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各方进展
    几天前实在是一个很笼统的时间。∑,对于北斗学院,对于路平、严歌,对于很多人,这几天发生了非常多的事。

    发现药坊七库被盗,是几天前。

    发现三名天权峰门生被杀,是几天前。

    发现药房弄错了药物,也是几天前。

    路平说的几天前,到底是哪个时段?严歌很仔细、很认真地问着。

    “是新人引星入命那天晚上。”路平说。

    “哦,那一天。”得到答案的严歌似在盘算日期。那一晚,有两位新人引星入命引发了异能,有星落轰塌了半个观星台。但是之后不久药膳房就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观星台上那点事顿时有些不值得入眼了。

    但严歌却还是很仔细地想了想,然后说道:“时间越具体越好。”

    哪一天,已经确定了。但是一天之中还有二十四个小时,一千四千四十分钟。记忆的信息,一分一秒都有可能不同。

    “这个……”路平有点踌躇,准确的时间,说实话他没有留意,有点答不上来。

    “是想回忆发生星落时的事吗?”一旁的林天表,忽在此时问道。这并不难猜,他甚至有点猜到路平想回忆清楚那段时间的缘由。星落,是冲着路平砸去的,他虽未受伤,却因此失去了魄之力,他显然是想找回魄之力,所以想极力回想那一刻的所有细节。

    路平的回答,肯定了林天表的猜想。

    “是的。”他点头,“从星落。到之后约摸半个小时吧。”

    星落发生后。郭无术瞬间赶到。带走了他,然后就是开阳峰顶发生的事,到暗行使者向他动手时察觉到无法运用魄之力,大致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

    “星落发生,大约是晚九时一刻。”路平记不太清的时间,林天表却给出了答案。事实上记住这个时间的新人有很多,因为星落那一刻,所有人的引星入命就到此为止了。无论是完成的,还是未完成的,当中也包括因此而特别让人觉得遗憾的林天表。他可是引发了银河九天的异象,却功亏一篑在了这样一个意外上。

    但是眼下提到这所有人都为他遗憾的一刻时,林天表自己却没有流露出什么情绪,只是准确地把时间说了出来而已。

    “可以吗?”路平看向严歌。

    “应该没有太大问题。”严歌想了想后说道,“但我也需要做一些准备。这样,晚上九时一刻之前,再到这边来。”

    “需要帮忙吗?”路平问道。

    “你帮不上什么。”严歌笑道,“能准时来。让我们在九时一刻准时开始,就可以帮我省很多事了。”

    “好的。我一定准时。”路平点头,随即就向二人告辞。林天表也是要找严歌的,眼下有什么事却还没说,自然不会跟着他这就离开。

    “不送。”严歌一边说着,一边虚指点划了几下,路平的身遭顿时出现一个单独的结界,将这药雾隔在了身体四周。

    “可不能走得太慢。”严歌朝路平笑道。

    “多谢。”路平再次致谢,转身退走,那结界就这样跟护着他。严歌和子牧一起望着他的身影消失,而后身边再无旁人。严歌神色不变,但是林天表的神态举止,却立即有了细微的变化。原本站在严歌身侧的他,很自然地又向后微退了半步,双手笔直地垂在身侧,头微微颔着,恭敬的模样,就如林天表的任何举止一样完美无缺。若从学院师兄弟的角度来说,这样的恭敬未免有些太过。但若是皇子与家臣的身份,这样的态度,就恰如其分了。

    严歌显然也察觉到了林天表这细微的变化,却没有说什么。微微笑了笑后,迈步从林天表的身侧穿过。

    “跟我来吧。”他说着。

    “是。”林天表欠了一下身,迈着很匀称的步伐,始终如一的保持着半步的距离,跟在严歌的身子斜后。

    两人向着更深处走去,药雾变得更加浓郁,若非有严歌做出结界隔挡,怕是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林天表耳中听着泉边有人声传来,但即便他有冲之魄贯通的境界,却也看不清那边的景象。

    严歌就在这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也立即停步的林天表,在他转过身后,立即又向后退出了几步。

    “有关这个路平,你知道多少?”严歌开口问道。

    “并不太多。”林天表一边说着,一边将自己从其他人那里听到的一些有关路平的信息说了出来,大多是从玄军帝国来的学生那里听到的路平的一些行径。

    这些并不是什么隐密,属于路平身上最容易被打听到的事迹。而从这些旁人几经添油加醋后的转述,内容也多了不少水分,但是严歌却始终没有打断,只是静静地听着。

    “就是这些了。”林天表终于讲完。

    “看来你果然不知道他的来历。”严歌说道。

    林天表微微一怔,严歌这话中带话,似乎意有所指。

    “我应该知道吗?”林天表疑惑问道。

    严歌笑而不答,却是换了个问题:“知道你大哥在做什么吗?”

