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逐出药膳房
    事情似乎已经很明显。小蓟和青刺,这两味性状极相似的药材是在某次药房补充药材时就被弄反,以至于两个药匣中都是两种药材各半。这个过失,显然出自药房。而在这过程中是否因此出现过抓取错误就显得很要紧了。正如严歌所说,眼下是运气好碰上了一味不太要紧的药方,但在大多数状况下,两种药性完全相左的药材,肯定会让药方产生不一样的效果。

    那药房门生此时已是汗如雨下,却又不敢丝毫怠慢靳齐的吩咐,匆匆找出药房记录药材出入的药薄,飞快翻看查阅后,却稍微地松了一口气。

    “小蓟和青刺,都在两天前进行过补充,至今还没有被用到过。”他把药薄递到靳齐面前给他观看。错误已经无法逃避,但是至少没有因此酿出严重后果,第一次有人抓取这两味药材就被察觉有误,这是不幸中的万幸。

    靳齐却依然面沉如水,仔细翻阅了一遍两天的记录后,抬头,看向面前忐忑不安的门生。

    “你。还有这两天四房轮值的所有人,全都离开药膳房。”他忽然说道。

    “师兄……”药房门生呆住,脸上现出哀求的神色,可是只叫了一声称呼,求轻发落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因为他清楚这事不小,没酿成严重后果只可说侥幸。但要说罪魁,两日上补充药材搞反两味药材的家伙才该承担最大负责,接下来轮值的弟子,也只怪没有细心发觉。但是这两天没人用到这两味药。自然也没有弟子会去无端查看。失查。似乎也有情有可原。

    只是一想到这,这弟子顿时意识到那些弟子尚可说情有可原,他却有着不折不扣的失察之职。他,可是刚刚抓取过这两味药材的,结果却没有发觉有异。如此处置,对其他人或者有些过重,对他,却显得并不为过。这讨饶的话,顿时觉得自己是没资格说的。

    “这事暂且就这样,你们离开了药膳房也不要声张。”靳齐说道。

    “是。”那门生低着头,如此说道。

    “三位,也拜托了。”靳齐转而又对路平、子牧还有严歌三人恳求道。

    “明白的。”严歌笑了笑后答道。他清楚这样的过失对于天权峰来说可谓相当丢脸,靳齐不愿声张的处置,自然是想维护天权峰的面子。

    子牧心下多少也领会了靳齐的意图,点了点头后,却有些担心的看向路平。他不知道路平直爽的性子,会不会理会这种作为掩饰的配合。结果路平好像也没有他想得那么不近人情。基本也是同步地点了点头后,就没有再说什么。

    再然后。靳齐亲手取药抓药,重新配好了那个药方。将药包递给路平时,颇有些不好意思:“让三位见笑了。”

    “人谁无过呢?我不也没有及时察觉两味药材搞错?靳齐师兄……”

    严歌开口似要为那些门生求情,结果却被靳齐伸手阻住他继续向下说。

    “你会搞错,就是因为出于对药房的信任,没去特意理会。药房要当得起这份信任,就不能容忍丁点过失,万分之一的过失也不行。”他说着,末了又看向那门生,“我这样处置,希望你也理解,这不仅仅是搞错了一味药材的问题。”

    “我明白……”那门生语气几乎都有些哽咽了。天权峰上,观星台、药膳房,是两个重要所在。当中观星台上并没有什么实际的差事可做,但是药膳房,却是为整个北斗学院提供很多助力的一个重要部分。天权峰上能进药膳房,那能收获的好处以及身份上的优越自不必说。然而现在看来,这份收获和优越,却要建立在不容有失四个字上。

    那门生最后整理了一遍四房的药材后,向靳齐施礼,向严歌,甚至路平、子牧两个新人致歉。论实力,他这能进天权峰药膳房的弟子可也是三魄贯通的强者。在路平、子牧这等新人面前,平日绝对优越感满满,可眼下这般田地,竟也只能向两个新人低头认错。再之后,他便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三位,我这还有事要处当,就暂不相陪了。”靳齐随后又向路平他们三人说道。

    “靳齐师兄忙吧,我也先行告退了。”严歌说道。

    “不送。”靳齐施礼,严歌欠身还礼,随即退出房门。路平和子牧也正准备告辞离去,靳齐却又先一步开口。

    “你们两个。”他说道。

    “靳齐师兄还有什么吩咐?”子牧答得很快,说实话,他有一些怕。之前观星台上接触靳齐时丝毫没有觉得,但是眼下见他斩钉截铁般地将几位门生逐出了药膳房,心下寒意顿生,觉得这七峰首徒级的人物,果然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路上当心。”结果靳齐开口,却只是这种寻常的关怀,而后伸出手掌,掌心上滚着两药丸。

    “这两颗药丸你们拿着,对你们的修炼若许会有助力。”他说道。

    “谢谢师兄。”路平豪爽地没客气,过去伸手拿过一颗。子牧跟在后边,心中七上八下,却又不敢流露出违背的情绪。过去取药丸的手有一些哆嗦,连忙装出一副激动的模样,却又偷眼注意靳齐的反应。

    “那我们也先告辞了。”路平说道。

    “慢走不送。”靳齐说道。

    见靳齐没有马上催促他们将药吃下,子牧顿时长出了一口气。他很有些怀疑,这会不会是要弄死二人的毒药。他看得出靳齐对于维护天权峰名声的重视。药房搞错药材,这应该算得上是丑闻吧?为了遮掩这事,弄死两个被扔到北山新院五院的垃圾新人,算得了什么?

    两人走出药房。

    半山的潭水依旧那么清澈,百花依旧那么绚烂。但是子牧却觉得这景象也没那么美丽了,甚至之前令他心旷神怡的药香,此时再吸起来,却让他觉得沉甸甸的。

    他看到刚刚被靳齐逐出的那个门生,正站在潭边发怔。

    不是要跳水自尽吧?子牧心里嘟囔了一下,再看路平,却好像毫无知觉,对所发生一些的气氛完全没有感受的模样,只是向着离开的路上走去。

    “呃……”子牧想说点什么,不过想了想后,觉得还是先离开这个地方为好。

    天权峰,药膳房。

    他回头看了眼那些探出在悬崖外的一排药房,那本该是治病救人,辅助修炼的所在。可是在此时子牧的眼中,却没有这么可爱了。

    才写完,试了一下传说中的小黑屋,简直想骂街。这种严重限制自身的东西太不适合追求自在的我了,只会让我烦躁和愤怒……再不用了。(未完待续……)

    第三百四十三章逐出药膳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