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双重利用
    陈久和白礼看向李遥天,李遥天的神色也有了变化,变得极沉痛。[燃^文^书库][774][buy]追莽荒纪,还得上。但是路平和子牧却还在看着在陈久掌心中放出的影像。

    知信草的作用,是这样?

    那么陈久安排路平和子牧去找知信的真实用意呢?岂不是引蛇出洞?

    回想那天,陈久对两人做出嘱托的时候,就是在这天权峰药膳房的区域,不少人的注视之下。虽然当时他用了隐藏手段,但是只要他愿意,故意露出些破绽,让别人看出些问题产生些怀疑,一点都不难。

    于是接下来路平和子牧就会被人盯上,而这个人,才是陈久真正的目标。最终是通过知信草也好,还是有什么别的手段,总之路平和子牧相信陈久肯定是有他的法子的。

    至于他们俩呢?就只是被利用的一个诱饵罢了。

    这个结论实在不难猜,两人互望了一眼,就知道对方都已经看出。

    被天权星陈久当诱饵利用一下,也挺厉害的嘛。子牧试图这样去想,但他真实的心情,是不爽,非常不爽。

    他原本可是下定决定拼了命也要完成陈久嘱托的,对于弱小自卑的他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真的很不容易,真的全靠陈久的信任才给了他勇气。

    结果这份信任……

    子牧叹了口气,再看向路平时,眼里都是无奈。

    “总算是完成了使命。”他勉强笑了下。

    “那就走吧。”路平却更干脆。他看起来没怎么失落,口气听起来也不像是有什么不满,就只是完成了他的事,所以离开,就这么简单。

    “诶,你们两个小鬼。”陈久此时的心情显然很好。他没怎么留意路平和子牧的情绪,不过听到路平这话后,却立即以为两个小鬼是发生了他的意图,以示来表达不满呢。

    “我是实在不方便对你们说太多嘛。”陈久笑嘻嘻地说道。身为七院士之一,能这样嘻皮笑脸地对两个新人做解释。说实话也只有陈久做得出来。

    “并不是吧。”结果路平却一点没觉得能和七院士这样交流是一种荣幸,很直接地反驳了陈久的说法,“没有说,是因为你对我们其实也不像你说的那样信任。所以说。我们这两个诱饵,是双重的,无论可信还是不可信,都会帮你引出你想要看到的。”

    子牧听路平如此说先是一愣,但随即就也反应过来。

    可信。那自然就是眼下这种情况;不可信,那他二人获悉了陈久的打算,当然也会做点什么,或是联络什么人,这依然可以成为陈久顺藤摸瓜的线索。

    在陈久的计划里,信任从来都不是很重要的事。他对二人,也根本不需要信任。

    “小鬼你想太多了。”陈久言不由衷地随口说道,脸上已经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对这两个新人,他当然也没打算用完就扔,虽然在利用他们的过程中。陈久并没有把他们的安全看得很紧要。但是,两人既然可靠地完成了使命,那他自然也不会亏待两人。但是眼下,他想要关注的重点可不是路平和子牧的情绪,他也从来没把两人的心情当成是要紧事。

    结果路平对他也是同样一副懒得搭理的神情,也不和他争辩,只是招呼着子牧:“走吧。”

    子牧顿时为难起来。

    他倒是看出来了,陈久对两人确实是毫不在意地利用着,但是两人既然如他所愿的完成了使命,陈久也不会介意给他们记上一功。这倒和子牧最初期待的相辅。心下的那些不爽,对他而言也就不是那么难以忍受了。

    结果路平却没他这么多想法,依然准备离开。

    留下?

    子牧心里稍稍有一点这样的念头,却马上被他抛弃了。他坚定不移地跟上了路平。因为这才是他的伙伴,无论多么渺小。

    “诶,这两个小鬼。”陈久没想到这两位还真说走就走了,哪怕他是七院士当中最随便的一个,眼下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

    但是一旁的白礼却也已经不耐烦了。

    “陈院士,我们还是快些办正事吧?”他说道。

    陈久不答。看向李遥天。李遥天也不说话,转身就走,陈久和白礼一同跟在了他的身后。一路上也未见白礼做什么,但是却有暗行使者时隐时现地随在了三人的左右。

    三人也没去多远,只是被李遥天领着去了药膳房的某处。几名玉衡峰的弟子正在这一区域看护设下的定制,一看李遥天过来,连忙过来问礼。几人当中为首的那位,望着李遥天,口称老师,努力想控制好心神做出自然的模样,但是最终还是失败,流露出极不自然的神色,在被李遥天的目光咄咄逼上了,目光更是下意识地闪躲起来。

    “颜真。”李遥天叫出了他的名字。

    “在。”颜真心里七上八下,连忙应道。

    “刚才你去哪了?”李遥天问了一个极寻常的问题,但是这个问题,却让颜真心底最后一丝侥幸彻底化为乌有。

    扑通,颜真已经跪在了地上,他身后的其他玉衡峰门生顿时手足无措。他们都是颜真的门生,此时眼瞅着老师向着他的老师李遥天跪下,他们这些人,又该如何自处?

    哗啦啦。

    很快,这几位门生就都陪着他们的老师跪下,心里却是一片茫然。老师刚才是离开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做了什么,居然被院士一问便即跪下?

    在李遥天他们眼中,颜真这一跪,一切就已在不言中了。颜真心中存着侥幸,李遥天心底里又何尝不是?这一跪,李遥天脸上痛心的神色更盛,手指着颜真,却愣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白礼在旁扬了扬手,立即就有数名暗行使者围了上来。

    “都带走。”白礼望着眼前跪地的几位玉衡峰门生说道。

    “嗯?”颜真抬头,对白礼的这个命令似乎非常不解,他回头看了眼,看到数名暗行使者上前,果然是要将他的几位门生都带走,立即忍不住说道:“和他们无关。”

    “有没有关系,你说了可不算。”白礼冷笑道。

    “这,怎么可能会有关系?”颜真对白礼的看法,似乎有些哭笑不得。

    白礼、李遥天和陈久禁不住互望了一眼。

    那蒙面人就是颜真,他们早从影像里认出,颜真之前的反应,也让他们不用问就印证了这一点。可他现在的态度,在三人看起来可就有些不对劲了。

    虽然颜真看起来也很惶恐,可对于一个意图对北斗学院不利的叛徒来说,被发现后就只是这种程度惶恐,也有些太轻松了吧?(未完待续。)xh1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