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们的关系
    “什么意思?”路平问道。

    “这……似乎并不需要向你解释。”白礼说道。他的模样,很像是无事生非。不过白礼自己清楚,将这两人分开单独盘问,是他来时就已经做好的打算。

    陈久设下的套钓出了个颜真,可就目前颜真的交待来看,这并不是他们希望找到的人。陈久从中意识到可能有人暗做手脚利用了颜真,可是白礼却对路平和子牧有了怀疑。

    一个感知境,一个用不了魄之力。

    两人这样的实力,竟然无所畏惧地就接受了陈久的托付。这样的自信和勇气,白礼觉得值得怀疑。他们不可能意识不到可能的危险?而以他们的实力,难道会以为自己有应对危险的能力?

    事实上两人还真遇到了。

    颜真,玉衡峰李遥天的门生,四魄贯通,在北斗学已属上流的实力。结果最终,竟然是他仓皇而逃,这当中肯定有些古怪。

    颜真那边交给李遥天去进一步了解了,白礼则不想就这样放走路平和子牧。他的想对二人分别盘问。不过赶上来做了初步接触后,路平让他觉得很不好对付,况且有老师那一层关系,总是有点顾忌。于是就又有了新的主意。子牧,带走盘问;但是路平放任他行事,然后暗中监视他的举动,或许会发现什么端倪。

    白礼这样想,也就这样做了,至于不解释的态度,一来这个打算当然不能告诉路平,再来给路平添点堵他并不介意。在调查路平的过程中他有所了解,这小子性子很烈,在瑶光峰的时候居然敢向实力远超他的周崇安挥拳相向。眼下若也如此生事,白礼倒正好有了出手教训的理由。

    “好吧。”谁想路平对他这不解释的态度一点都没介意。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望向子牧:“那我先回去了。”

    “哦。”子牧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然后就看着路平转过身很从容地离开了。白礼稍打了个眼色。那两位暗行使者心领神会,在路平的背影转过山弯时。他们两人也再度消失。说是要被带下去的子牧,最终却被留在了白礼身边而已。

    白礼注视着他,子牧紧张地咽了口吐沫。这沉默的气氛他有些受不了,主动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白师兄留我有什么事?”

    “有关路平,你知道多少?”白礼问道。

    子牧心下长出了口气,果然,对方更关注的还是路平,自己一个感知境的小角色。又能引起多大关注呢?

    也不知该高兴还是该失落的子牧,对这个问题却只是摇了摇头:“并不知道太多。”

    “但是你似乎就是他在北斗学院最亲近的人。”白礼说。

    “也没有几天。”子牧说。他倒不是想和路平撇清关系,他讲的一切都是实情。认识路平,也不过到了北斗学院的这几天,两人虽然在一起,但确实了解得并不算多。

    “他不是一个话多的人。”白礼说道。

    “但在新人试炼的时候,他却不计后果地给予了你很重要的帮助。”白礼说道。对路平和子牧,他已经做了不少调查,这两人的关系是他注意的一个重点。在对二人有所怀疑后,新人试炼时路平对于子牧的帮助。顿时成了他眼中的又一个疑点。

    但是听到这个问题,子牧却笑了笑。

    “对我来说很重要,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新人试炼的情景,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路平一次又一次地将他扛在肩上,始终没有丢下他这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起初他也觉得不可思议,可是路平的给出的理由,就是这句话:举手之劳。

    对路平有所认识后,子牧立即知道这不是借口,这就是路平的真实念头。确实只是因为帮助子牧他一点都不觉得费事,所以帮也就帮了。

    子牧没有因此就对路平的帮助不以为然,恰恰相反。他非常欣赏路平这个单纯的解释。

    “原来如此。”白礼竟然没有追问太多,因为目前他所掌握的情报里。暂时还无法分析出路平和子牧的关系有什么微妙之处。

    或许自己是怀疑错了,白礼并不完全排除这一点。但是不忽视任何一种可能性。将任何一点可疑都排查清楚,这是他做事一贯的风格。从这一点上来说,他倒是和李遥天的性情颇有些相似。

    “白师兄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子牧问道。

    “不着急,接下来的几天,想到时,我会再来问你。”白礼说道。

    “那我就先回去了。”子牧向白礼道别。

    “不,我并没有说过你可以回去。”白礼说。

    “啊?”

    白礼又一扬手,又一名暗行使者不知从哪里就冒了出来。

    “将他带回药膳房。”白礼只说了这么一句,其他的却是靠眼神来传达。

    “是。”那暗行使者点头领命,也不和子牧打招呼,抬手就已经将他拿住,拖着就又朝天权峰上走去。子牧瞪大了眼,但终究还是没敢抵抗。

    接下来,就是等待了。白礼站在山脚,看着子牧被拖走的身影,又看了眼路平离开的方向,默默地想着。

    北山新院,五院。

    路平回来时差不多已经是午时,院里和平日一样冷清。霍英又是照旧躺在他的竹椅上,闭着眼睛微微摇晃着。竹椅很有节奏地发出轻微的吱吱声。

    路平走到了他的身旁,霍英很适时地睁开了眼,看到路平正看着他。

    “有事?”霍英问道。

    “是这样。”路平也不绕弯子,立即将自己新发觉到的,锁魄的使用方式告诉了霍英。

    “竟然可以这样?”霍英听后也很惊讶。作为一个定制系异能的高手,这种事他闻所未闻。但是想想也从来没有人能在锁魄的禁锢下像路平这样驾驭魄之力,顿时也就释然了。一般修者假设冲破锁魄的禁锢,那就是将这个定制彻底破坏掉了。像路平这样,在没有破坏定制的情况下,却成功做出违背定制规则的事,前无古人。

    “我们来试一试?”霍英竖起了根手指,示意着,他想亲自见识一下。

    “你不会又吐血吧?”路平表示担忧。

    “我不会那么用力,我怕你会吐血。”霍英瞪了他一眼后说道。

    “那就来吧。”路平点了点头。

    霍英凝神,对于身体状况已经极糟糕的他来说,驾驭魄之力其实已经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但是和路平接触后,却总有这么一种跃跃欲试的心情。

    “准备好了吗?”他问道。

    “好了。”路平点头。

    霍英挥指,一道魄之力自他指端打出,直射路平。

    啪!

    魄之力打中路平身体,发出轻微一声,但是路平的人,却整个倒飞出去,扑倒在地。(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