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失败
    “开始!”

    严歌一声喊出,笼罩在双手上的魄之力立即打出,但却不是射向路平,而是射向了正漂浮在路平头顶上方的灯笼。

    彼岸浮灯!

    魄之力打在这灯笼上后,立即折了个向,仿佛是这灯笼集中照出的光芒,正对着下方射出,穿透水面,将路平的整个人都笼罩了进去。

    这些变化,路平看在眼里,却丝毫不为所动,连想都没有去想。他的念头,已经照严歌所吩咐的,彻底集中到了引星入命的那天傍晚。

    水浪浸泡肌肤的触觉,浪花拍打的声音,水面反射的各种光芒,浓郁的药香,随着这魄之力的笼罩,渐渐变了。这些原本清晰的感觉,忽然变得模糊起来,路平忽然觉得自己不再是是浸泡在七星泉中,而是站在观星台上。身边不再是微热的泉水,而是天权峰顶微凉的夜风。耳中所听到的,再不是水花,而是身遭诸多新人各异的呼吸。眼中所见,也不是水面反射的五光十色,而是一道道从天而降的魄之力光芒。

    记忆正在复苏!

    抬头仰望,星命图上,北斗七星身旁,一颗命星正从黑∝暗中渐渐变得清晰明亮,正是路平感知到郭有道命星的一瞬。紧接着那命星闪耀着光芒,就要从星命图上脱离落下,忽得就有一张网交织在了它的面前,那网叮当作响,竟然是由一条又一条的锁链纵横交错而成,密密麻麻,将是从那遥远的星命图。一直交错到了路平的面前。

    这不是应该出现在那天傍晚回忆中的内容。所有的一切。也在此时忽就断了。

    星命图消失,观星台消失。七星泉带来各种感官刺激在瞬间又重新清晰起来,路平还在继续集中的精神,但他从严歌脸上看到惊讶的神情,紧接着,严歌已经撤下双手,中止了记忆碎片的施展。

    刚刚开始的场面,进行了不过两秒。就已经中止,一旁的林天表也是满脸惊讶。

    “这么快?”他看得出已经结束,只是没想到会如此迅速。

    “不,失败了。”严歌摇摇头说。

    “怎么?”林天表看向严歌,严歌却始终在盯着路平,问题显然出在路平身上。

    路平的神情也很沮丧。那满天密布的锁链是什么他再清楚不过。但他没想到锁魄竟然阻挠了记忆碎片的运行,他可没有驾驭魄之力打开锁魄的口子去禁锢这外来的魄之力。

    “你身上有某种定制,阻挡了我魄之力和你的接触。”严歌这时说道。

    “是需要和我的魄之力接触吗?”路平问道。

    “是的。”严歌说道。

    “这可难办了。”路平皱眉。会被阻挠的原因他当然立即就清楚了。他的魄之力被锁魄禁锢着,严歌的魄之力当然接触不到。这就好像白礼的斩魄斩不到路平的魄之力一样。

    “你知道是什么定制?”严歌说。

    “是锁魄。”路平说道,对这个正在帮助自己的人。他当然没办法去隐瞒什么。

    “锁魄?”林天表惊讶不已,严歌则是愣了愣后道:“难怪了。你的魄之力被锁魄锁住的话,自然没办法联系得到。”

    “要联系,也还是可以,但是时间会极其短暂,这样有没有问题?”路平问道。

    “你有办法打开锁魄?”严歌惊讶,一旁的林天表也是同样。

    “不算打开,只是让它露出很微小的一个空当,极其短暂的一个瞬间。”路平说。

    “这恐怕不行,对记忆的修补,需要连续不间断地进行。”严歌说道。

    “这样的话,那就真的没办法了。”听到这个结果,路平不免有些郁闷。

    “先出来吧。”严歌显然更清楚这个问题是多么得无解,已经有了放弃的打算。

    路平从水里钻出上岸。严歌随手施展了两个异能,路平被浸湿的衣物就已经干透,甚至连药味都没有残留多少。可是眼下三人都顾不得把心思放在这等小事上。林天表还沉浸在惊讶当中,严歌则在思考着什么,干了衣物的路平也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

    “暂时帮不了你。”想了好一会的严歌,终于开口说话,带来的却不是一个好消息。

    “你说能制造出空当,这个空当是多短暂?”他接着问道。

    “这个……我形容不太清。”路平说。

    “短暂到无法用时间单位去准确描述?”严歌说道。

    “是这样。”路平点头。

    “看来我需要重新斟酌一番了。”严歌说道,“这一次,不能保证找到办法。”

    “不管怎样,都很感谢你。”路平说道,虽然空忙一场,但对方还是付出了相当的努力。他甚至有点不好意思没有向人提前说明自己的详细状况,否则眼下这一番白费的功夫至少是可以节省的。

    “你就先回去吧,我有没有想到办法,都会告知你的。”严歌说道。

    “那我先走了。”路平点了点头,向严歌道别。同时也留意到严歌只是说了“你”,而没有提林天表,很自然地也向林天表道谢道别,这才离开。

    望着路平的身影消失在了药雾中,林天表看向严歌。

    “锁魄!”他还沉浸在这异能带给他的震惊。这个异能虽然是束缚住了路平,但是藉此却也可以感受到路平的不凡。

    “是的,锁魄。”严歌的口气却异常平淡。

    “你早知道?”林天表从严歌的口气中听出些端倪,他的惊讶扫除得未免也有些太快了。

    “是的。”严歌说。

    “那天的星落是一个锁魄的定制?”林天表问。

    “不,远在那之前。”严歌说。

    “又是我暂时还不方便知道的情况?”林天表说道。

    “这不是因为不信任你,而是因为对你们林家的尊重。”严歌说。

    “我明白,我的话有些唐突了。”林天表说道。他确实明白严歌这话的意思:林家没有把这个情况和林天表交底,所以严歌尊重林家的态度,也不对林天表说多余的事。

    “但是至少能不能让我知道,路平和我们到底何种关联,是敌是友?”林天表说道。

    又迎来日出了!简直是东方不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