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三十八章 一定有资格
    一天之内连吐了好几场血,就算是个正常人,身体状况恐怕也会直线下降。严歌手指搭上霍英脉搏时,心中就已经有了准备。他只是苦恼该如何劝说这位前大师兄不要那么过分地放弃治疗。

    但是当他的魄之力探入霍英的体内时,他的神情却有了意料之外的变化。

    “咦?”他情不自禁地就低吟了一声。

    “如何?”霍英问道。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合理的反应,顿时让严歌更加意外,他甚至有些震惊。

    因为从这简单的询问中,他竟然听出了几分期待的意味。换是以前,霍英多半问都不问,偶尔提及,那完全可以归结于无意义的寒暄,而不是真正关心这个问题的答案。

    但这次,他居然对这有所期待?

    “师兄今天,心情好像有点不一样?”严歌仔细看了看霍英的神情,笑着问道。

    “心情吗?”霍英还在望着那棵银杏,“有点不太好说。”

    “是因为院里来了新人吗?”严歌依然笑着说道,一边已经收回了自己搭上霍英脉搏的手指。

    “或许吧。”霍英说。

    严歌点了点头,用这动作稍稍延缓了一下时间,心下略略踌躇了一下后才开口》4,bsp;   “状况不错?”霍英苦笑了一下,这平淡的描述,实在太多安慰的意味。严歌是个诚恳的人,所以根本没办法昧着事实大肆称赞他的状况。

    “确实不错。”严歌说。

    “相对于吐了几场血后该有的状况,稍显不错吧?”霍英说。

    “如果没吐血。那便更好。”严歌说。

    “呵呵。”霍英笑笑。不说话。午后刚坐到院里来时。他倒是还没吐血呢,但真没觉得状况有多好。

    “再给师兄开几味药吧。”严歌说着。没等霍英表态,从袖里抖落出一张薄纸,飘在空中,而他另一手就这样凌空挥洒着。薄纸上魄之力时有闪现。严歌将薄纸捉回手中,再递到霍英面前时,薄纸上已有字迹浮现。

    “师兄记得按时服用。”严歌说道。薄纸上,漂亮的蝇头小楷将药剂的配法、用量。都写得清清楚楚。

    “有劳了。”霍英将薄纸接过,没有急着去看,只是微欠了欠身,对严歌的用心表示了一下谢意。

    严歌望着他,似有话要说,但终究还是忍住。这些话,他早已经说过不只一次两次,却没对霍英起到任何作用,反倒徒惹对方不快,他也就不再多说了。

    “我去瞧瞧那两个新人。”严歌随即说道。

    “陈楚真是多事。”霍英感叹着。

    “毕竟是我们玉衡峰招进的新人。”严歌笑道。

    既是玉衡峰招入的新人。若太过于糟糕,那玉衡峰面子上也会很不好看。这一点。曾是玉衡峰首徒的霍英自然明白。

    “老师不会看错。”霍英说着,目光投向院墙之外的山峦。从这里看不到玉衡峰,但他的脑海中却出现了那个每天日出时分都会登上玉衡峰顶,亲自检查七元解厄大定制的身影。心里不由地又觉得有些堵得慌。

    “你自便吧。”霍英说着,随手指了两道房门,却是告诉了严歌路平和子牧此时所在房间。

    “多谢。”严歌点了点头,随即向霍英所指的第一道房门走去。五院他来得不少,自然知道这间是孙迎升的房间。走上前,轻叩房门,很快有人过来打开。

    “打扰。”严歌看着孙迎升,笑着,“我找子牧,是在这里吧?”

    “进来吧。”孙迎升自然也是认得严歌,没有多说什么,将他让进了房间。

    五院虽来得多,但进孙迎升的房间严歌却还是头一回。富可敌国的孙家长子的居室,恐怕很多人都会好奇会是什么样。但是严歌的目光却没有四下打量。向是对营啸稍打了个招呼后,目光就落到了子牧身上。

    “来看霍英师兄,顺道也瞧瞧你的伤怎么样了。”严歌说明来意。

    “啊?可不敢当。”子牧慌忙从位置上站起说道。那晚子牧昏迷,醒来后也听说了竟有青峰帝国皇族的人如同医师一般来查看他的伤势,很是激动了一番。若非鱼跃龙门进了北斗学院,自己怎么可能有如此待遇?结果现在对方又一次来探他,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也不知该把对方当同窗师兄,还是统治着他们青峰帝国的严氏一族。

    “坐下吧,把手给我。”严歌笑着,已经走到了子牧身旁。

    子牧呆呆地坐下,把右手递上,严歌抓住,双指搭在了子牧的脉搏上。

    “恢复得倒快,你的底子,看来相当不错。”严歌一边用魄之力探知子牧的状况,一边说道。

    “啊……”子牧脸红,不知该说什么好。底子不错?那又能怎样,还不是连贯通境都没有达到?稀里糊涂通过了新人试炼,结果转头就被刷到五院来了。

    “已经没大碍了,要加油哦。”严歌放开了子牧的手后说道。

    子牧微叹了口气,对于这样的期待,他不知说什么好。他当然不想让对方失望,可是他又哪里有这样的自信?

    他的这模样严歌看在眼里,笑了笑说:“我们的老师最是认真,极少犯错。他会让你通过新人试炼,说明你有留在北斗学院的资格,你要记得这一点。”

    “我也很想知道,我为什么能够通过新人试炼。”子牧说道。李遥天大名鼎鼎,见闻驳杂的子牧自然也听说过这玉衡星的为人,所以严歌所说的这一点他自己一直暗暗在想。只是想来想去,终究还是觉得自己百无一用,实在不知道到底哪里会让李遥天看重。

    “老师既然没有对你明说,那么恐怕就需要你自己去发现这一点。”严歌说道,“总之,多点自信,加油。”

    “谢谢,我一定不会放弃。”严歌的鼓励让子牧心中暖洋洋的。

    “那么我先告辞了。”严歌随即向着屋外退去,没漏了向营啸和孙迎升两个人打招呼。这样的礼数面前,就连一贯大大咧咧的营啸,竟然也被感染得规规矩矩的,居然也从位置上站起身向严歌欠身施礼。只有孙迎升,似笑非笑地守在门边看着。在给严歌开了门后,他就站在那再没有动过。

    “不愧是青峰严家。”待到严歌走过他身旁时,他忽然开口说道,“笼络人心的手段非常值得我们学习。”

    又是凌晨,大家好!我是更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