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又吐血
    路平愣。

    北斗学院果然不同反响,来没几天,他就又一次面对这样的问题。而这些人,既没有看到他催逼出的锁链实态,也没有和他有过直接的身体接触,却都察觉到了他身上的定制异能。

    这一刻,路平立即就信了,陈楚那一声“大师兄”,叫得就是玉衡峰上的大师兄。霍英,就是玉衡峰前首徒,以擅长定制系异能闻名大陆的玉衡星李遥天门下第一弟子。虽然似乎已是过去,虽然他自称命不久矣,但是他这一身本领犹在,不动声色地就察觉到了路平身上有定制系异能的存在。

    但是……

    路平踌躇了一下。之前问过他的人是陈楚,他耿直地表示不能说,这一次,却又换了陈楚都要口称师兄的霍英。他看着霍英,霍英却没有看着他,只是淡淡地道:“和一个快死的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咳。”孙迎升咳了一声,抬手指了指子牧和营啸,“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啊?”两人一时没回过神,正到关键处,居然让他们离开?但是随即两人立即反应过来,孙迎升就是要带着他们两人回避。

    “走吧!”孙迎升不只说,还动了手。上来一手一个,拖了两人就走。子牧倒也罢了,但是营啸可不是一∫,bsp;   砰!房门关闭,子牧和营啸都被孙迎升拖进了他的房间。院里顿时只剩下路平和霍英两个。霍英也不催促。依然只是睡着了一般的模样。静静地在那等着。

    “锁魄。”路平终于还是说了。

    霍英是不是将死,其实这在他眼中并不是特别重要。但是霍英帮过,甚至可以说成是救了他,哪怕他表现得很不经意,但是路平依然很领这个情,这个病恹恹的前玉衡峰首徒在他看来是一个可以信赖的人。

    锁魄。

    听到这个名字,一直表情淡定的霍英,终于忍不住睁开了眼。仔细盯着路平看了好一会。

    “不是开玩笑?”半晌后他说道。

    “我不是太会开玩笑。”路平说。

    “什么人对你施展的?”霍英问道,心里其实已经开始盘算名字。锁魄,六级定制系异能,能施展这异能的人,整个大陆用一只手都可以数过来。

    结果路平却摇了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霍英名字都当选项列举好了,就等路平选出答案,结果却是这样的回答。意外之余,他的身子不由坐直了几分。

    “从记事起,就是这样了。”路平说。

    “记事起?”霍英再惊讶,记事。那得是个多么小的年纪。那个年纪,怕是连修炼都还没开始。竟然就要用锁魄禁锢,这是有多大仇?而且,看路平现在的年纪,距离那时总也有十几年了,这个锁魄的定制异能居然依旧有效?不……也不是完全有效,完全有效的话,这小子就和普通人一般,怎么可能通过新人试炼?等等……今次的新人试炼正好是玉衡峰主持,难道老师看出了他身负锁魄的定制异能,所以特意将他放入了学院?

    霍英是定制系的专家,对路平和他这个锁魄的各种匪夷所思只会更加震惊,一时间思绪乱飞,竟然坐在那发起呆来,迟迟没有讲话。

    “没有然后了吗?”路平等了会,看霍英不再问,忍不住说道。

    霍英这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念头飞得有些乱七八糟,有些东西都没确认呢,自己沿着那思路竟然就推测起来了。这时醒悟过来,涣散了好一会的目光回到路平身上。

    “我们继续。”霍英说道。

    “你还想知道什么?”路平问。

    如果说之前只是察觉路平状况有异的随口一问,那么此时的霍英却是真的有些关注了。一直让人觉得奄奄一息的眼神中,竟然流露出了几分光彩。

    “先说说你怎么能过新人试炼的。”霍英说。

    于是路平如此这般讲了起来,霍英默默听着,只是心中自己计较,并不急于发问。因为情况和他推想的还是比较接近:路平虽被锁魄,但终归还是可以使用魄之力的。

    直至听到最后,听到那一拳。

    霍英又开始发愣。

    这一拳,推翻了他之前的推论。

    无论是能在消失的尽头中感知到施术者存在的精度,还是把布下消失的尽头当作媒介制造攻击的方式,统统跳出了霍英的认知。他抬手按了按左右的太阳穴,他是真的有些头痛了。

    “好吧,下面一个问题。”霍英说。

    “嗯?”路平等着。

    “你到底什么境界?”霍英问。

    “六魄贯通。”

    “嗯?”霍英听到了,但他认为自己一定没有听清。

    “六魄贯通。”路平再次说道,他知道每个人对这个答案的接受不能,但是他也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霍英瞪大了眼,死盯着路平。

    这小子说过他并不太会开玩笑,看他的神情,这也确实不像是个玩笑。

    那么,这是什么?难道,这竟然是一个事实?

    六魄贯通?

    霍英盯着路平看了好久,这次路平没打断,没说话,他知道这个信息是挺需要消化的。

    霍英双手撑着竹椅的扶手,挺了挺身子,似乎是要准备站起,但是紧跟着身子前倾,哇一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哎……”路平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听到这个答案目瞪口呆那是肯定的,但是听完直接吐出血来的,他也是第一次见。

    他没有多说什么,走到墙边拿起之前他和子牧清理血迹用的工具,默默地忙碌起来。霍英也不说话,就那样默默地看着。

    哗、哗、哗……院里只剩下扫把刮过地面的声音一声一声地响起,尘土被刮起,覆在霍英吐出的血迹上,一层又一层。

    不大会,清理干净,路平看向霍英。

    “你下次真得要换个位置吐,不然这里要被扫出一个坑了。”他认真地说道。

    天亮多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