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六十七章 知信草
    蒙面人的慌乱,路平和子牧都看在眼里。子牧不知就里,听他喊话,只当真又有黄雀在后,已经东张西望起来。路平呢,初听他这样喊叫,也当是又有人来,但在四下望了眼后,没有任何发现,随即意识到对方误会了什么。他再诚实耿直,这时也不会去解释,只是继续观察着蒙面人的反应,盘算着下一步。

    蒙面人却已经全然不顾路平和子牧了。在稍稍推断后,他就断绝了继续一搏的念头——能不动声色将他的死亡丧钟化解的,就算不是李遥天,那也绝不是他可以对付的人。

    走!

    蒙面人立即下了决心,看都没看路平和子牧一眼,转身就走。身法如电,顷刻间就已消失。

    路平和子牧目瞪口呆。

    蒙面人的心计和狠毒,两人各有体会,怎么也没料到此人竟然走得如此干脆。

    来的人是有多厉害?子牧已经担心上了,只盼着这位在后的黄雀是友非敌。路平呢,本已经猜到真相了,但是一看这位跑得这么快,顿时也有点被唬住,一时间也以为是真来了高手。不由地又四下张望起来。

    结果两♀人等了片刻,完全没有第三者现身。

    “什么情况?”子牧茫然开口了。

    “呃……好像吓跑了。”路平想了想,看来自己最初的推断是正确的,根本没有什么黄雀,是那位自己想岔了。但是,只是这样就被吓得逃之夭夭了?这表现实在有点对不起他之前展示过的狠辣。

    “你没事吧?”子牧这时注意到路平身上的伤势,连忙问道。

    “没事。”路平摇摇头。身上的伤都是之前被偷袭拷问时留下的了。他能坚持到现在。早已不当回事。

    “发生了什么?”子牧又问道。

    “之前偷袭我来着,以为我死了。”路平可没有子牧说书人一般的品质,寥寥两句就把之前的经过给概括了。

    “这人……”因为路平说得不清不楚,让子牧直接怀疑起这位的智商了。连生死都弄不明白,这得是多么糊涂?

    “有点奇怪,这人,好像对我们的来意更感兴趣。”路平说道。

    如果只是要单纯阻止两人的行动,那么杀了两人就是。但这位却费尽心机地要弄明白两人来夹云谷的目的。这用意可就有些指向不明了。

    “是想搞清楚陈院士的计划?”子牧猜测。

    “那他的目的也算达到了吧?”路平望向树下那株知信。

    “所以就走了?”子牧接着推断。

    “也许……还没走?”路平的脑子也是很够用的。从那位暗中监视子牧的举动上,猜测出对方可能假意离开麻痹二人,以便进一步监视二人此行的目的。

    “他刚才的出手有些冲动了,如果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唯一,那他不是过早的暴露了?他意识到了,所以借机假意离开,继续监视我们。”路平说道。

    “那你这么一说的话,还在监视我们的他,岂不是知道真相了?”子牧说。

    “那他就又该出来了。”路平观察四下。

    “似乎没有。”子牧说。

    “看来是真走了。”路平说。

    “万一他是很沉得住气呢?如你所说的话,他已经冲动过一次了。”子牧说。

    “那也不管他。采草,走人。”路平说。

    “这要还在。怕是真要跳出来了。”子牧嘟囔着,重新回到那知信跟前,左右看了看后,小心翼翼地将这小树一般的草药连根采起。

    “没有人来。”摘起知信的子牧,等了两秒,发现没有人攻击,这才终于直起了身。

    知信已经采到,但是子牧脸上没有多少激动的神色。照理两人现在就该把知信带去给陈久了。可是二人的行踪已经暴露,谁知道接下来是不是又会遇到什么埋伏?子牧掏出他手描的地图,仔细研究后,遗憾地向路平摇了摇头:“没有别的路可走。”

    “那倒是简单了。”路平说着,就原路向谷外走去了。

    “我就知道。”子牧无奈。眼下的境地,管他前面刀山火海,也只能往前闯了。至于两人的能耐能不能化解,那等遇上再说吧!

    念头至此,心底反倒踏实了。两人很无所谓地向夹云谷外走去,结果一路上未遇任何障碍,相安无事地出了谷,再走些,可就不是那样的荒郊野谷了。远处近处,北斗学院的人时处可见,两人心里更踏实的同时,对这偷袭者的意图也愈发得觉得茫然了。

    “看清我们的目的后,推断陈院士可能采取的行动,然后早做准备?”子牧继续推测。

    “如果那样的话,他的行动就不能惊动我们任何一人,灭口都不行。”路平说。

    “倒也是。”子牧点头。

    两人终于还是没能分析出什么所以然,天权峰却已经到了。想到很快就可以将知信交给陈久,完成重要使命,子牧的心情顿时再次激动起来。

    半山的药膳房,过了这么几天依旧被控制得很严格。路平和子牧没啥信息渠道,不过是在北山新院饭堂吃饭时的,偶尔能听到一些其他人对此事的关注和议论,目前好像还没有取得任何突破。

    也许很快就会有了。

    子牧心下想着。

    知信已经交到了陈久手中,一同在场的,还有玉衡星李遥天和开阳峰的首徒白礼。不过看着交到陈久手中的知信,两人同样是不明所以的神情。

    “辛苦了。遇到什么麻烦了吗?”陈久问道。

    “有的。”路平说起被蒙面人盯上,并想获知二人目的的事,一旁的李遥天和白礼听着神色都有了变化。

    “那人的身高,体型,眼睛什么模样,说话声音,有没有什么习惯的小动作?”白礼听完就开始追问了。

    “别急。”陈久却是很镇定的模样。事实上在路平讲述的过程中,他就一直是这么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此时甚至还露出淡淡的微笑。

    他摊开手掌,子牧交给他的知信草就在他的掌中,此时忽有魄之力流转而过,这知信草忽得就化成一片粉末,再然后,竟然就有画面在陈久的掌心中升起。

    起初是安静的山谷,然后子牧出现在了画面中,而后蒙面人一脚踢开子牧,蒙面人逼近子牧,路平走到蒙面人身后意图偷袭,蒙面人察觉,出手,惊讶,匆匆离去,路平和子牧采下知信,出谷,来到天权峰……

    画面断断续续,并不十分连贯,但是已经有足够的说服力,这,是发生在知信草方圆四米内的事情。

    “这个人,是谁呢?”陈久看向李遥天,白礼也看向李遥天。

    普普通通的蒙面布,路平和子牧看不穿,但对陈久、李遥天和白礼而言,那蒙面,实在不是什么障碍。哪怕是在这样被知信草记忆下来的画面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