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大师兄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foncolor=red>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众人看到是陈楚都很惊讶,七峰首徒的地位那可是很高的。这事,竟然还把他给惊动了?昨天还对申无垠有些不以为然的关寻、易锋,此时跟在申无垠身后,再没有这样的神色。陈楚是申无垠找来的,能和七峰首徒直接说上话,这在他们看来相当有手腕。

    然后看到陈楚一来就质问路平,护国学院的几位都松了口气,顿时起了看戏的念头。

    但是路平却对此不以为然,只是用目光扫了一下卓青几个,对陈楚说:“你不都知道吗?”护国学院的学生会对他不利,这还是陈楚提醒过他的。

    结果那几位听了顿时心又狂跳起来。

    都知道?知道什么?他们面面相觑。

    陈楚却翻了翻白眼,他是早就知道啊!这不就是随便说了个开场白,类似“怎么又见面”了一类的玩笑,结果对方一本正经的给你解释为什么“又见面了”,着实无趣。

    跟着他不理路平,去查看于然,他有异能洞明,自是一眼就看出状况。

    “龟息术。”他说道,跟着无奈地苦笑了一下,“我可是没办法解除。”

    卓青等人大惊。

    定制系异能也是玉衡星李遥天最为擅长的,他教出的学生自然也在定制系上最有心得。但是陈楚,他的首徒,四魄贯通的强者,却说对这个龟息术没办法?

    正发呆,陈楚却已经走向五院,路平几人跟在了后边,卓青他们走到了门外,犹豫了再三后,终究还是没敢踏入。就这样停在院外,小心仔细地留意着院里。

    院里,霍英还是那般模样躺在竹椅上。似是已经睡着。陈楚走到他旁边,才开口叫了一声。所有人就惊到扶墙。

    “大师兄。”陈楚叫道。

    什么大师兄?

    哪来个大师兄?

    跟进院里的路平三人目瞪口呆地望向霍英,陈楚正对着叫唤的人,可就是他。

    至于院外的护国学院这批学生,面面相觑,卓青几个新人纷纷把目光投向申无垠,可申无垠也一脸震惊的神情。

    五院和他们四院只一院之隔,但却是两个世界。照理五院也应该是他所认识的高一年的旧生。但是早有前辈告诫过他们,和五院要保持距离。和进了五院的人要划清界限。因为进了五院,大多就已经身陷绝望,他们自认已经没有更重要的东西可以失去,所以什么事也做得出来,所以就算是实力比他们强,也不敢轻易去招惹。

    所以申无垠也只是这样告诫新来的师弟们,哪里知道五院里现在竟然有这么有来头的人。至于他和陈楚,其实也并没有关寻他们以为的那份交情。他只是把这边新人出事的状况飞快送消息去了玉衡峰,因为这批新人是玉衡峰新人考核放纳入的,所以玉衡峰眼下这阶段会对他们特别在意一些。从某种程度上进这也算是玉衡峰的颜面,他们不会不理会。申无垠在北山新院三年,这一点他倒是挺清楚。

    结果消息送到以后。竟然是陈楚亲自赶来,说实话申无垠自己都吓了一跳。现在听到陈楚对院里人的称呼,申无垠更吓一跳了,不过陈楚为什么亲自赶来好像就不难解释了。院里这个人,居然被玉衡峰首徒称作大师兄?那就是用膝盖想,也知道这人绝不是混了四年即将被驱逐的角色……

    而霍英在听到这声呼唤后,微微睁开了眼,看一下陈楚。

    “你怎么来了?”他说。

    “你都快把人打死了,我怎么能不来?”陈楚苦笑。

    “我有分寸。”霍英说。

    “你的分寸。小家伙们哪里看得出来。”陈楚再度苦笑,他收到的消息可是有新人在五院这边被打死了。

    “你来了。那就你处理吧!”霍英说着,就想又闭眼了。

    “龟息术我可解不了。”陈楚说。

    “你怎么会解不了。”霍英眼皮都不抬一下。“你捧我而已。”

    “我……”陈楚挠了挠头,在霍英面前,这个七峰唯一没有开门授徒,最是自在潇洒的首徒居然变得有些局促。

    “你去弄吧,让我省点力,多活个几分钟,总都是好的。”霍英说。

    陈楚听霍英这样说,心下忍不住一酸,挺想说既然这样又何必出手,但终究还是没说。

    “最近怎么样?”他也不急着去管于然,跟霍英拉起了闲话。

    “还好。”霍英说。

    “下回和严歌一起来看你。”陈楚说。

    这名字路平听过,新人试炼完,过来他们住处给子牧看过身体,一头银发很有礼貌的那位。

    “忙就不用来了。”霍英说。

    “哪里会忙呢。”陈楚笑道。

    “不忙就开门吧。”霍英说。

    “呃,这个,再说吧,我去看看那个新人。”陈楚似乎是想逃开这个问题似的,忽然就去关心于然了。霍英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微微“嗯”了一声,就重新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陈楚急向外走,就站在院门外的护国学院诸位连忙给他让路。陈楚走出来后蹲到于然身旁,手掌贴上他那被开了一个血洞的额头,眼中精光闪烁,一边用起“洞明”全力感知查看,一边将魄之力缓缓导入,就这样,也用了好一会后,于然才忽然“啊”地叫出了声。陈楚起身站到了一旁,于然却在地上“啊啊啊啊”的惨叫不停,打起滚来,之前受伤的疼痛,竟然是延迟到现在发作了。

    陈楚瞥了卓青他们一眼,申无垠极有颜色,连忙和人上来将于然安抚住。于然一脸惊恐,全然不知道这段时间里自己是怎么回事。一眼扫过,看到路平也站在一旁,而他的护国学院同学们就在旁边,竟也毫无动作。

    “他……”于然伸手指着路平。

    “如果这不是北斗学院,你已经死了!”子牧引用之前路平和卓青的对话,他看得出护国学院这帮人已经有些蔫了。霍英挺了路平一把,然后引来的陈楚竟然还要叫霍英大师兄,这他们一时间也搞不清的人物关系,反正是让护国学院的这些家伙不敢乱来了。

    “是的,这是北斗学院。”陈楚这时接过了子牧的话。

    “我希望大家都能很好的记得这一点。”陈楚说着,望向护国学院的一帮人。

    “我们也并没有想怎么样。”卓青慌忙辩解了一下,他们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一直还是很克制的,至少在他们自己看来是这样。他一边说着,一边望着申无垠,在怎么说申无垠都是前辈,处事肯定比他要有经验一些。结果申无垠听着陈楚这话,目光却只是闪了闪,并没有像卓青这样慌张畏惧,而只是很平静地答了一句。

    “我们会注意。”他说。(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