    “具体的,不是很清楚。”林天表说道。

    “你们很久没有见过了吧?”严歌说道。

    “是的。”林天表点头。他的大哥也就是林家这一代的长子,姓林名天仪,比林天表大三岁。三年前不声不响的离家后,林天表就再未见过。仅从他的父亲,林家这一代的家主林知远那知道,大哥是领了什么任务。至于具体情况,他就没有再被告之了。三年里,也没有任何人会再提这件事,直至今日。此时。严歌却突然向他说起他的大哥林天仪。

    “或许不久你们就会相见了。”严歌说道。

    “因为路平?”林天表有些惊讶。他倒是从未想过这个在他看来只是偶然出现的少年。和他失踪三年的大哥会有什么牵连。但是严歌此时顺着路平的情况说到了他大哥,这二者之间又岂会没有什么关系?

    “你暂时不需要知道太多。”严歌笑道。

    这路平,难道也是我们的人?

    林天表心中画出了一个问号,但是严歌已经说过他不需知道太多,这个问题,他也就没有再问出口。他保持着平静,等候着严歌的进一步安排。

    “先给路平把晚上的事准备起来吧,多余的话不要说。有眼睛。”严歌说道。

    “明白。”林天表点了点头。他知道严歌因为与最近的大事件有点牵连。所以在这天权峰上也遭受着一定程度的软禁。只是因为他本人并没有表现过要离开的意图,很主动地就在这边帮起手来,所以也没有闹出任何不愉快的场面。但是学院也并没有因此就放松了对他的监控。他这个事件相关者,以及天权峰的所有门生,眼下其实都处于被监控中。

    如此被怀疑,虽然让人很是不爽,但是药房七库被盗这样大的事,即使是天权星陈久也无话可说,甚至对此感到愤怒。所有人也只好默默忍受,只盼着快些找到罪魁祸首。然而数天过去。事件并无明显进展。眼下,各方依旧在继续积极地寻找着突破口。药膳房这边平日不用的空房。眼下一间间都成了临时的囚房或是审讯室。

    天权峰首徒靳齐依然被关着,李遥天正在盘问着自己的门生颜真,相临的又一间空房中,被白礼带回的子牧被关在了这里。在被饿了一顿午饭后,白礼才重新出现,一同前来的,却还有玉衡峰的首徒陈楚。

    “陈楚师兄!”子牧看到陈楚,有些激动,这位首徒在他看来就要亲切太多了。

    陈楚笑着点了点头了,还没来及开口说什么,就有一名暗行使者匆匆来到了白礼身边。稍稍示意了一下后,白礼看了陈楚一眼,说了声“稍等”,就跟着暗行使者一起走出了房间。

    “真是无情啊!不知是什么情报,竟然都不让分享。”陈楚摇着头,感慨着。子牧陪着笑了两下,心下却依旧惴惴不安。他只是个一无所知的小人物,却在这样的大事件中被来回摆布着,接下来会是什么样的命运,他自己丝毫掌握不到,甚至连期待,他都找不到方向。

    “那小子这几天怎么样?”陈楚却和他聊了起来,不过却是在打听路平的情况。

    “他……也没怎么样。”子牧想了想,要描述路平的状况,还真难,因为实在是太普通了,根本没有什么可说的。

    “魄之力恢复了吗?”陈楚问道。

    “还没有。”子牧说道。

    “你和他关系不错,知不知道他是什么境界?”陈楚问道。

    “不清楚。”子牧摇头。事实上路平和他说过,然而他把那当成是一个玩笑,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此时所流露出的“不知”,自然是极为真实,开启着“洞明”的陈楚,没从子牧身上感知到任何不妥。

    于是他也就不多问什么了。这让子牧松了口气,他当知道陈楚确实只是和他闲聊几句而已,所问的这些,只是满足他个人的好奇。对于眼下这些事,陈楚只觉得麻烦,他真心不想参与,但作为玉衡峰首徒却也要履行应尽的义务。于是白礼邀他来给子牧测测谎,他也就来了,结果白礼却是翻头就跑外面说悄悄话,这让陈楚觉得挺无趣。

    “好了吗?”他忍不住敲了两下桌子,朝房间外喊了两声。

    久违的三千!今还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