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敌人的敌人
    林天表话里的意思,在其他人听来已经再清晰不过,这是对路平有了拉拢的心思。他刚刚似乎是代表青峰帝国,对路平提供起了庇护。

    饭堂内玄军帝国来的学生神色立即变了,尤其是护国学院几位。

    没有人会怀疑林天表是不是能代表青峰帝国做出这样的决定。他背后的林家,对青峰帝国有足够的影响力。收留一个玄军帝国的通缉犯并予以庇护,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三大帝国之间,谈友好那一定是假的,正经想法都是吞并其他两家一统这片大陆。

    所以把玄军帝国得罪狠了的路平,想在青峰或是昌凤帝国找个依靠其实一点都不难。不过能得到林家人的表态,那力度自是大不一样。比起躲在北斗学院可能还要更加可靠一些。毕竟学院里鱼龙混杂,差不多可以说是整个大陆势力的投射。玄军帝国势力的学生不会就此轻易放过路平,只是没办法那么大张旗鼓,这里的规则,终究是由北斗学院来制定和执行的。

    但若彻底投靠了青峰帝国,那后台可又结实了几分。毕竟北斗学院在这等矛盾中只会保留事不关己的中立态度。至于青峰帝国,那是彻头彻尾站在玄军帝国对立面的敌人。

    敌人的敌人,那就该是朋友。

    林天表也是多少猜到了路平进入北斗学院的意图,所以在他看来,他提出的这个建议非常契合路平的需求。总不能就这样在北斗学院里缩一辈子吧?对于绝大多人来说,四大学院也只是他们的镀金地,大家的理想和抱负终归是要到这片大陆上去施展,而不是在学院中一味地修炼。修炼,从来都不是最终目的。

    但是林天表没想到路平给出的却是这样一个回答。

    如果青峰帝国通缉和追杀我,我该怎么办?

    这听起来像是一个玩笑。可路平的模样很认真,他因为相信这种可能性,所以推倒了林天表给他的建议。

    原本计好的说辞。林天表顿时也说不下去了,最后也只是嘿嘿一笑道:“那我只能希望派出执行任务的人不是我了。”

    “最好是连通缉也不要有。”路平感慨道。他其实并不喜欢找麻烦,只是不知为何麻烦总是主动找上他。

    “总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开口。”林天表说着,若有意若无意的目光,竟是向着玄军帝国护国学院的几位扫了一眼。

    这立场就表现得异常清晰了,即使路平拒绝了林天表的建议,但是林天表依然执行着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的原则。

    “哦?”路平却是没在意这一点,听林天表这样说后他倒是马上想起了一件事,“你和玉衡峰的严歌师兄好像是认识的。”

    “是的。”林天表点了点头,微微有点惊讶路平怎么突然提到了严歌。

    “我有点事正准备要去找他,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他吗?”路平说道。

    “巧了,我一会也正要去找他。”林天表说道。

    “咦,那方便的话正好带我过去。”路平说道。

    “这自然是方便的。”林天表欣然应允。

    “谢谢。”路平点了点头,饭菜顿时吃得更快了。林天表比他来得早,所剩本就不多,两人接着也没再聊什么。很快同时吃完。

    “现在就去?”林天表征询路平的意见。

    “可以。”路平点头。

    于是两人一起离开饭堂,便向着七星谷外方向走去。饭堂内还没离开的学生,只是愣愣地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

    这路平……

    每个人都在心下嘀咕。看到他和林天表轻轻松松处得这么融洽,所有人都嫉妒不已。而玄军帝国护国学院的几个,在离开饭堂后立即也议论了起来。

    “这个路平,居然轻轻松松就搭上了林天表!”申无垠皱着眉头说道。卓青几个,跟在他们这位师兄身后,神态比起之前要恭敬许多。

    前次在五院惹下的麻烦,算下来得说是靠申无垠给解了围。不过让他们对这位三年都没离开北山新院的师兄收起轻视之心的,还因为申无垠向他们几个新人交了底。

    他还在北山新院,绝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不足以离开。而是因为,玄军帝国交给他的任务。就是留在北山新院。

    这样的一个角色,也算是玄军帝国在北斗学院内的一个传统了。北山新院是所有新人进入北斗学院的第一个落脚处。在这里安排一个可靠的学生,一来对本国的学生有个照应,再来,和各路新人建立好关系,先人一步笼络人才。

    要知道北斗学院的新人来自五湖四海,带着各种各样的理想和目标。对于玄军帝国来说,能进北斗学院的新人那就已经是一等一的人才,不问出身,只要是愿意投靠玄军帝国的,一律欢迎。而这种笼络,他们从北山新院就开始经营,可说是相当深谋远虑。

    申无垠就是近三年来在北山新院承担这一使命的人,自然也就成了北山新院这里玄军帝国势力的头目。不过他们再怎么争取笼络人才,也不会把主意打到林天表身上。

    学院的出身,在林天表这里都不是最重要的。青峰林家的出身比他们玄军护国学院的身份还要来得可靠。青峰林家的人投靠玄军帝国?恐怕喝再多的人,都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胡话。

    但是林天表这样的人,对申无垠而言是很大的威胁。他是费尽心机地去交好笼络别人,林天表呢?站那不动,都有人上赶着往他身边凑,林天表若是想笼络点小伙伴,那简直就是勾勾手指的事。事实的发展,也真如申无垠所意料。林天表虽没多主动,却也恰如其分地和所有人都处得特别好,隐隐已有一呼百应的架式。

    申无垠不确定林天表是不是也有和他一样的用心和目的,但他的破坏已经彻底影响到了他的大计。别说新人了,在北山新院已有一年、两年的,本已经被他处得相当不错的旧人,此时都被林天表光环吸引,凑在林天表身边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这一状况,申无垠还没想到怎么解决呢!结果这次林天表主动出击,竟然直指他们在这边的大对头路平。

    路平会怎样,说实话申无垠并不关心,反正这肯定是一个他们不会笼络的目标。他真正感到焦虑的,是林天表在路平这里清晰暴露了他的用心。此人若真有这种心态,那才是申无垠的最大障碍。

    “不行,我得走一趟。”从饭堂离开回住处的半道上,申无垠忽然停下脚步,就有了决心。

    “去哪?”其他人纷纷问道。

    “卓青你和我一起去。”申无垠说道。

    “哦?”卓青没拒绝,只是略希望申无垠有所解释。

    “要见的人,你应该不陌生。”申无垠说道。

    “谁?”卓青问道。

    “刘五师兄。”申无垠说。

    “我不认识这个人啊。”卓青摇头。

    “他以前的名字,叫卓五。”申无垠在领着卓青走出去挺远,四下再没人后,这才开口说道。(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