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七十章 盯着你
    天权峰脚。±

    路平和子牧这才刚走到山下,不想山脚下忽就闪出了两人,黑衣、蒙面,将二人拦在了山路口。

    “两位,请留步。”两人是开阳峰暗行使者标志性的装扮,不过当中一位还是举起手中的一枚腰牌,向着二人示意了一下。正面“开阳”,反面“暗辅”,刻着如此字样的腰牌,才是开阳峰暗行使者真正的身份标志。

    “什么事?”路平站住脚步,一边问着,一边留意起了左右以及身后,倒是先戒备起来。

    “白师兄还有几个问题想请教一下二位。”对方答道,言辞上倒是颇为客气。

    “白师兄?”路平对这个称呼没概念,一时没意识到是哪位。

    “就是白礼师兄。”子牧连忙说道。

    “哦。”路平脑海中浮现那个瘦小的身影。

    “等等吗?”他问子牧。

    “当然。”子牧擦汗。听路平这意思,难道我们还能拒绝开阳峰首徒的要求不成?他当然不知道路平曾经就理所当然地拒绝过峡峰城主的要求,没有任何矛盾,只是因为单纯的不愿意而拒绝。

    “好吧。”路平尊重了子牧的意见,很给面子地决定等一等白礼。两人随即站到了路边。那两位开阳峰的暗行使者则是很安静地守在了一旁,也并不来和二人说话。

    子牧心里有点忐忑,不知道白礼又找上二人会有什么事。有两个暗行使者在这边,他又不方便和路平多聊,只是就这样干等着。

    好在也没有等太久。白礼的身影很快就出现在了山路上。他身材不高。但步伐很快。并没有使用魄之力。却不大会就已经走到了两人身旁,然后对着那两个暗行使者点了点头后,那两位略一欠身,就不知道隐没到哪里去了。

    白礼盯着二人,更多地是盯着路平,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喜怒。

    “你很可疑。”白礼忽然说道。

    “怎么可疑?”路平表情平静。

    “你具体来历不明,实力不明,在玄军帝国闯下大祸。然后逃到了北斗学院,我想逃避来自玄军帝国的追杀,才是你来这的主要原因吧?”白礼说道,有关路平的底细,他竟然已经有了相当的了解。北斗学院名满天下,自然也有一套有效的情报系统。但是路平的来历,就只从摘风学院开始,在此之前的信息,他找了多个途径却都没有打探到。

    “是的。”路平点点头。

    “……”白礼完全没想到路平竟然简单地就承认了,一时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停顿了许久。这才沉着脸开口。

    “通常北斗学院不会以这样的原由拒收学生,但是。这也不代表学院就一定会拒绝玄军帝国的交涉,将你交出去。”白礼说道。

    “哦?不是说四大学院不会怕玄军帝国吗?”路平疑惑。

    “谁说是怕了?我说得是交涉!交涉懂吗?就是玄军帝国向学院请求的意思。”被路平这样理解他的意思,让素来沉稳冷酷的白礼都有些跳脚,红着脖子和路平争辩起来。

    “那玄军帝国请求了吗?”路平问道。

    “……”白礼再次语塞,事实上他很清楚,若非特别紧要,玄军帝国多半不会提出这种请求。四大学院的地位固然超然,但是统治着这片大路的三大帝国那也不简单。对四大学院,他们会给予足够的礼数和尊重,但也不会低声下气丢了自己的颜面。

    所以这事上,玄军帝国对四大学院提出请求?那太卑微。提要求?那又太强势,左右都不合适。所以之前白礼都用了“交涉”这样一个词,但在被路平理解歪了后,着争辩解时到底还是嚷出了“请求”,可见至少在白礼心目中,面上的态度是一回事,而在内心里,他是将学院凌驾于帝国之上的,很介意别人以为北斗学院会怕了三大帝国。

    “这样的话,我就没事了吧?”路平说道。

    “我说过了,不否认会有交涉的可能。”白礼瞪了着他说道,但是说完都知道这个恐吓已经没大用了。路平会跑到北斗学院来避难,肯定就已经算准了这当中的利害关系。这事,玄军帝国左右为难,但北斗学院其实也有几分硬着头皮。和三大帝国,他们希望的是和谐与共,并不希望有这样的矛盾点。但是不收吧,那岂不是显得自己对玄军帝国有所顾忌?白礼跳脚的态度就已经表明,这一点是北斗学院无法接受的。

    如此一来,岂不是架着北斗学院帮这小子扛起了这个雷?卑鄙!白礼如此想着,却不知路平根本不清楚这当中的关系其实是这么微妙和复杂,若是郭有道的话,听了他这心事,到是可以很负责任地答他一句:正有此意。

    郭有道……

    白礼此时也正想到这个名字。

    这是他查到的路平的推荐人,所以他也清楚,这个安排很可能是这个人一手策划的。但是随后在对这个人的了解中,他知悉了摘风学院的一部分事迹,可是这人在北斗学院的根底他反倒丁点都没找到。可是能拥有北斗学院推荐资格的,那绝对是北斗学院出身无错。

    郭有道,这名字和他的老师郭无术的名字极其的对仗,再想到郭无术对路平特别的关注,他不是没有意识到什么。只是他不方便去向老师打问,因为有关路平,这已经是郭无术拒绝过他的话题,再跑去问,倒是暴露出了他正在暗中查探郭无术让他不要理会的事情。虽然现在他有一个非常正当的理由,但是没到必须的时候,他还是不想惊动自己老师。

    “还有事吗?”路平不知道白礼此时那叫一个思绪万千,看他半晌没说话,问道。

    “我说过,你很可疑。”白礼说。

    “我可以否认吗?”路平说。

    “交待清楚你的来历和你身上的问题。”白礼说。

    “那我还是可疑着吧。”路平表态。

    “我会一直盯着你的。”白礼冷冷地道。

    路平苦笑了一下:“怎么又是这样,还好我已经习惯了。”

    “什么意思?”

    “在摘风学院的时候,我们风纪队的队长就从我一年纪开始就死盯着我,盯了足足三年。现在,换你了。”路平说。

    白礼差点没气死。

    这个家伙,竟然将自己这个统领着北斗学院赫赫有名的暗行使者的开阳峰首徒,和他们那个山村学院里的什么狗屁风纪队队长相提并论?

    若不是顾忌到老师对路平的特别关注,眼下他真想立即就给路平一点好看。

    想着,白礼忽然一扬手指,刚刚不知隐去哪里的两位暗行使者就又出现了。

    “把他给我带走。”白礼伸手一指。

    “我去,白师兄你指错人了吧?”子牧目瞪口呆,脱口而出。明明看着白礼一直是在和路平争执,怎么到最后矛头忽然就指向他了?子牧心里那个冤枉,简直无处诉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