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五十三章 三个条件
    [限时抢购]2015防晒衣服女式长袖七分短袖

    [限时抢购]脚尖透明超薄隐性透明连裤袜(99包邮,送"女友"吧,嘿嘿)!

    支持网站发展,逛淘宝买东西就从这里进,go!!!

    药坊堂空间极大,却只站着这么四个人,神情肃然。除此就是三具被白布盖着的尸体,平放在地上。

    看到三人进来,堂内四人的神色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只有陈久的眼角微微跳动了一下。李遥天三人都看向了陈久,似乎在等他说点什么,他是陈久却偏偏没有开口,最后还是李遥天先打破了沉静。

    “来了。”他看着刚刚进来的三人,说了句废话。

    “是。”即使是句废话,靳齐也还是躬身回答。他身后的路平和子牧也有样学样的躬身行礼,而后就好奇地打量起了这藏在山腹这中的重地。目光时不时地从开阳峰首徒白礼身上扫过,这位身材瘦小,皮肤黝黑,看起来仿佛一个药农一般的开阳峰首徒,对路平和子牧来说还是个生面孔。

    “路平,子牧,对吗?”李遥天这时却又看向路平和子牧接着说话。

    “是。”路平回答平静。子牧却是一脸的受宠若惊。北斗七院士之一的玉衡星居然叫得出他的名字,这惊喜让他将之前的担忧恐惧统统抛诸脑后了。

    “看看吧。”李遥天却没有对路平和子牧多说什么,转头又去示意靳齐查看一下三具尸体。

    靳齐点了点头,走到第一具尸体前,弯身将白布揭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充满惊讶,死不瞑目的面孔。

    靳齐脸上闪过一抹悲伤,这毕竟是他朝夕相处的同门。他静静地默哀了几秒,这才将白布接着向下揭去,随即看到了尸体心脏处的致命伤。

    伤势就只这么一处,准确,致命。死者没有留下任何反抗的痕迹。就已经被这一击夺去了性命。

    是什么人这么强?

    靳齐心里飘出无数个名字,对死者同门他很熟,北斗学院里可以让他毫无招架之力惊讶死去的人。不算太少,但也没有很多。

    也或者。是一个他根本没有想到的对手,所以他才会毫无防备,所以他才会在这样的惊讶不甘中死去?

    靳齐脑中又跳出一个名字,一个和死者较为亲近的学生名单。

    然后,靳齐的右手敷上了死者的伤口,魄之力向着伤口内探去。这致命一击,有在伤口中留下什么信息吗?

    没有。

    靳齐仔细查验了两遍,致命的伤口中。没有任何魄之力或是其他信息残留。

    他摇了摇头,站起了身,将白布轻轻盖回死者脸上,而后来到第二具死尸前。

    这一次的死者,脸上甚至还带着微笑,似乎是在很愉快的情形下死去。

    怎么会这样?靳齐彻底掀开白布,寻找伤口,但是浑身上下却都没有任何发现。靳齐心念一动,手指搭在了死者的嘴唇,很快。魄之力探查出了他口中的痕迹。

    是毒。

    无色无味的芜霜,对寻常人来说是完全没有可能防备,可对修者而言。枢之魄方面的才能,还有很多种方法辨别出这芜霜的,就如靳齐如此用手指一搭对方嘴唇就能分辨出毒素一样。

    只是这死者,他枢之魄的能力,恰恰好对这芜霜没有办法。凶手选用这毒,让他毫不知觉在微笑中死去,显然很了解这死者的能力。

    和他会有这种人物关系的……靳齐脑中又开始闪现人物关系网,并与之前筛选出的两个名单进行着比对,一边走到了第三具尸体前。

    这位死者。脸上没有什么明显的情绪。不过和之前两位一致的是,同样毫无滴抵抗还手的迹象。他的致命伤在腰间。靳齐的查探没有任何发现,三位死者当中。数这一具得到的信息要少一些。

    但是……

    靳齐的手指没有马上就离开伤口,他没有发现凶手残留的信息,但是却感知到了一点不同寻常的东西。

    “这个伤口……”靳齐回头,他在伤口发现了一点东西,不能说是凶手信息,但至少是比较反常的东西,他不知道已经到场的那四位有没有察觉到。不过这一回头,却看到四人都在极认真地望着他,正在等着他说出答案。

    “似乎被做过一点处理。”靳齐说。

    “什么处理?”李遥天问道。

    “伤口血液凝固,死坏的程度有些微不一致。”靳齐说道。

    “原因呢?”李遥天问道。

    “不太清楚,也许是想混乱什么信息,也或者魄之力没有控制好制造的意外?”靳齐也不确定。

    “存菁。”李遥天忽然道。

    “存菁?”靳齐一愣。

    “你应该不会陌生吧,药膳房经常会用到这个异能,这里的门生,几乎人人都会。”李遥天说道。

    “是的。”靳齐点头。存菁,可能相当程度保持药体新鲜的异能,药膳房这边无论制药还是存药,都时常会使用到存菁来调整药物的状态。

    “存菁用在人身上,比如伤口身上,会怎么样?”李遥天问道。

    “会减缓伤口的死坏程度,是可以当作一个临时的治疗手段。”靳齐如实答道。

    “同时也会导致对伤口产生的时间产生误判。”李遥天说。

    “是的。”靳齐点头。

    “之前两具尸体,你作为是什么时间的?”李遥天问。

    “三个小时以前。”靳齐说。

    “那么这具被存菁改变了伤口状态的呢?”李遥天问。

    “不太好说,这个存菁施展的有一点失败,伤口被处理的并不完全。从失败所暴露出的痕迹来看,这尸体大概死于五个小时前,存菁的处理可以将其调整为坏死三小时的状态。”靳齐知道李遥天要分析什么,所以就藉此说了下去。

    “那么现在我们得出的已知信息有以下。”李遥天开始列举,“凶手应该和三位死者都认识,甚至很熟;凶手精通药理,并且清楚知道第二位死者的能力无法分辨芜青;凶手需要改变死亡时间,这样做的目的通常都是为了让自己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他用到了天权峰药膳房人人都会使用的异能存菁。”

    “通过这三点,你有没有想到可疑的人?”李遥天问道。

    “有。”靳齐点头。

    “是谁?”

    “我。”靳齐苦笑。

    最近事真是多,天天外面跑,我今天居然走了四千多步,太可怕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