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八十章 自乱阵脚
    屋里屋外,一道门,一堵墙。对于白礼或是陈楚这种程度的修者而言都不算算是什么障碍。透视无非是个冲之魄贯通的二级异能,隔墙听听声音,那更是连贯通都不需要。

    但是白礼回避陈楚,却就只是走出了这道门,隔了一堵墙。

    这无非就是个态度。陈楚使趣,自然也就不会去使手段,他若用了手段,外面的白礼自然会感知到。

    所以两人就像普通人似的,就被被分隔开了。

    陈楚敲着桌子大叫,外面白礼是听到的,但是没有马上理会,他正听属下的汇报呢。

    路平,去找了严歌。

    属下带来的就是这个情报。最近出于谨慎,消息传递都不敢用异能手段了,唯恐半途被人截了去,到只是这样人对人相传的基础方式。

    “听到他们说什么了吗?”白礼问。

    严歌的身旁有他们的人监视着,盯着路平,那也不是白礼的一句空话。路平从离开天权峰后的一举一动,都被人或远或近的注视着。而他特意去找严歌,无疑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举动。

    “他想严歌帮他回忆一下新人引星入命那天晚上的事。”来人报告着。

    白礼知道严歌的手段,这种事找严歌并不唐突,至于缘由,白礼和林天表一样,马上想到路平是在那一晚失去了魄之力,想回忆那一晚的细节,八成是和找回魄之力有关。

    这些显然都不是白礼所需要的情报,从这里看不出二人有任何问题。

    “最后呢?”他想知道一下结果。

    “严歌说要准备,让他晚上九点一刻再去。”属于汇报。

    “还有别的吗?”白礼问。

    “没有。”来人回答。

    “继续盯着。”白礼说道。

    “是。”来人略一行礼,随即匆匆离去。白礼又在门外站了一会,这才重新推门进来。

    “怎么样?”他问陈楚。

    “什么怎么样?”陈楚反问。

    “该问的。或许你都已经问了,你觉得他怎么样?”白礼说。

    “坦白说,我不知道该问什么。”陈楚说道。白礼不在。他只是聊天式地问了子牧几个他有兴趣的问题。涉及这次大事件的他没有过问,只是等着白礼。

    “好。我问。”白礼说着,果然真就问了起来,可是问题并无新意,甚至让子牧有点茫然。夹云谷取知信的过程,他和路平已经讲过了,当时就已经回答了很多问题。现在白礼又挑着当中几个地方重问一遍,这,有什么居心吗?

    子牧找不到什么脉络。只能原原本本的回答,几个问题后,白礼看向了陈楚。

    “如何?”白礼问道。

    “我不觉得他有说谎。”陈楚说道。

    “这样啊……”白礼叫陈楚来的目的,就在于此,对陈楚做出的结论,他自然也没有质疑的必要。

    “那就先这样吧。”他点了点头说着。

    “我可以走了?”子牧问道。

    “不,你留在这,休息几天。”白礼说道。

    换是路平,那一定会换个缘由,但是子牧却不敢。只能把话都装在肚子里,郁闷地坐在那,看着白礼和陈楚一前一后地出去。房门带起。似乎也没上锁,可子牧也不敢多存什么心思,只能惴惴不安地继续在这里候着。

    “你什么打算?”门外,陈楚却已经在向白礼询问着。

    “瞧瞧有什么多余的反应。”白礼说道。

    “只是两个新人……”陈楚皱眉。

    “现在也没有别的线索了。”白礼微微叹了口气。陈楚过来的时候,同时也带来了李遥天对颜真盘问的结果。颜真是误打误撞的乱入,这点已经可以基本确认,但是他的乱入显然是有人布局,可是依着这个思路,怀疑顿时开始向着玉衡峰方面蔓延。会比较熟悉颜真。或是洞悉到他心态的,自然是和他更为接近的玉衡峰门生机会更多。但是颜真的朋友。也并不局限于玉衡峰……

    要梳理一个人的交际圈,本身就是很繁杂的事。更可怕的是,怀疑将沿着这个圈子开始蔓延。人际关系,可是可以无限放大,没有止境的一张网。

    “不能这样查下去。”

    陈楚带来这个结论的时候,同时也带来了李遥天的一句话。

    白礼没有立即表态,直至此时。

    “我想我们应该一起去见一个人。”他说道。

    “谁?”陈楚问。

    白礼却已经停下脚步,正站到又一道房门外。药房这边的很多空房,最近几天都不再闲置。

    陈楚是玉衡峰首徒,定制系方面也是大行家。马上可以感知到这门上所下的定制,即便是他,也不可能轻易废除,这门里的角色,自然也不是一般人物。

    当当当。

    白礼轻敲了几下房门,在听到里面应声后,这才推门走进,陈楚走进,看了房间里的人一眼,果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

    “你们怎么来了?”房间里的是靳齐,天权峰的首徒在三名天权峰门生被杀时就沾上了重大嫌疑,之后就一直被关押在这里。此时的他虽然面有忧虑,但气色来说还是不错,并没有因此就变得颓废。

    “新又发生了些事,想听听你的看法。”白礼说道。

    “哦?坐下说吧。”靳齐说道。可这一直闲置的空屋里并没有配备坐椅,靳齐说这话时却是朝地上示意。随即,北斗七峰中的三大首徒,就在这样一间陋室之中,席地坐成一个三角形。

    “陈院士,做了这样一个安排。”白礼随即就把陈久利用路平和子牧二人的叙述了一遍,靳齐静静地听着,直至白礼完全说完。

    “现在已经可以确认颜真与此事无关,但是挑动他的这个恶手,着实难查。”白礼说道。

    “对方非常了解我们。”靳齐开口道,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极其自然,似乎一点都没有意识到眼下他的处境其实就是他口中所说的那个“对方”。

    “这些天,我一直在想,这整个事,究竟是如何发动的。”靳齐说。

    “我想我从一开始就走入了一个误区。药簿的篡改,我以为对方是想掩饰他们的意图,但是恰恰相反,这个动作,或许就是为了让我察觉。”

    “颜真对两个新人的怨念只是最近才产生的,他们都能利用起来。我的行事风格,我对药簿的熟悉,恐怕早被他们洞悉。”

    “所以我认为,局面是他们刻意引导到这地步的。他们想针对的不是某一个人,不是药房的存药,而是整个天权峰,或者北斗学院。他们想要的,就是眼下这个局面。”

    “天权峰上,眼下人人自危,尤其在药膳房工作过的,怕是已经全部处于监视当中。”

    “接下来呢?或许你能查出一个两个甚至更多有问题的门生,但是,什么时候算是个头呢?”

    “所以从发现药房七库被盗那一刻起,整个天权峰的人,尤其是药膳房方面的人,怕就已经失去了信任。最稳妥的办法,大概就是将所有人都调换。”

    “药膳房会被大换血,可如果对方的目的,就是在这换血过程中才完成对药膳房的全面渗透呢?”

    白礼、陈楚的神色纷纷都变了,这种情形,实在不难预见。

    “再说回颜真。”靳齐说道,“我想,这恐怕又是一次将计就计。利用颜真,将怀疑进一步地扩散出去,对方或许并没有我们所以为的那么大影响,但是设局让我们一次又一次的自乱阵脚,他们的影响会在这过程中不断滋生出来。”

    “李院士想必已经意识到这样发展下去会极不利,所以才表示不能这样一直顺藤摸瓜地查探。”靳齐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