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七十八章 七星泉
    “卓五?”听到这名字的卓青,惊讶地叫了出来,“他怎么会在北斗学院?”

    申无垠笑了笑,暂时却没有回答。因为他知道卓青自己大致都可以想得到,至于更多的,他也不会太清楚。他仅仅是玄军帝国安插在北斗学院这边的一个接引人,若说前途和将来的地位,未必能高过卓青,卓家可是玄军重臣。而这个原名卓五,现名刘五的人,据申无垠所知,原本就是卓家的一名家将。至于为何做出这样的安排,他在北斗学院又承担着什么使命,申无垠就并不知晓了。他只知道,若他在北斗学院有什么事拿不下主意或是要指示时,他要找的人,就是这个现名刘五的人。

    “多的我也不太清楚,你还是亲自问刘五师兄吧。”申无垠最后这样对卓青说道。

    卓青点了点头,倒也不再多问,显然意识到这事不是那种可以随便挂在嘴边说三道四的。

    护国学院二人去找他们更高级的接头人了,路平却跟着林天表,又回到了天权峰脚下,跟着就再度走上了那条山路。

    “严歌师兄是在这边吗?”路平随口问着。

    “是啊。最近学院不是出了大事吗?和严歌师兄似乎也有些瓜葛,所以这些天他一直是在天权峰这边的。”林天表说着,一边看向路平。有瓜葛的,可不只是严歌,身边这路平,听说也在某种程度上参与了此事。

    “嗯,是的。”路平点了点头,倒也不避讳这个话题,“我们那天是一同发现了药房的药材有异,谁想到最后竟然牵连出这么大的事。子牧到现在还被人带去问知呢。”

    “子牧,他有什么问题?”林天表问道。

    “这正是他们想要知道的。”路平说道。

    “事关重大。学院行事难免会更加严谨一些。”林天表很是通情达理地说道。

    路平点了点头,这个道理他也明白,这也是他对于白礼的纠缠以及扣下子牧并没有太在意的原因。

    两人边聊边走。很快就到了药膳房,这里。目前可就不是可以随意进出的区域的,可药膳却又是学院很多师生修炼时必须要用到的东西,完全封闭也无可能。所以药膳房内一边来了很多各峰的门生在严查,一边却还在正常运转着。

    守在药膳房出入山口的,依旧是几名玉衡峰的门生。他们在这里设下了定制异能,若没他们的许可,倒不是说绝对无法通过,但闹出很大动静是必然的。

    路平和林天表自然是先停在了异能结界外接受盘问。一听到二人是来找严歌的,几位玉衡峰的门生神色立即缓和了很多,严歌在玉衡峰上显然拥有很好的人缘。几人不但放行了两人,还向二人指明了严歌的所在。

    “在药潭那边。”一位门生说着。

    “谢谢。”林天表道过谢后便往里走,路平跟在后边。这边他虽来过两三次,却依然不怎么熟悉,这药潭便不知道指得是哪,但林天表看起来倒不陌生,一路上也并不问,在这半山腰上绕了半圈后。到了个僻静处,一股潮气扑面而至,眼前竟是一片雾霭。散发着浓郁的药香。路平没在意吸了一口,只觉得头都有些昏沉。

    林天表到了这里也就不往里走了,站定后唤了一声:“严歌师兄。”

    “谁在那边?”立即就有人回答,跟着雾霭里渐渐清晰起了一个人影,先让人注意到的,就是那一头亮眼的银发。

    “是天表啊。”走出来看到林天表后,严歌微笑着唤了一声,但是随即看到一边的路平,却是微微怔了怔。

    “路平?”略带疑惑的。但还是先朝路平打了个招呼。

    “严歌师兄。”路平也招呼了一声,刚刚那股昏沉劲还没过。可路平也不能因此绝了呼吸,只能尽可能呼吸得轻柔一些。想以此来慢慢适应这药味的冲击。

    严歌只看了路平一眼,却已经看出他遇到什么问题,微微笑了笑后,伸手一挥,那雾霭竟是向着四面荡开。

    “过来吧。”严歌对二人招了招手。路平跟着林天表走上前,临近严歌身边,顿时发现那药香味竟一点也不见,竟是被严歌施手段阻挡在了一定范围外。

    “是药三分毒,更何况这里乱七八糟,都不是什么成药,这里的药气还是少吸入几分为妙。”严歌对二人说道。

    “那严歌师兄你最近天天在这边?”林天表关切地问道。

    “我自然也是有法子的。”严歌笑着说道。至于他的法子是不是他眼下正在施展的手段,他也没去解释。

    两人跟着他走得深了些后,终于看到了这雾霭还有浓郁药香的源头了。

    这半山窝里,竟是藏着一汪不大的泉水,上面满满地覆着各类药材。只有七处,药材一刻不停地向着四周翻滚,却是七处泉眼一刻不停地在喷出泉水,搅得整个泉池像是沸腾了一般。就是从这泉池中,药气不断地升腾,最终将这片山窝整个都弄得云里雾里。

    “七星泉!”林天表的见识,那比起子牧,不只驳杂,还会更加准确。毕竟他获取知识的渠道不是子牧这个天武学院的平凡学生可比。

    “是啊,这就是七星泉了。”严歌点头说着。

    北斗学院,以七为名的东西实在太多。七峰、七院士、七星谷、七星楼……但凡是以这样命名的,那在北斗学院可都是举足轻重的所在。这七星泉,只听林天表和严歌说话的口气,便知绝不简单。

    但是路平对此,却没有多大兴趣,跟着看上几眼就算是凑趣完毕,末了,倒是要表明他的来意了。

    “严歌师兄,我是有事来找你的。”路平说道。

    “啊?”严歌看路平对这似有些茫然,还真准备就这七星泉说道几句,谁想路平茫然归茫然,却无多大好奇,很直接地就表明来意了。

    “有什么事?”他也只是微怔,随即就又笑着问道。

    “我有一点东西,想不起来了。霍英师兄说你可以帮到我。”路平说。

    “这个……也有一些限制,比如说太过久远的事,我怕是也无能为力呢。”严歌说道。

    路平一愣。严歌没这样说的话,他倒真没往这边去想。眼下这么一说,他才意识到如果有这样的能力,帮着回忆回忆自己幼时的事倒是不错,因为路平的记忆从一开始,就已经是在组织被实验了。可他至少记得,当时他的身型,总也该三四岁的模样了。但这三、四岁之前的事,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不过眼下严歌这是一边提醒,一边已经断了路平这念想。不过路平对这本身也没多大期待,倒也没在意。愣了下后,就继续说明他眼下需要的的。

    “不算太久呢,就几天前,可以吗?”路平说。

    “几天前?”严歌重复了一下,“这个,我恐怕需要一个准确的时段。”他看着路平,缓缓说道。

    到上海后,台风居然转道了,微微有点失望,我还没看见台风呢……好吧其实我是来签售的,来ccg的小伙伴明天见!(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