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六十二章 一日之晨
    两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北斗学院持续笼罩在紧张的气氛中。北山新院是没有人有资格介入这等大事的。但即便是在这片区域,也时不时会有各峰各院服色的门生匆匆经过。甚至向来号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开阳峰暗行使者,都被北山新院这处于北斗学院底层的学生们撞见过不少。

    看到同期的新人,哪怕优秀如林天表都只能和大家一起谈论谈论这次事件,子牧心里的骄傲那是止不住地荡漾。他,可是和路平一起,得到天权星陈久的信任,在这次事件中担当重任的人物啊!

    一想到此,子牧就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庆幸,庆幸自己在关键的时候,把握住了机会。

    两天时间,手绘的夹云谷地图快被他看烂了,这一点上子牧做得倒是极正确。陈久留在他和路平脑海中的影像异能果然是有时效的,在子牧将图绘下后不久就双双消失,好在图已绘下,“知信”草药的模样也已经记牢。

    第三天的凌晨,子牧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他和路平说好了两天后行动,现在已算是两天后了,可具体什么时间动身两人却未做约定。

    夜里行动,总比白天容易避人耳目吧?

    子牧是这样想的,于是在床上翻了又翻后,终于忍无可忍,起身穿戴整齐,[蹑手蹑脚地拉开房门,就想去找路平。结果这房门刚开,就见漆黑的院里一双发亮的眼睛立时直盯着这边看来。

    糟糕!

    子牧发现自己大意了,竟忘了这五院里的这个夜猫子。白天从来都躲在屋里睡觉,夜深人静了。这家伙开始不知忙碌些什么。时至今日。路平和子牧都只在营啸来时那天有见过此人。能把营啸轻易摆平。这人实力可见一斑。后来听其他三位说起,知道这人名叫韩离,因为怪癖住进了五院,也因为这个怪癖,和院里另三位都不算相熟,毕竟大家能碰面的机会实在有点少。

    眼下子牧想去找路平展开行动,结果倒是正撞上了这家伙,顿时心跳加速。这时候再去找路平。或是立即缩回房间,都难免让人生疑,子牧也算有点急智,努力镇定地走出了房门,望着那发亮的眼睛,也不管对方是不是能看清,挤了个笑容道:“我去尿尿。”

    说着他就往茅厕方向走去,却不料院正中的那身影处传来一声:“你的心跳很快。”

    通通通……

    子牧心跳顿时更快了,知道这位是个鸣之魄方面的大能,这种距离。连自己的心跳声都听得清。传闻鸣之魄到了这种程度,连关节活动、肌肉收缩、血液流动的声音都听得清。以此来判断目标的举动,异能名为“观音听形”,属强化系,是鸣之魄对听觉水准的超级强化。至于路平的“听魄”,能听到魄之力运转的声音,其实并不属于听觉强化。因为魄之力本身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声音,听魄将其以声音的方式转化为信息,是其感知化的表现手法,“听魄”实际上比较符合感知系异能的特点。

    有关心跳,子牧没法控制,更无法解释,只能若无其事地说了句“是吗”,就赶紧溜进了茅厕。一想到对方听觉如此之强,没尿也只好奋力挤出一泡。

    再回院里,看到韩离还在院当中。身形在漆黑中缓缓摆着动作,似在做什么修炼。子牧也不敢多看,连忙又回了自己房间。想到夜晚因为韩离的存在很难悄悄行动不被察觉,不免心焦,想去找路平商量,又怕韩离多想。他甚至连趴去窗上偷看一下韩离的举动都不敢,对方如此强悍,谁知道会不会察觉到他的不正常?

    辗转反侧了一夜,天亮时分,子牧听得隔壁门响,韩离似乎回了自己房间,然后又听得到另一边隔壁门响,似是路平走出了房间。

    当当当。

    子牧的房门跟着就被敲响了。

    “来了。”子牧起身过去开门,门外站着路平,看到子牧萎靡的状态,眉头微微皱了下。

    “没睡好?”路平问。

    “是啊。”子牧答道,其实何止没睡好,是几乎就没睡啊!

    不过紧跟着,他就把路平往远处拉。隔壁的韩离也只是刚刚回房间,没准还没有睡着,那家伙的听觉那么可怕,路平和他在这里的交谈,他只要愿意,轻松听到。

    路平有点不解,但也配合着子牧的举动,被他一直拖到了院外。子牧回头看看,还是不踏实,又拽着路平走远了些,回头看看,脸上才稍稍放松。

    “怎么?”路平问。

    “那个韩离,鸣之魄特别厉害,可能会听到我们的说话。”子牧说。

    “这样啊。”路平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怎么办?那家伙大晚上都不睡觉的,如果我们想晚上行动,很难避过他的耳目。”子牧说。

    “那就只能白天行动了。”路平倒是痛快。

    “白天……白天很容易被人注意到吧?”子牧说。

    “其实北斗学院现在的状态,晚上也未必是好的选择。”路平说。

    子牧想了想,觉得似乎也有点道理。

    “那我们就白天去吧,假作若无其事的出行就好了。”子牧建议。

    路平点了点头。

    “现在就去?”子牧问道。

    “还得等会。”路平说。

    “怎么?”

    “早饭还没有吃,兔子还没有喂,还有……”路平看了子牧一眼,“你洗脸了吗?”

    “我……”子牧有点无语,两人这是要去干大事啊!说不定是将整个北斗学院从危机中解救出来的大事。这种时候,还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但是路平的口气却挺认真,认真得子牧无法拒绝。

    “好吧,我去洗脸。”子牧妥协,回到院里洗漱,再去找路平时,路平正抱着他的兔子等他,子牧说不得也只好回去把他的兔子也抱起,跟着路平一起去了饭堂。

    一切和往常并无两样,吃过早饭,喂饱了兔子,回来的路上,子牧顿悟。

    “对哦!就是要表现得和平常一样,才会不被人留意,原来你早想到这点了。”子牧感慨着。

    “你想多了。”路平看了子牧一眼,不以为然。再回五院安顿好兔子后,找上子牧,却也记得韩离鸣之魄惊人可能听到二人说话的情况,只是沉默着向子牧向着院外使了使眼色。

    这次,是真的要去行动了。

    子牧的心跳,再次加速。

    做梦双更了。醒来发现果然是梦……(未完待续……)r129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