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八十五章 交易
    “敌友?”严歌听到林天表这话,脸上颇为罕见地出现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永恒的敌友。”严歌似是回答林天表的疑惑,又似是在感慨,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林天表年纪虽不算很大,但世家出身,高到庙堂,远到江湖,各种勾心斗角的故事听闻过不少。听着严歌这话里的味道顿时一怔。这话中所流露出的,是一种怀疑一切的态度。这让林天表觉得,无论是他,亦或是他们林家,还或者是其他什么人,怕都无法得到眼前这人的绝对信任。

    严歌也察觉自己不小心暴露了内心,但话已出口,刻意解释反倒欲盖弥彰,于是笑了笑道:“所以,你这个问题,我真是很难回答,也不敢回答。”

    林天表点了点头,也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那接下来我们怎么做?”他问道。

    “怎么做?”严歌望着药雾中那昏暗的灯光,“我们先看看别人怎么做吧。”

    别人,那又是谁?

    林天表心中又有疑惑,却没有多问。他明白这种守密的原则,有些事你需要去做,并不需要知道,哪怕他这个青峰林家的次子,也是如此。严歌说要看别人怎么做,却又没有告诉他这个别人是谁,显然这件事就不会由他去完成。严歌身边不会只有他一个帮手,这一点林天表很清楚。

    “似乎有客人来了。”严歌忽然道。

    “我需要回避吗?”林天表问道。

    “不需要。”严歌说。

    “是。”林天表点了下头,跟着退到了严歌身后半步。那个在新人中鹤立鸡群的少年,这种时候总是恰如其分的收敛起自己的光芒。他站在自己该站的位置上,静静地等候着。

    说实话,他一点都没有感知到有任何人接近,在这七星泉一带他的感知似乎会变得迟钝。他不确定是不是这里环境的因素。但他更愿意相信这是严歌的某种手法。七星泉可也是天权峰乃至北斗学院很重要的一个地方,但是严歌在这里却好像在自己家一样方便自在。

    药雾渐渐被打开,三个人影越来越近。只是他们的模样。可一点也不轻松自如。近在咫尺的数步距离,他们竟然用了相当长的时间。直至来到严歌和林天表眼前时,他们脸上凝重的神情都还没有褪去。

    卓青。

    申无垠。

    林天表立即认出了他们当中的两位。

    一个是和他同期的新人,一个是来自北山新院四院的新人中的老人。更相同的是他们的出身玄军帝国护国学院。

    护国学院出身,就已经意味着某些东西,更别论卓青还是卓家的人。卓家虽比不了玄军四大家族,但是他们在玄军帝国的资历和忠诚,却让他们有了足够清晰的帝国背景。至于申无垠,林天表尚不完全清楚他的背景。但在北山新院这边,他是玄军帝国方面的领头人,和各路新人都很积极地打着交道。

    四院的人,那距离被学院踢走也就是一年的事了。这样的人,却还是核心头面人物,这当中的味道,林天表若还看不出那可真就是瞎子了。

    但是眼下更让林天表在意的,却还是这二人当中的那位。

    这人无论长相、衣着,还是气度,都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偏偏卓青和申无垠这两个有来头的人物,是跟在他的左右。此人的不简单由此已经可以看出,那么他的普通。只能是比起林天表更深的内敛了。

    林天表站在严歌身后,没有看到严歌的神情。此时严歌脸上,也正闪过一丝诧异。

    “好一个迷雾危途。”来人这时已经开口。

    “但还是拦不住真正的高手。”严歌说道。

    “拦不住,是因为并没有真的想拦。”来人说。

    “因为我想看看来得会是什么人。”严歌说。

    “是我。”来人说。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名字,应该是叫刘五?”严歌说道。

    “二皇子好记忆,我们只接触过一次,或者说那根本不能算是接触,想不到你竟然能叫出我的名字。”刘五答道。

    他称呼严歌为二皇子。这个称谓当然是没有错的,但是整个北斗学院。都没有人这样称呼严歌。即便是青峰帝国臣子家族出身的林天表,在这里对严歌的称呼都是严歌师兄。刘五的这个称呼。立意就很明确了。他不是以学院同门的身份在和严歌讲话,而是在代表着双方的背景。

    玄军帝国,和青峰帝国。

    “请坐。”严歌向旁指了指,就只是之前路平也坐过的那几个磨没了年轮的树桩。

    “多谢。”刘五迈步上前,说坐就坐。严歌跟着坐到了他的对面。林天表、卓青、申无垠这些人,此时都只是站在二者的身后,他们的目光有过接触,却都没有说话。

    “你会来找我,看来也有一定的了解。”严歌开口说道,这种意思极其不明确的话语,懂的人能听懂,不懂的人,那就什么也不听不出。

    刘五显然属于能听懂的,却也没有直接回答严歌。

    “你会放我进来,看来也是愿意听听我会说什么。”刘五说道。

    迷雾危途,是在七星泉这里设下的大定制。刘五他们三人费了一番周折才能进入,但是心下却清楚,若是对方存心要做阻拦,这迷雾危途足够给他们制造更多的麻烦,耗费他们更多的精力和时间。可是现在,就只是如此,这点到为止的微妙,刚从中通过的刘五,完全感受到了。

    “请说。”严歌很干脆地说道。

    “路平。”刘五只说了一个名字。

    “我能得到什么?”严歌问。

    “需要的时候,我们的一次帮助。”刘五说。我们是谁?刘五没说,严歌也不准备问。

    “一次?”严歌有异议的地方似乎在此。

    “他也只值一次。”刘五说。

    “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我的付出。”严歌微笑道。

    “你的付出很简单。”刘五说,“这个时间,让他去这个地点。”刘五竟然没有说出来,而是将一张纸片向严歌送去。

    他所要的,只是一次严歌的吩咐,他所要利用的,是路平眼下对严歌的信任。

    严歌没去看那纸条,对他而言重点只是一句话,时间、地点什么的,他似乎并不太关心。

    他想了没有太久,就已经站起身。

    “成交。”严歌说。

    “很好。”刘五点头,起身。

    “那就不送了。”严歌说道。

    “我们还需要闯出去?”刘五说。

    “你也没有付出太多,不是吗?”严歌笑。

    “那倒也是。”刘五竟然点了点,带着卓青和申无垠,重新走回了那片药雾。

    今天迎接了一次正午的骄阳!只可惜今天阴天好像没有骄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