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淡薄的交锋印象
    房坊七库被盗,整个北斗学院上下都是沸沸扬扬。¥f有资格参与进去的,都在忙碌着;没有资格参与的,都在议论着。

    但是北山新院五院,这个定义上来说当属北斗学院最废柴的区域,却在此时意外的宁静安详。路平推门进去的时候,院当中的竹椅上霍英在闭目养神;孙迎升刚刚打开房门,撑着懒腰从房间里走出;角落里的银杏树下,唐小妹正一脸厌恶地拾起地上的一片枯叶,直至她随后开始巩固银杏树上的气之魄定制,院里总算有了点修者的气质。

    “回来了。”睡眼惺忪的孙迎升看到路平,随口招呼了一声。就连霍英都闻声睁开了眼。

    “嗯。”路平点了点头。

    “怎么就回来了?”霍英问道。

    “没我事,就回来了。”路平说。

    “不会吧,让你去抓个药,你给掀出这么大个篓子,这得多大嫌疑啊?这么轻易就让你回来了?”霍英说道。

    “正因为是他掀出的篓子,所以才不值得怀疑吧。”孙迎升说道。

    “这么废,有什么可怀疑的?”唐小妹巩固好了银杏树上的定制,回过身来也插了一句。

    由此可见这五院里的诸位也不是不问世事。学院里发生了什么他们还是清楚得很。只是没像其他各峰各院的那么上心关注罢了。即使他们各个看起来都不简单,但是住进理论上一个月时间就有可能要彻底和北斗学院断绝关系的北山五院,多少也可以看出他们和学院的疏离。

    结果霍英这问了路平两句。没等路平怎么回答呢他们三人倒是就聊起来了。路平一看自己好像完全没有存在的必要。随即就往自己房间走去。

    砰。

    随着房门关响的声音。这三位才意识到他们谈论的主角都已经离开了。

    “这小子……”孙迎升嘟囔着,想给路平下两句评语,可是想了又想,却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正纠结,哗,房门又被拉开,路平抱着他的兔子走出了门。

    “有可以喂兔子的东西吃吗?”路平看着三人问道。

    三人一时间都无语了。这么大的事,路平就算卷入不深也算置身其中。这时候还有心思关注这兔子?怕是阮青竹此时都焦头烂额地顾不上理会这点恶作剧性质的破事了吧?

    他们倒是不知道,路平此时何止被动地置身其中。他身上还背负着陈久极重要的托负,在这种情况下,还在一丝不苟地完成着对兔子的照看,对三人的询问,那叫一个认真。

    “兔子是吃什么的?”霍英皱眉问道,前玉衡峰首徒,被路平这个问题给难住了。

    “我那有几根黄瓜,可以吗?”唐小妹说道。

    “黄瓜嫩兔这道菜是不错的。黄瓜的清香,兔肉的鲜嫩。再加一点辣椒,那味道……哦我们是说黄瓜喂兔子是吗?”孙迎升流着口水反应过来了。

    “麻烦了。”路平正对唐小妹说着。

    唐小妹回了自己房间。取了几根黄瓜出来。受洁癖影响,几根黄瓜都被她洗得极水嫩。路平拿过就给怀里兔子喂。兔子没有拒绝,卡卡卡就啃了起来。三人就这么看着,半晌后,孙迎升终于忍无可忍。

    “给我一根。”他咽着口水对路平说道。

    “出息。”唐小妹瞪了他一眼。不过孙迎升已经从路平手里接过一根啃了起来,清脆的声响,和兔子的咀嚼交相辉映。

    “我们到底是在干嘛?”他一边吃黄瓜一边不忘感概。霍英却已经重新闭目养神,唐小妹丢下一句“碎渣不要掉到地上”就离开了。

    黄瓜喂饱了兔子,院里已经完全没有讨论大事的氛围。路平重回房间,将兔子安顿好后,开始关心起自己的魄之力来。

    白礼对他施展的斩魄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可是就在那股魄之力钻在他身体里试图找到他的魄之力时,他感觉到了它与锁魄的碰撞。

    锁魄也是异能,虽然作用是禁锢魄之力,可它本身却也是魄之力凝聚而成。就在这场斩魄与锁魄的交锋中,路平依稀感知到了一点什么,可惜一切结束得太快。白礼那随手为之,甚至是在子牧身上都用过一遭的斩魄,相比起路平身体里那能禁锢住六魄贯通的锁魄来说简直懦弱不堪,顷刻间就已被镇压,连路平如此敏锐的感知和速度,都只是依稀有点感觉而已。此时回味,印象却太淡薄,说什么也抓不住。

    如果白礼全力施展斩魄的话,那又会怎样呢?路平对这有点憧憬,可惜他和白礼一点也不熟,自然也没蠢到向人提出这么一个不明所以,或许会被人理解为嚣张的要求。

    回味了一会,依旧不得其法,房门却是被敲响。路平拉开一看,子牧神秘兮兮地站在门外。房门刚出一个缝,他就已经动身要往里钻,眨眼就已经进到屋内了。

    “太过了。”路平对他说道。

    “院士说过小心最重要。”子牧说。

    “过分的小心也会引人怀疑吧。”路平说。

    “你说得对,那我怎么样看起来比较自然,这样如何?”子牧摆深思状。

    “和平时一样就可以了。”路平说。

    “平时……”子牧回味,可他哪有什么平时,自打进了北斗学院山门就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经历,他的平常状态什么样他早已经忘了。

    “算了先不管了。”子牧说着,“接下来我们怎么做?”

    他的决心很大。当靳齐说出信任他们可能需要帮忙时,他尚且心存疑虑以及不自信,但是来自七院士之一陈久的信任和托付,让他将这些心态都抛诸脑后了。说到底,院士和首徒,那地位还是天壤之别。陈久的份量,比起靳齐真是要大太多了,于是子牧很痛快地就把这视为一次机会,一次有可能立下大功的机会,一次他甘愿冒任何危险,也想放手一搏的机会。

    “那个谁不说了,过个两三天再行动,以免太扎眼。”路平说。

    “那个谁叫陈久,是北斗学院七院士之一的天权星。”子牧对给他信任和机会的陈久尊重也提升了无数,仔细给路平灌输对方的身份。

    “嗯,我们就两天后再去吧。”路平说。

    “那这两天呢,我们要做些什么准备?”子牧说。

    “像往常一样。有时间的话,就熟悉一下地图吧。”路平说。

    “除了时间,我现在简直一无所有。”子牧说着,马上就开始熟悉地图。地图和那叫“知信”的草药影像,此时依旧可以从脑海中调出。自认见多识广的子牧,都不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异能。

    “或许应该把地图画下来。”担心这异能不知何时就失去作用,子牧开始在路平房间翻箱倒柜地寻找纸笔。

    险些就更新在12点前了。。。奇怪,为什么要说“险些”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