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夹云谷
    夹云谷。

    位于天权、天玑两峰之间,被两峰延展出的山脉夹在当间。正上方翻滚的云海终年不散,整个夹云谷无论春夏秋冬,都因云海的阻挡不被阳光直射。夹云谷因此得名,谷内也因此生长着大量喜阴不喜阳光的植物草药,有些是连七星谷内都采摘不到的。

    路平和子牧离了五院,径直就往夹云谷这边来了。一路上子牧都东张西望,惟恐被人看到他们的举动。两人也因此避开了大道,从侧旁一路穿过,总算在没有碰到任何人的情况下,来到了夹云谷外。

    谷上终于不散的云海,时不时就会从谷口上方漏出少许,很快就会被谷外的山风给吹散。夹云谷能聚起这样的云海终年不散,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这道狭长的山谷里,从来都不会有风。

    “就是这了。”子牧摸出他手绘的小破地图看了眼,比对了一下眼前的景象后,很肯定地说道。

    路平点了点头,扫视着左右。一路上都是子牧比他要小心在意,可在到了这夹云谷后,路平立即变得机警了许多。

    “先看看这附近有没有,如果有那倒是省事了。8≤”子牧收起地图说道。

    “我想应该不会有。”扫完周围一圈的路平说道。

    “好吧……”子牧这时显然也用目光粗略地走了一圈,顿时也得出这个结论。这夹云谷的谷口全是山石,唯一生长着的只是一些青苔,除此用寸草不生来描述都并不为过。哪里会生长着什么知信?知信草的模样路平和子牧都印象深刻。那是仿佛一株小树一般的植物。就是躲在草丛中都会被轻易发现。

    “走吧。”路平招呼着子牧。迈步向着谷内走去。子牧则是左右身后的又最后确认了一眼,这才跟上。

    走进夹云谷,完全就是变了一个天气,清晨的朝阳再也不见,四下都是一片昏沉。云海遮掩的夹云谷,听起来很美,实际却是一片阴森。

    “分头找吧?”路平看看左右后提议。

    “我看,还是一起吧!”子牧感受着谷内阴森的气息。不由地道。

    “那样效率会差很多吧。”路平说。

    “主要是你现在没有魄之力,我不太放心。”子牧各种找理由。

    “你对自己很放心吗?”路平说。

    子牧泪流满面。他对自己当然更不放心了,以至于要用不了魄之力的路平来一起壮胆,可惜被无情戳穿。

    “我们现在的情况,在一起也于事无补,不如分开提高效率。而且就算哪一边出了问题,至少还有一个活着。”路平说道。

    “道理我懂,但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无情地说出来。”子牧听路平这样有理有据的分析,心下顿时更加不安了。

    “我找这一侧,你那一侧吧。”路平伸手指指。子牧也没办法,两人终于一左一右分开。各找一半。看到路平始终还是出现在自己的视线内,子牧心下稍安。不过随着渐走渐深,山谷渐宽,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终于,子牧某次低头寻觅完身下一圈,再抬头向左侧望去时,路平的身影不见了。

    “路平。”子牧慌忙叫了一声,却没有听到回应。而他这样完全停止下来后,顿时彻底感受到了夹云谷的真正气氛。

    没有风。

    整个山谷都是静止的,没有任何运动,没有半点声音。除了这静静生长在地上的各种植物,再没有任何别的活物。

    子牧随意地迈开了一步,小腿和植草摩擦的沙沙声,都显得那样的清晰,一停步,顿时又是彻底的宁静。

    子牧还未到贯通境,可在感知境的六魄中,达到六重天的可正是鸣之魄。他的听觉相比起常人已经可以说是超乎寻常的敏锐,可在眼下,他却真的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这种处境,他从未有过,大白天的,所有东西都如此真实清晰地在自己眼前,但是,没有声音,一点也没有。

    “路平。”子牧忍不住又叫了一声。

    没有回应,没有回声。

    子牧有点慌张了。

    就只是眨眼的时间,路平又能走出多远?他只要还在活动,自己就该听到他的动静才是。

    难不成是遇到了什么状况?

    子牧无法抑制地要往糟糕的状况去想,他有心过去查看一下,可又记得路平最初说过的话。确实,他这感知境的实力,在北斗学院里和一个普通人也差不了多少,同样是一个可以被人轻易打倒的对象。不发生状况还好,一有状况发生,他又能应付得了多少?

    左思右想,子牧又想到了路平令他大为惶恐的那句话:如果有一方出了什么情况,至少还有一方活着。

    他希望眼下的情况还没有这么糟糕,但是,自己或许应该秉承着这句话去做。

    咬咬牙,子牧继续。

    山谷中,继续响起子牧的脚步以及裤脚和植草摩擦的声音,沿着山路,他继续向深处走去。

    他的身后,山谷的左侧,他最后一眼时路平消失的位置,鲜血缓缓地渗入泥土,四下的花草,有不少都沾染到了鲜红。

    路平垂坐在地,头倚着身后山石,望着眼前,一个一身简装,蒙着面的家伙,低身伏在灌木之后,隐蔽着身形。

    这是不想被子牧发现?

    路平心下想着。可是子牧的实力,实在不值被这样小心翼翼地对待。一时间路平有些搞不清对方的用意。偷袭了自己,却没有一击杀死自己,而后又对子牧如此介意。

    路平听到子牧高呼了两次自己的名字,他有做出回应,结果子牧却好像没听见一般。路平知道必然是对方做了消音一类的手脚,眼看着对方又这样埋伏了一会后,终于直起了身。回头,看了路平一眼后,挥了挥手,似是撤去了他在四下做出的某种布置。

    而后他蹲到了路平身前,目光冰冷地注视了路平几秒,一手搭上了路平左腿上的伤口。

    “我问,你答。”这人沉声说道。

    这个声音……路平根本没去理会对方说了什么,只是想从声音中辨认出对方的身份,但是很遗憾,这不是一个他有印象的声音。

    “你们来夹云谷做什么?”对方问道。

    嗯?

    这个问题,着实让路平意外了一下。

    连续两天白天的更新,有点不认识自己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