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五十四章 护短
    靳齐认识天权峰上的每一位门生,这三位隶属于药膳房的,自然和他相熟。

    而作为天权峰的首徒,药理方面的知识,放眼整个北斗学院靳齐都可排名前列。存菁这种异能他信手拈来,第二位死者的能力不足以分辨出芜霜,他更是十分清楚。

    至于不在场证明,参加讲习日的靳齐会有数以千计的目光为他作证,只可惜,对第三位死者施展的存菁竟然出了问题,留下了破绽,不在场证明弄巧成拙,反倒成了最大漏洞。

    除了苦笑,靳齐实在没有其他表情。他此时终于知道这有些奇怪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早在他到之前,他就已经是嫌疑最重的目标。不……当这三个疑点完全汇集在一起时,指向除了他,恐怕已经不会有别人。因为这明显就是栽赃,有人精心设计的栽赃。

    靳齐之前不明白对手为什么会愚蠢的突然杀人暴露自己的存在。现在他知道了,这一切都是为他而来。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一直沉默的白礼突然开口,目光也在这一瞬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有。”靳齐说。

    “说。”白礼示意。

    “这是栽赃。”靳齐回答着白礼,但是他的目光,却是投向了他的老师,陈久。

    陈久也在看着他,如同靳齐刚进来时那样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看到靳齐这样说,他微点了点头。

    “看来就是栽赃了。”陈久说道。

    “陈院士,现在不是这样任性的时候吧!”白礼有些哭笑不得。他对陈久说话的口气颇有些强硬。他虽只是首徒,但谁都知道开阳峰的院士郭无术已经很多年不太管事,甚至不下开阳峰。开阳峰上下,倒都是多由这位首徒白礼在话事。他实质担负起的职责,已经和七院士相差无几了。比起眼前这个经常会偷懒的天权星陈久,白礼恐怕还要更像七院士多一些。

    “我也觉得这是栽脏。”这时又冒出了一个声音。所有人明明都知道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却都要忍不住去确认一下。

    因为说话的是路平。来北斗学院还没几天,若非搀和进了这样的大事,根本没有任何资格来到这药坊堂的一个区区新人。

    另个新人子牧早已经缩在一边,目瞪口呆地观望着这事态的变化,大气都不敢喘,这才是一个新人该有的作派。甚至包括之前引靳齐、路平、子牧三人进来的那位天权峰门生,有幸没有被叫回避,此时一边旁听。都是大气不敢喘的模样。

    结果路平却大大咧咧地发表了他的意见。这个家伙,到底有没有看清眼前在议事的人都是谁啊?

    两位院士,两位首徒。严歌这位青峰帝国的皇子,在没被问到时都不敢在这样的议事人群中随便开口,这个新人倒是很见地。

    问题是有人需要你的看法吗?你以为你是谁?

    可笑!

    所有人心中都是这样想的。但是很快陈久就先回过神来,指着路平说道:“你们看,连这个少年都看出来了。”

    “陈院士!”白礼再次加重语气。陈久这不着四六的护短举动,完全是在胡搅蛮缠。

    “我相信我的门生。”陈久说道。

    “我也愿意相信靳齐。”白礼说,“但是我们更需要尊重事实。”

    “事实就是靳齐是被栽赃了。”陈久说。

    “……”白礼真是没法说下去了,只能求助地望向李遥天。到底身份有差。他也不想和陈久太过针锋相对。而李遥天为人最为认真,他从来不会遗漏任何细节,他做所出的判断。向来很少有人不服气。看到白礼望向李遥天,陈久也收起了几分他那副“老子就是不讲理了”的神态。

    “老李,你怎么看?”他冲着李遥天问道。

    “完全符合目前所看到信息的,只有靳齐一人。”李遥天说。

    “对啊,这很可疑吧?哪里可能这么巧,北斗学院那么多人,居然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么诡异,一看就是有心设计。”陈久说道。

    “那几点想全都符合,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李遥天却很事实求是。单只人际关系和能力。确实已经可以将太多人排除在外了。

    “哎,老李你这人真是……”陈久对李遥天中肯的说法表示不满。

    “靳齐。你自己有什么话说?”李遥天问道。

    “随便说,有我为你作主。”陈久拍胸脯。

    “陈院士!”白礼着实无法忍受了。“你再这样,我要建议你回避了。”

    “我会反对你的建议。”陈久微笑。

    “老师……”靳齐总算开口,他可不想看到白礼被他的老师逼疯。他清楚白礼就同开阳峰的暗行使者一样,只是职责所在,真正在胡搅蛮缠的确实是他的老师。陈久蛮不讲理地要维护靳齐,无理到连靳齐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你说。”陈久看到自己的首徒开口,还是很给面子,挥了挥手就安静下来了。

    “我想说的是,请大家先放下这到底是不是我的争论。把视线放到这整个事件上,注意到背后所隐藏的,或许会是对北斗学院极为不利的阴暗势力。他们已经渗透到了我们当中,而我们一无所知。我或者就是他们的一份子,也或者不是,但不管怎样,需要注意他们的存在。”靳齐的神情无比郑重,所有人听完也都一愣。显然谁也没有想到,靳齐开口竟不是为自己辩解,而是提醒所有人留意这事件中所会含有的推动者。

    药坊堂里顿时又恢复了安静,大家都看着靳齐,没人开口,白礼却是对着靳齐点了点头,靳齐明白,这是一个承诺,对事,而非对人的承诺。

    “那么再说回我自己,我想知道一下,诸位认为我杀死三位师弟的动机是什么?”靳齐说道。

    “栽赃,毫无疑问。”陈久故态复萌,所有人无奈,白礼也只能装没听到了。如此严重的事件中,有这么一个插科打诨的,白礼真觉得很恼火。偏偏对方地位尊崇,他纵有实权,也真不好做得太过火,也只能继续忍受着。

    “据我们了解,这三位在昨天刚被你逐出了药膳房,原因是搞混了两味药材,是这样吗?”白礼问道。

    “是,也不是。”靳齐说道。

    “好,你来说。”白礼点头道。

    迟到了…………要高考的少年们这会大概也不会顾得上看书了,但还是要祝你们高考顺利,这是走向人生巅峰的重要一步啊!(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