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四十八章 非主流
    我,可以信任你们吗?

    明媚阳光下,绚烂花野中,靳齐直视着路平和子牧,问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他的神情认真而严肃,在大多数时候,这样的问题意味着托付。但是从靳齐的口气中,却感受不到这样的情绪。所能听到的,就仅仅是一个疑问。期许?怀疑?这些或许应该有的情绪统统都没有。

    于是子牧第三次不知所措。刚刚听到的一刻,他甚至有些胆颤心惊。因为谈到信任问题的话,他昨晚刚刚令人失望过,顺口答应靳齐要隐瞒的事他刚刚回到五院就向霍英吐露了。靳齐此时猛然问出这样一个问题,子牧差点就以为他要追究。不过随即也是注意到靳齐的口气中竟没有流露任何情绪,这让他有些弄不清靳齐这个问题的用意,顿时不敢贸然回答。但是他身旁的路平却已经不假思索地开口。

    “可以。”路平说。

    这回答的速度之快让靳齐也大为意外。他之所以没有流露出任何情绪,就是不想让两人摸准他问题的用意。借机观察一下二人。结果路平回答得如此痛快,痛快到也没有任何情绪流露。这不是敷衍了事,就是根本没去揣摩靳齐的用意,只是把这当成了一个简单的是与不是的选择题。从路平认真的神情来看,多半是后者。

    靳齐苦笑。

    他觉得自己有些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现在,反倒是路平用直脆直接的回答考校起他的态度来了。

    “好吧。是我没有说太清楚。”靳齐调整得倒是挺快,他可不想这样来个痛快。事关重大,还是彻底说清楚才会比较踏实。

    “如果我可以信任你们。”靳齐斟酌着字眼继续说道,“接下来或许会让你们承担甚至是你们无法面对的困难和危险,这样也没有问题吗?”

    话这样一说。他的意图就十分明确了。他对路平和子牧是抱有期许着。他希望可以信任两人。

    子牧的心跳顿时开始加速。面对七峰之一天权峰首徒这样的表态,太多太多人都会觉得荣幸之至。大多人可都是期待能得到这种牛人的信任,何时享受过牛人主动对他们报以期待?

    如此热血一冲。子牧险些瞬间表态,可就在话要冲出口的一瞬。他却又犹豫了。

    自己就算说可以,那又能怎样呢?以自己的能力,能当起得天权峰首徒的这份信任吗?这个问题,考校的其实并不只是单纯的信任问题,还有值不值得信任,有没有价值被信任的问题。

    一想到这,深知自己几斤几两的子牧顿时没勇气说可以了。然后也没有多少时间让他去细细力思量,一边路平又在不假思索地回答呢。

    “有问题的话。当然就拒绝啊。”路平说。

    “啊?”这个回答让子牧有些懵,他呆呆地看向路平。靳齐也是用了好一会才回过味来,顿时又苦笑起来。

    这个路平,他竟然把两个问题拆开来思考。信任不信任,是一回事;能不能做到你拜托我的事,是另一回事。做不到,我会拒绝,而这,无关信任。

    这是路平的逻辑,但子牧和靳齐可都不是这样思考的。也不只他们。任何人大概都会是靳齐和子牧这样的思维逻辑,而路平的逻辑,绝对的非主流。

    至于路平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非主流的逻辑。靳齐也已经意识到。

    因为在他们正常人的心目中,每个人都有一个身份,就好像是他们的等级。他作为天权峰首徒,地位高高在上,等级很高。于是他的信任对于低级者来说也就成了一种莫大的奢侈,得到这份信任的低级者,那自然要投桃报李。子牧会犹豫,就是因为他觉得自己级太低,吃了这桃子。却回不起李子。

    可是路平却没这样的心思,因为他根本没把天权峰首徒的信任当成一回事。他仅仅是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旁人看来的奢侈,在他看来完全就是字面上的意义。所以他做出肯定答复。根本不觉得这有什么。投桃报李?这种态度路平是有的,但问题是,他根本没见着桃子。

    理解到路平的心态后,靳齐顿时有点无力。

    他纵然有一巴掌就拍死路平的实力,却也没有改变一个人思想的能力。他倒是很奇怪这少年怎么养成的这种纯粹的,不入世一般的观念。

    不过话都说到这一步了,说什么靳齐也得继续下去,他正了正神色,看着二人再度开口。

    “昨晚的事情中,我发现了一些问题。”靳齐说道,“我现在还无法肯定事态的大小,但如果是从最严重的角度来考虑,我不敢否认北斗学院有遭受颠覆的危机。”

    北斗学院,遭受颠覆?

    子牧的眼睛瞬间瞪得贼大。高高在上,甚至超然于三大帝国统治之外的,四大学院之一的北斗学院,竟然面临被颠覆的危机?

    任何时候,子牧都只会把这当成是一个玩笑,一个极其无知的玩笑。哪怕是说四大学院中的其他三家被颠覆,或许还稍稍有一丁点可信度。北斗学院,目前论及影响,可是要超过其他三家学院一头了,因为这里出了一个吕沉风,因为这里有了一位五魄贯通的顶尖强者。

    但是现在,说这话的是七峰首徒之一的靳齐,那就由不得子牧不信了。

    北斗学院,被颠覆?

    子牧心下又重复了一遍,这等惊天动地的大事,自己居然要卷入了?子牧只觉得的眼前一黑,腿都有些发软,他很勉强地,让自己没有直接晕倒在地。

    他的这般模样自然全落在靳齐眼中,顿时有点哭笑不得。北斗学院有可能被颠覆这等大事,寄托在一个还在感知境的少年身上?靳齐自己想想也觉得有点头晕。眼下他不过是出于小心,想找点可以信赖的人当帮手罢了,可没想着靠这两位来拯救北斗学院,这小子也不知是想太多,还是单单北斗学院被颠覆这种危机就把他给吓住了……

    子牧反应强烈,另一边呢?靳齐望向路平,结果却看到路平比较关心地望向了子牧:“你怎么了?”

    北斗学院被颠覆这种事,在他眼中没有身边的伙伴被吓了一跳来得严重?

    路平的反应,看在眼里的靳齐顿时也有了判断。

    于是眼前这两位,一个不堪重负,一个不屑一顾……

    靳齐有点后悔来找这二位了。

    高铁半路上坏掉这种事,大家遇到过吗?昨天我遇到了,感觉人生像是又被完善了一下。(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