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毫无痕迹
    靳齐不动声色,因为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些自信的。对方就算想对他下手,只是这样八个人的话,未免将七峰首徒看得太不值钱了。这八人,或许是想将他们引入什么陷阱?

    想到这点,靳齐的注意力倒有大半都不在这八人身上,而是小心留意着四下。结果就发现路平直视前方的目光,事实上也在不停地左右扫动着。他虽然没有了魄之力,却还是以自己能做到的程度,小心戒备着。

    一路再无话,无论路平还是靳齐,都没有发现有什么埋伏一类的布置。头前四人带的路也很准确,确实是朝着那三位遇害门生的住处去的。

    片刻后,第一位门!生的住处已近,四下聚集着不少天权峰的门生,面色沉重。看到靳齐过来,立即有无数人的目光迎了过来,更有人快步走上。

    “靳齐师兄……”

    “老师……”

    七峰首徒,除了玉衡峰的首徒陈楚以外,都已经开门受徒。他们是七院士的门生,七峰的首徒,但是与此同时,除陈楚以外的六位也都有了师长的身份。这又是北大学院与寻常学院之间一个很大的不同。师长与学生的身份界限没那么清晰。可以说北斗学院目前中流砥柱的这部分人,大多具备双重身份,既是学生,也是师长,承上启下。

    眼下靳齐身边围上来的他的门生就有五人,打过招呼后,就很自觉地跟到了靳齐身后。一副唯靳齐马首是瞻的模样。看到路平、子牧两个小鬼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地和他们老师并肩而行。倒是都流露出了几分不快。只是靳齐自己都没有说什么。他们也不好就此斥责。

    前边这时也换了其他人引路,靳齐不经意地回头扫了眼,之前将他和路平、子牧簇拥上来的那八人,此时默默地退到了一旁。天权峰四位在一边候着,开阳峰的四个暗行使者,却已经不见了踪迹。

    这八人,到底有没有问题?

    靳齐依然不敢肯定,总不能因为对方之前阵势稍含攻击性就做出结论。

    遇害者的房间被带到。门外有弟子在守护,看到靳齐来也是行礼问候,靳齐点了点头,迈入了房间,跟在后边的路平和子牧却立即被对方拦了下来。

    “让他们进来吧。”靳齐吩咐了句后,守在门口的两位弟子随即放行。

    房间内的血腥味犹未散去。靳齐相信自己收到消息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只不过他赶到的稍稍迟了些。

    “尸体呢?”结果靳齐这还在打量屋内呢,路平倒是先问上了。

    跟在一旁的天权门生皱眉,这靳齐师兄还没说话呢,你这个小鬼哪冒出来的居然敢先发问?我们有必要答理你吗?

    虽然得到靳齐的允许路平和子牧得以被放行。但是显然依然没人把他们二位当回事。无论服色,还是好奇感知后得出的结论。都可知这两位绝对是新人,很弱很弱的新人。

    路平的询问完全没人答腔,直至靳齐回头,目光里稍稍流露出了一点疑惑后,就立即有人回答:“是院士吩咐将尸体先带走了。”

    院士……

    天权峰门生口中的院士,自然是指他们天权峰的七院士之一陈久了。向来疲惫的他,这次这么快就直接插手过问,可见这次的状况真是很严重。

    “没有尸体,那也没什么好看的了吧?”路平打量了着房间里后说道。

    跟着进来的天权峰门生险些都要怒了。他们答话也是看出靳齐有问询之意,谁要搭理这个新人小鬼啊!这家伙怎么自我感觉就这么良好呢?

    其实路平只是单纯地就事论事而已,他哪有什么良好的自我感觉,虽然他完全有这个资格——六魄贯通的天醒者嘛。

    倒是靳齐,听到路平如此果断地结论,神色间倒是闪过几分讶异。

    他们这些术者,六魄修炼之后六感超强,自然能看到、听到、嗅到很多常人根本无法察觉的细节,更别论那些千奇百怪的异能。靳齐凭着一个术者该有的能力,断定这个房间里没有任何搏斗痕迹,也即是说,遇害者毫无还手之力便被凶手秒杀。

    如此一来,那除了尸体,恐怕真没多少可调查的痕迹了。但是他没想到,目前没有魄之力可以使用的路平,竟凭一个普通人所具备的六感,竟然也这么快就察觉到了这一点。

    只是肉眼所见的推断吧?

    靳齐想着。用魄之力都没有什么发现,那寻常六感自然更只能是这个结论了。靳齐估计着路平也是撞出了这么一个正好一致的结论。

    这种念头,对路平到底还是有点小瞧。

    失去魄之力的他不可能再有那么强悍的六感那是事实,但是路平只是凭借寻常六感能察觉到的事,也比靳齐想象得要多。因为他熟悉这种状态,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奋力求着生存。没有魄之力的路平,可也不是一个完全的普通人。

    “确实,没什么可看的。”虽然不了解路平的真实状况,但是眼下靳齐还是对路平略略表示了一下支持。

    有他发话,众门生自然也不好再说什么。

    “其他两具尸体,也一样被院士安排带走了吗?”靳齐问道。

    “是的。”有了解情况的门生回答。

    “看来其他两处现场的情况也差不多。”靳齐说。

    “大概……是吧。”这次他得到的回答并不肯定,有些东西他们看不出,又怎么敢肯定靳齐师兄也看不出呢!

    “尸体被带去哪里了?”靳齐问道。

    “药膳房。”

    这个答案靳齐并不意外。药膳房并不只是制药、抓药。尸体被带走,自然是要从尸体身上研究凶手的手法,药膳房也能发挥一些这方面的作用。只是对方既然敢把尸体堂而皇之地留在当地,看来完全不怕会因此被找到什么线索。他的这份自信,在靳齐看来将会成为他的败招。因为对自己的老师陈久,靳齐更有自信。

    “去药膳房。”他说着,迈步走出了房间。

    路平跟在后边,刚迈出房门,就看到那四个之前消失了的暗行使者,不知何时再度出现,定定地待在外面,候着他们三人。

    明天去海南……这月已经跑了好几个地方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