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七十五章 流水账一般的举动
    “是吗?有什么方法?”路平虽然见识少,但听霍英这话,顿时也明白,这肯定是有什么异能可以帮助人恢复模糊的记忆。【

    虽然记忆在魄之力理论中属于英之魄,是六魄之力的终点,无法直接驾驭的第七魄。但是可以影响到记记的异能确实存在。比如西凡的断痕,仅凭精之魄单魄贯通就能实现记忆抹除的异能。因为有过这种见识,所以霍英一说到这,路平的反应倒是很快很准确。

    “严歌。”霍英说。

    “他有办法?”

    “是的。他应该可以帮到你。”霍英说。

    “好吧。”路平点了点头。

    “这就去吗?”霍英看到路平雷历风行地已经准备动身。

    “还没有,稍等会。”路平是动身,却是走回了自己的房间,不大会,抱了他的兔子出来。

    “兔子还没有喂。”他对霍英说道。

    “还有心思喂兔子。”霍英有些无语。

    “终归是要喂的。”路平一边说着一边又进了子牧的房间,将他的兔子也捉出来,两只一起喂了起来。

    霍英坐在竹椅上,就这样静静地看着。

    路平的平静,路平的淡定,又一次将他触动。这份沉稳,简直就不像是一个少年。

    但是霍英却一点都不觉得意外。

    一个六魄贯通的天醒者,却被锁魄给禁锢着,这是怎样一种从天堂到地狱的绝望?而他,却生生从这样的绝望中爬了起来。眼下又一次面临无法使用魄之力的状况。他依然平静。不慌不忙。

    让霍英动容。让霍英佩服的,就是掩饰在这从容淡定之下的坚韧。如此再一联想到自己,霍英不免要有些惭愧。

    他所面临的是不治之症,那自然也是很深的绝望。可是对于一个修者而言,他并不觉得这份绝望会比失去魄之力可怕多少,更别论六魄贯通却被禁锢这种强大的心理反差。

    他看起来也很平静,每天从容淡泊地坐在这院中的竹椅。可是霍英自己心里清楚,当自己收获这一消息时是怎样的心情。如今他满不在乎地等待着死亡,其实是心灰意冷到了极致,他没有做多大的抗争,就已经绝望了。

    如果自己是路平,会怎样?如果路平是自己,又会怎样?

    他不敢肯定路平是他,拖着这病体会点燃什么奇迹。但是他敢肯定,如果他是路平,在如此可怕的绝境中,没准都已经自己了却生命了。

    不遇到这样的家伙。真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没用啊……霍英心下感慨着。路平这时也将两只兔子喂完,分别又放回了房间。

    “你吃完饭没有?”然后他问霍英。

    “吃过了。”霍英说。

    “那我自己去了。”路平说着。走出了院子。

    喂兔子,喂自己,路平倒是都没有忘。不过此时饭点已过,饭堂里吃饭的人已经不多,剩余的冷汤剩菜都在被清理中,路平带着他的伤血迹斑斑地出现在饭堂时,实在不像是来吃饭的,倒像是来寻仇的。

    所有人注视着路平,看着他默默走进来,默默走到那些正在被清理的剩菜前,默默地打了饭菜,默默地吃着。

    一切其实都很平常,在路平看来这都是流水账一样的过程,哪有半点出奇之处?偏偏所有人却都要以异样的目光看他,觉得他很不寻常。

    怪人。这是所有人的看法。

    废物。这是路平刚被逐去五院时大家的认知。

    如果印象就只停留在这,那么路平在北斗学院的际遇倒是和在摘风学院时完全一样了。不过这次并没有,在护国学院那几位跑去找路平麻烦,结果被五院里的住客打了半死不活,再到营啸这个新人中与林天表齐名的强人主动搬去了五院后,五院在所有人眼中就彻底不一样了。这似乎并不如前辈们所说,是北斗学院最没前途学生的居住地?

    但是再好奇,终究还是没人敢踏上去拜访一下。之前是嫌弃,现在对五院,所有人都有几分畏惧了。不过这分畏惧,暂时还不包括对路平和子牧。这两个,一个没了魄之力,一个只在感知境,这点大家都是可以确认的。

    只是因为路平出现的仪态着实有点吓人,才让大家保持了片刻的关注,但是很快,饭堂里恢复了原本的景象,每个人都将自己的眼线回归到原本关注的地方。

    林天表在新人中,无论到哪里都是倍受关注的。只要有机会,他的身边总是会围着不少人,吃饭的时候尤其是。在不理会路平后,这一桌子的人,视线就又回到了他们同桌的林天表身上。

    但是林天表却在此时轻轻站起,端起了他的饭菜,向所有人报以一个歉意的微笑。

    “天表你吃好了?”有人问着。

    “没有,我去那边。”林天表说着,移动脚步。

    所有人望去,看到林天表端着饭菜走向的,正是路平。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都是主动和林天表结交,但是那个小子,却是林天表主动过去招呼。

    不只他们这一桌,几乎所有人,都留意到了林天表的举动。他比路平更受关注,而他的举动,也更让大家惊奇。路平的举动,其实平淡无奇。

    “可以吗?”走到路平桌前的林天表客气询问着。

    “随意。”路平抬头看了他眼,口气也很随意。

    “谢谢。”林天表的礼数很周全,他的形象任何时刻都是无可挑剔的。

    “你看起来,有点不太好。”坐下来的林天表,主动和路平搭起话来。

    “还好吧。”路平说。

    “怎么会受伤的?”林天表问道。

    “遇到点麻烦。”路平说。他没有拒人于千里,可是这种含糊其辞的回答,实在也半点亲近的意思也没有。

    这对林天表来说比较陌生,无论是在东都,还是来到北斗学院,他一直都是焦点一样的人物,大多是别人对他主动示好,而当他向他人释放友善时,得到的回应也往往都很热情。

    路平不是。

    他没有不理会林天表,不过显然他对林天表的关注远不如他盘中的冷菜,只有在回答林天表的话时,会略略停一下。

    场面一时间有点冷,但林天表却好像没有感觉到这份尴尬。

    他依旧在微笑着,像路平一样关注起路平的饭菜来。

    “你的菜都凉了,要不要我帮你热一下?”他问道。

    *

    7月12号在上海又有活动,是的,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