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四十二章 药方
    “药方上的药?”路平的疑问让靳齐怔了一下,随即笑了出来:“那不就在你手上吗?”

    “嗯?”路平也疑惑了一下,拎起一手的药包,又看了看另一手的药方。⊥

    “这是一样的吗?”路平说。

    “当然,这药方就是严歌开的啊。”靳齐说。

    “哦,那能拆开检查一下吗?”路平说。

    “这……”靳齐听到这个要求,忍不住看了严歌一眼。

    严歌笑容如常,什么也没有说,倒是子牧在旁轻拽了一下路平的衣角。

    这个要求有些不合适啊!子牧心下有些着急。严歌此时笑容如常,可就在路平刚刚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子牧清楚的看到,严歌的眼角微微动了一动,他到底还是介意路平这个要求的,只是涵养极好,才将情绪控制住了而已。

    靳齐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只是看到严歌并不介意地微笑着,再看路平也是很认真地等着他的回应,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你这小鬼……”

    嘴上如此说着,他却已经接过药包和药方,就在潭边的一张药桌上,将药包打开。

    多味药草此时早已经混杂在一起,但靳齐随手一拔弄,一股气流在药桌上扫过,那些个药草像是活过来了一般,争相跳动着,很快竟然分类排好。

    “看清楚了。”靳齐回头对路平说道。

    “谷芨。”靳齐一手拿着药方,另一手指着药桌上的一味药点道。

    “沙簪子。”随后又指了第二味。

    路平在旁认真地看着、听着,子牧却继续留意着严歌的神情。之前本一直是他那和煦的笑容。可就在此时。忽然眉头一皱。

    子牧心下就是一跳。跟着就见严歌快步走到了药桌前,抬手拿起了桌上又一味药,很仔细地看了看,嗅了嗅,最后竟又尝了尝。

    他的举动自然也引起路平和靳齐的注意。靳齐的目光落到那味药上,而后又看了看手里的药方,神色跟着也变得凝重起来,也上前拣起了这味药里的一颗。

    子牧心下顿时一惊。自然已看出这药方似有问题,想不到路平要求的检查,还真检查出状况来了。难道他早就察觉到了什么?

    子牧不由地看了身边路平一眼,却见路平神色依然平静,等着那二人做出结论。

    “这不是小蓟。”先一步有动作的严歌做出了结论,看向靳齐。

    “是的。”靳齐身为天权峰首徒,在这方面丝毫不逊严歌,看过、尝过之后,点了点头说着,“这是青刺。和小蓟外观相同,性味相似。但药性大不相同。”

    “弄错这一味药,会怎么样?”路平这时忽然开口问道。这问题听得子牧心下就是一跳,弄错一味药,改变药性,这样会怎么样?子牧这时已经有点不敢去严歌。可是转念又一想,严歌方才比靳齐还要快一些发现药材的错误,这……

    “这个……”靳齐和子牧一样,听到路平如此一问心下也是一紧。他没去看一旁的严歌,只是低头又了眼药方,然后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一会,最后轻出了口气。

    “也不会怎么样。”靳齐说道,“青刺和小蓟的药性虽然大相径庭,但在错入这味药里不会改变药方的药性,只会因为少了小蓟让药效稍有点不完整,但也不算大碍。小蓟在这药方中并不十分紧要。”

    弄错了药,但并没有改变药性。靳齐为此松了口气,子牧同样也是。至于缘由,却都一样。他们刚刚心底里那个可怕的猜想,因为这,就显得无法成立了。

    但是让他们很是纠结担忧了一番的严歌,却在此时开口,他的脸上已经没了笑容,神情异常严肃:“那是运气好,恰碰上了这么一味不甚紧要的药方,若是换作别的方子呢?”

    “说得是。”靳齐也是神色一正,点了点头。也不理会摊了一桌的药草,转身便朝着第四间药房走去,口里一边招呼着三人:“跟我来。”

    严歌跟在他的身旁,路平和子牧紧随其后。

    悬空在悬崖之外的药房中飘散出浓郁的药香。在山路上就闻着这味的子牧禁不住又猛抽了几下鼻子,觉得浑身舒坦之极。但是走在前面的两位显然没有这样享受的心情。严歌神情严肃,靳齐的脸色更是有些阴沉。

    走进第四间药房,药台之后正在整理药材的天权峰门生见是靳齐,立即放下手里活过来招呼。

    “靳齐师兄,这就要来盘点了吗?这可早了一点啊!”那门生颇有熟练地说着,但是看到随后严歌,还有路平、子牧两个生面孔进来后,顿时一愣。药房每日的盘点,可是不容闲杂人等参与的。哪怕是严歌这位药房熟客,也不可以。

    再看靳齐的神情,可是罕有的难看,这门生顿时也意识到是有什么别的不妥,微微露出一点不安,小心翼翼地带着疑问的语气开口:“靳齐师兄,有什么事?”

    “拿一味小蓟给我。”靳齐没有立即说明事由,如此淡淡地吩咐了一句。

    “是。”那门生忙应了声,转身就向身后药柜走去,拉开一格药匣时,回头又问了句:“要多少?”

    “随意取些来。”靳齐说道。

    思维和靳齐在某种程度上算是同步的子牧,听到靳齐不说缘由先就如此吩附,心里顿时又是一紧。

    看这药房的构造,来抓药的人显然只能是在药台之外,无法亲手触碰药台之后的药箱、药柜。而那药柜之上,每一个药匣上清清楚楚写着药物的名称。小蓟,就在这门生拉开的药匣上写着,至于青刺,子牧看了一圈还没找到,至少小蓟附近都没有。所以这两味药纵然外观相似,可在这样明确区分放置的情况下,想抓错,除了刻意没有任何可能。

    如果这门生拿来的小蓟便是小蓟,那么那药包里出现的青刺,可就依然会有些可疑了。

    换药的人,会是谁?

    子牧感觉自己的心又砰砰直跳起来,他又有些不敢去看严歌。他看向路平,看到的依然是张平静的脸,这让他看不出路平到底有没有意识到这当中所隐藏的可怕可能。

    而这时,那门生已经抓了些小蓟,送到了靳齐面前。靳齐、严歌一同拿起一点细细分辨了一下,而后互望了一眼。

    “是什么?”路平,忽然又在这时候问出了这个很烫手的问题。

    “是青刺。”靳齐说道。

    “青刺?”那门生听到这话,顿时也一愣。在药房打理药材的他,自然很清楚小蓟和青刺是很相像,又极左的两味药。他慌忙也拣起一点辨别了一下,顿时脸色变得惨白。药房竟然把这两味药给弄混,这可是个相当严重的过失。

    “去把整匣端来。”靳齐说道,“还有青刺的。”

    “是。”门生顾不得去擦额头渗出的冷汗,慌忙回事去把小蓟和青刺的药匣分别搬了过来。

    靳齐左右手各探到一个药匣里,如同之前摆弄那药桌上的药材时那般,气流在药匣内卷起,顿时就有药材飞快地从药匣里跳出,只是到了最后药匣里也没有跳干净。小蓟的药匣里留了些小蓟,青刺的药匣里剩了些青刺。而在两个药匣旁边,却又各堆起了一堆青刺和小蓟。

    靳齐的神情,变得愈发地难看了,而他面前的门生,已经骇然地不敢抬头。

    “上一次补充这两味药是什么时候?各补了多少?最近一段时间里又有谁用过这两味药?全部搞清楚,马上。”他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