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五十章 看似愚蠢的举动
    灭口!

    收到这消息的一瞬,靳齐第一时间产生的,就是这样的念头。

    篡改药簿,昨夜当值的门生嫌疑最大,这种怀疑,是建立在怀疑严歌的基础上。若是因为严歌换药被撞破,才临时做出布置掩护严歌,那做手脚的除了这位门生再无第二人可想。

    可问题是,严歌,虽然靳齐也考虑到了一些可以怀疑的背景,但只这件事里,严歌的行为严重缺乏被怀疑的说服力。首先,青刺换小蓟,在这味药中影响实在不大;再者,这药是开给霍英,霍英本就是一个将死之人,用得着特意去加害?

    所以靳齐特意来探视霍英,也是想落实严歌有没有问题。严歌若有问题,那昨日轮值门生的嫌疑就可锁定,这里将会是一个准确的突破口。

    所以靳齐一直表现得不动声色。他不想让人发现自己已经有所察觉。他依着被篡改的药簿,将三日轮值的门生全部逐出药膳房,也是将错就错配合对方的意图,将事件当作是一次药膳房的失误。

    然后他利用讲习日来到七星谷,顺便接触路平、子牧,接触在五院的霍英,如此一切都显得很顺理成章——昨天因为给霍英抓药出了点小意外,那么今天过来了七星谷给新人讲习,顺道去探望一下玉衡峰的前首徒,很合乎情理不是?

    因此靳齐一度还觉得,和瑶光峰那边在之前交换了讲习日真是运气不错。否则今日的到访难免稍显刻意。

    是的,也不过是稍显刻意,就这靳齐都在小心避免。他做得已经相当细致,结果对方的反应却是如此的嚣张霸道。在已经将换药伪装成药膳房失误的情况下,他们竟然还选择杀人灭口。而且,这一杀,竟将三位门生全部解决,难不成这三人全都被拉拢?如此作为,是在示威?还是想混淆什么?如此一直暗中经营的势力岂不是要被察觉到了?

    不明白,靳齐真的很不明白。

    他仅仅是从药簿被更改上发现了这事有问题,甚至都没有锁定真正的嫌疑对象,对方就已经开始大张旗鼓的灭口,这,他真的想不通。

    “发生了什么?”路平三人,就看到靳齐接到只纸鸽后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脸上神情十分可怕,都猜到肯定是有大事发生。

    “你们两个,跟我来吧。”靳齐对路平和子牧说道。

    “我们两个?”

    “对。”靳齐点了点头。死了人,而且是在天权峰上,这绝非小事。单只能将三位药膳房弟子击杀的实力,那就足以惊动整座北斗山。天权峰药膳房是要害部门,能进那里的弟子,实力绝不会差。能将他们击杀而不被人察觉,下手之人的实力,在北斗学院怕也是数得着的。这事,肯定会被从头梳理,路平和子牧两个也算部分当事人,肯定是要被唤到的,所以靳齐此时索性就带二人一起过去。

    “发生了什么?”出了五院后,路平就又一次问道。

    “放心,不是要你们做什么,大概就是问询一些事情。”靳齐说道。

    “昨晚的事?”路平问。

    “是的。”

    “到底……”

    “昨晚被我逐出药膳房的三位门生,被杀了。”靳齐没隐瞒,因为没有必要,这件事肯定不会被隐瞒,整个北斗学院必将倾力彻查此事,这正是他搞不懂对方意图的原因。一直暗中经营的他们,怎么这次如此沉不住气,竟然将自己的存在彻底暴露,这不是将自己架在火上烤吗?

    “这是,在被灭口吗?”子牧惊讶道,颠覆北斗学院?看来还真不是危言耸听,对方竟然敢在天权峰上杀人,一杀还就是三个。

    “或许吧。”靳齐却是这样的回答。杀人灭口这个缘由,在他看来实在太愚蠢,肯定还是另有图谋。

    路平和子牧此时甚至连篡改药簿的事都不知道,自然也问不了太多。靳齐这时也没心思和这两位说太多。事态到此地步,这两个新人实在已经无足轻重,无非就是当事人而已。

    天权峰很快就到,山脚下竟然已经有天权门生在候着。看到靳齐过来,四名天权门生立即迎了上来。

    “靳齐师兄。”四人上来招呼了一声,面色凝重。

    但是靳齐眼中所看到的,却不只是他们四人。上来招呼的,是四人,留在原地没动的,还有四人。黑衣,蒙面,这是开阳峰的暗行使者。

    事情果然不会简单处理。看到开阳峰的暗行使者都出去了,靳齐心下也不意外,朝上来招呼的四人点了点头后,随即问道:“在哪里?”

    “跟我们来吧!”四人说着,就在头前引路,靳齐、路平、子牧三人居中,走上山路后,那四位暗行使者随在了后面,却也没有上来说话。

    走在当中了路平,看了看这前后的架式,却是微皱了皱眉。他和苏唐自组织逃脱,寄身摘风学院,以活下去为目标的二人最担心的就是来自组织的追杀,所以对有些状况敏感异常。从峡峰城一路逃亡到北斗学院,更是实战强化了路平这方面的素质,此时一看这四前四后的部署站位,就觉得隐有夹击之势。

    奈何他现在魄之力都使用不了,发现情况也无法做出应对,说不得,只能提醒一下身边两位。

    “这是防着我们呢吧?”路平说道。

    这点细节,靳齐其实也早发觉了,他尚不能确定对方的用意。但是既然已知有那么一股渗透势力,自然也就不吝啬做最坏的猜想,已经暗暗有了防备,却不料路平竟然直接点破了。

    这下靳齐想装作不知也是不行了。前边四人听到路平说话都站住回头了,神色看来有些尴尬,正要开口,却还是靳齐抢先说了话:“事态情急,大家情绪上难免紧张,你倒是敏感。”

    他这话是说路平的,路平听后也就不说什么了。那四位当中的一个略尴尬地挠了挠头:“让靳齐师兄见笑了。”

    “快走吧。”靳齐摆摆手,示意自己并不在意,眼角却是瞥了路平一眼,是想示意这个耿直的家伙不要再多嘴,对方就算真有问题,你这样不也打草惊蛇?

    结果路平此时却是走得认真,目光直视前方,完全没注意到靳齐在向他使眼色,靳齐也不好瞟个没完不是?

    哎哟这个小子,难道我刚才的敷衍解释,他真就信了?靳齐很是无语地想着。

    明天又要出去,一天,是整整一天……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