧命之时,这就是路平的葬身之处。

    东山居,林天表知道在哪。

    北斗七峰,天权、天玑、天璇、天枢四峰围成了七星谷,四峰之间相连而成的山脉,自然会分出东南西北。

    北山新院,位处天枢、天璇两峰相连的正北山脉之下。而这东山居,则在天璇、天玑两峰相连的偏东山脉上。居住着许多非七峰门生的北斗学院师生。除此天玑、天权两峰相连南山脉上的南山横院,天权、天枢两峰相连西山脉上的西山境,因为北斗学院的名气。那在大陆也都是人尽皆知的。

    但是这个万方亭,林天表却真不知道是何处。

    不过想来也得是这样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才符合刘五他们的需求,毕竟他们是要背着北斗学院的耳目,击杀一位已经被北斗学院纳入门下的学生。

    林天表记住了纸上的信息,两指一搓,那纸片便已化成了粉末。

    他不知道万方亭是哪里,但他并没有向严歌打听。

    严歌的行事,有很多他并不太懂的地方,也包括一切信息。还没有向他公开。

    但他很明确地知道一件事,很早就知道。

    青峰帝国的皇位继承人,他们林家,是坚定地站在二皇子严歌这边的。

    哪怕严歌现在看起来已被流放,哪怕大皇子严鸣早就是对方公开的皇位继承人。但是林家,却以林天表也不清楚的原因,继续暗中支持着严歌。

    所以他来北斗学院,继续提高自身实力是一方面,但配合照应严歌才是高于一切的使命。不过这使命可不能招摇,对严歌的任何支持都还只能暗中进行。任何可能招来闲言碎语的举动。都有可能在有心人的推动下挑拔起灭顶之灾。

    所以很多事,他都不知道。

    林家家主,他的父亲。也只向他解释过一句话:机事不密则害成。

    林天表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一直很好地控制着自己的好奇,把握着行事的分寸。

    “我去办。”到最后,他只和严歌说了这三个字。

    “好,你去吧。”严歌点了点头,送走了他。

    离开天权峰的林天表,很快回到了北山新院。刚进了一院大门,就看到卓青还在院里。

    “还没休息?”林天表笑笑说道。

    “正准备休息。”卓青也笑了笑。

    两人就这样很有同窗之谊地招呼了两句,各道晚安后便回房休息了。之前在七星泉边的相遇。以及那个交易,仿佛完全都没有经历过。

    林天表回到房间。简单洗漱后就躺到了床上。他没有一回来就去五院找路平,因为他准备至少自己先了解一下万方停是个什么地方。此外还要编造一个合适的理由,才好招呼路平过去。

    现在离九月十九还有两天,林天表不急。

    九月十九。

    距离天权峰找回记忆失败已经过去两天。这样的失败,霍英听闻后也只能徒之奈何,甚至因此又开了不少脑洞,想到了不少会因为这种原因在路平身上失去效用的异能。

    但是路平可没法因此感到高兴,这两天,他的心情并不如之前那么轻松。之前因为坚信院长绝不会害他,所以即使受此影响无法使用魄之力,他都不慌不忙。可是这两天,在有过霍英的提醒后,他仔细留意,终于确认了院长借命星留给他的这股魄之力是在持续消耗的,经路平粗略估计,或许不到二十天,这部分魄之力就会消耗殆尽了。

    早点发现这一点的话,路平可能还会高兴一些。因为这股魄之力消息,自然也就意味他又能用他的方式来使用魄之力了。可是现在,在猜到院长可能的意图后,在没借机掌握到院长留给他的这个异能,路平又怎么甘心就让它这样消失。

    两天。

    路平没有把希望全寄托在找回那晚的记忆上,他也试着去感知,去解读这股魄之力的运转,但是毫无进展。

    模仿,同时也成了伪装,路平所能感知到的全是这魄之力正在模拟的运转。

    他猜这个异能或许就是院长得意的绝活偷天换日,他或许就是用这异能来伪装自己,让人误以为他的境界有五魄贯通那么高。

    这异能是如此神奇,可路平的烦恼,并不是担心学不到这样神奇的异能,也不是可能因此失去了一个打开*锁魄的方式。

    让他介意的,是院长的这份心思。

    他怕自己最终什么也没做到,枉费了院长这一番苦心安排。在那身临死境之时,为他的未来筹划的安排。

    一定要找到办法!

    路平无时不无刻不在琢磨着这事,不过却也没有因此忘了其他事,比如喂兔子。只是喂兔子的时候,也总会全神贯注地去想这个事,因此也难免发生点失误。比如眼下,子牧的兔子刚被喂饱,结果又被路平捉来喂了一顿,而他自己那只,饿得直啃霍英的竹椅了。

    “放轻松,欲速则不达。”霍英提醒路平。

    “还有不到二十天,不速也不达。”路平说。

    霍英还没来及再说什么,院方被敲响,他和路平一道望去,看到林天表正站在门外,朝他们二人笑着。

    *

    哦,7月26日下午1点半,宁波书城签售,我好像又忘了在更新和大家说了……这次是签《全职高手》的简体,现在出到第二十册《蓝雨之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