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三十七章 斗转星移
    留在北斗学院,离开北山新院。路平语气平常地陈述了一个仿佛已成既定的事实。

    霍英似乎已经适应路平的风格,这一次没有流露出想要吐血的神情,只是点了点头:“那么问题来了,你准备怎么找回你的魄之力?”

    “暂时还不知道。”路平说。

    “重新被禁锢的原因是?”霍英又问。

    于是路平又讲了昨天观星台上的事。其他人只看到异象,只看到路平被郭无术带走,再看到他魄之力全无。而他魄之力的内中变化,这还是他第一次对外人细说。

    霍英的表情随着路平的讲述变得越来越精彩,直至路平讲完。

    “所以现在,那股魄之力,也在你体内。”霍英说。

    “是的。”路平点头。

    “你能感知到它,但控制不了它,而它也破坏了你对自己魄之力的驾驭。”霍英继续说道。

    “是的。”路平再点头。

    于是霍英也点了点头。

    “斗转星移。”他说了四个字。

    “什么?”路平没听过这个东西。

    “北斗学院独创的一门异能,属定制系。利用北斗学院特有的星命图上的命星,将自己的魄之力移嫁到其∵↘,bsp;   “听说?”

    “是的,因为已经失传很久了。”霍英说。

    “那我这?”路平不解。

    “你这,不能完全算是斗转星移,斗转星移的开发是为了让后人可以直接站在前人的基础上寻求突破。移嫁的魄之力要起到引导作用。像你这个这么不听话。那还有什么意义?”霍英说道。

    “但是这位朋友也相当了不起了。我不知道他如何做到的。可以让他的命星续留在星命图上。等待你体内的魄之力发动类似斗转星移的事情,移嫁来的魄之力虽不听话,可正巧你身负锁魄,它依然要被牢牢禁锢在你体内。了不起,真是了不起。”霍英脸上流露出非常佩服的神色,对郭有道。

    “他……只是个骗子而已……”路平有点不适应,他所习惯的对郭有道的议论,都是对他“赶超四大”不自量力的嘲笑。如此衷心佩服的几乎没有。听到霍英这样的赞扬。他有点心酸,又有点骄傲。郭有道用四魄贯通的境界欺骗了全天下,连死了还骗了北斗学院的星命图,想想还真有点酷。

    “无论怎样,我相信他不是为了给你添乱。”霍英说。

    “当然。”路平斩钉截铁。

    “这只能靠你自己找出方法。”霍英说。

    “明白。”路平点头。锁魄将他的魄之力禁锢在内,也将别人的魄之力阻挡在外,霍英没办法探知他魄之力的具体状况,所能给的帮助,也就到此为止了。

    “看来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霍英看了看地上几次清扫的痕迹,“白白吐了几场血。”

    “至少让我知道了留在北斗学院还是有意义的。”路平诚恳地说道。

    “这种事。还需要别人让你知道也难怪我会吐这么多场血,你快点给我消失。”霍英血吐了不少。和路平话也说了不少,脸上疲态早显。路平看在眼里,也无法多说什么。

    “多谢。”他对霍英说道,跟着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霍英躺在竹椅上,长舒了一口气,怔怔地望着五院院里那唯一一棵高大的银杏树。

    时已入秋,树叶稍有泛黄,风走过,已经会有零星的飘落。但是唐小妹在那银杏树上做了一个小小的气之魄定制结界,枝上掉的树叶都会触发这小结界,然后会有风将它们送到院外。

    自己的生命,很快就要终结了。或许就在这个秋天,和这些落叶一起。只是那小小的结界,怕是送不了自己。那个郭有道,在死之后还能做出这样漂亮的事情,自己呢?

    霍英想着,不免有点失落。

    五院安静的生活,本让他已经看淡了许多。但是忽然闯进的这个让他一天就吐了好几场血的少年,却让他的心里又起波澜。

    锁魄下还能驾驭魄之力。

    六魄贯通的天醒者。

    对任何一位修者而言,这都是令人抓狂不解的事情。

    而这些精彩,偏偏来到了他这个只是想在一个没人的地方安静等死的家伙身旁。

    “妈的。”从不说脏话的霍英,看着飘在空中的一片提前黄透的落叶,忍不住骂了一句。

    当当当。

    五院的院门,却在此时被人叩响。

    那只是院门而已,大多数时候连关都不关,来访的客人,也没什么人会去敲这个门,更何况五院常人避之不及,甚少会有访客。

    但是五院的几位老住户,却都知道有这么一位客人,每个月会来三次,每次都会轻轻叩开院门,从霍英住进五院起,就是这样。

    “进。”霍英也已经懒得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一个字,看都没看那边,因为他知道来的人是谁。

    “偶尔一次冒昧造访,居然就有收获。”来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五院来到了霍英身边。

    “刚刚,好像听到大师兄说了句脏话?”一头银发的严歌,望着霍英微笑说道。

    “你怎么来了?”霍英没有回答这问题,而是反问着严歌。虽然严歌的来意他其实已经猜出了个七七八八。

    “陈楚刚刚从这里回去后,就让我来看看。”严歌说道。

    “你们真是太多事了。”霍英说道。

    严歌的目光却是落在地上,望着几处刚刚清理过血迹的新鲜痕迹。他算是最勤来五院的一名常客了,清楚这里每一位的习惯,自然也知道这些痕迹意味着什么,看起来,好像比起陈楚和他说的情况还要严重一些?

    严歌却没有点明这一点,只是如往常一样的,示意霍英递手给他。

    霍英将右手伸过,每月三次的定期诊断,他都已经习惯,多次拒绝,但都拗不过严歌坚持,也就只能一月任由他三次的摆布了。至于严歌多次开出的药剂,他吃起来可就随心所欲了,严歌再苦口婆心,他也没怎么认真理会过。

    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没得救的。严歌所做只是略尽人事。

    反正都是这样,何不自在一些?每月任由严歌诊断三次,便被他当作是领情这些人的良苦用心了。

    可是这一次,他从来没有过的,竟然有些期待,有些紧张的,等候起严歌的诊断来。

    半夜来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