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二十九章 五院的人
    ps:看《天醒之路》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来自玄军帝国护国学院的卓青四人,此时全都闪到了一旁,下意识地缩着身子,如临大敌的模样,齐齐望着已经倒地的于然。

    鲜血很快就在地上扩散开去,于然的身子抽动了两下,就彻底没了动静。

    死了……真的死了!

    额头的血洞他们看得清楚,运用魄之力的感知也发现于然确实没有了生命迹象。但是他们犹自不敢相信。这里可是北斗学院,怎么可能抬手就杀人。如果真能这样,那么路平早在进入北斗学院的山门时就是一个死人了。

    四人目瞪口呆地愣了有那么一会,终于想起什么似的,齐齐扭头寻找着什么。

    纪师兄!

    他们在找纪师兄。

    北山新院这边是没有导师指导修炼的,被老生们称作纪师兄的这位就是这边的话事人。眼下这种事,那自然就该交由纪师兄来处理。

    可是刚刚还在兴高采烈看着他们收拾路平的纪师兄,此时竟然就不见了。那边本是一大片空地,真不知他是施展了什么异能才能让自己这么快就消失。

    四人顿时都没了主意,五院的院门依旧敞着,那是于然一脚踹飞路平时撞开的。印象里,撞开的院里,好像坐着个人?就是那个人吗?那个人是谁?

    四人就是再想知道。却都不敢凑上前。只敢缩在一边。

    “我去找申师兄!”四人中的关寻突然想起。转身就朝四院跑去。

    就在昨天晚上,他在人后还在直呼申无垠的大名,对这位在北山新院待了有三年的护国学院师兄很有些鄙视。但是现在,有了处理不了的棘手状况,申无垠顿时又成了申师兄,他上赶着就贴上去了。

    “我和你一起去。”易锋叫道。去找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快些离开这里。

    两个家伙一前一后都已经跑了。罗勤脸色惨白,望着一旁似乎并不准备离开的卓青。心里七上八下,暗骂那两个家伙机灵狡诈,自己的反应居然慢了。现在继续用这个借口逃开就有点不合适了,他只好硬着头皮和卓青共同进退。

    五院里。

    子牧被那飞出的纸管划过了脸庞,一时愣在了当地。等他回过神来扭头去看时,就见于然额头冒着血,就那样倒下了。

    这是……直接杀掉了?

    子牧当时腿就软了,很有夺门而出的冲动,却怎么也挪不动脚。然后就听到竹椅上的那家伙冲着他道:“喂,那个小鬼。进来怎么不关门啊?”

    关门?啊?关门?

    子牧愣是想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关门是什么,手忙脚乱地回身把被路平飞进撞开的院门给关上。再然后再望向那人时。他终于从路平脸上也看到了惊讶的神色,路平,终于动容了!但是此时的子牧已经无暇顾及这一点了。

    “嗯。”那人看到子牧把门关好后,点了点头,然后,一道血线像小虫一样从他嘴角爬了出来。

    “你在吐血啊?”路平看见说道。

    “没有啊!”那人嘴不张,像是嘴里含着什么东西似的说着。

    “还说没有?含了一口的血吧?”路平说。

    “哇!”那人终于张嘴,身子向前一倾,一大口鲜血顿时喷出,洒了满地。本都面色苍白的他,脸上顿时更连一点血色都没有了。一抹痛苦的神色从他脸上一闪即逝,他重新直起了身子,靠回了竹椅上,长出了口气后说道:“杀人诶,辛苦到吐一口血也没什么吧?”

    “你的脸色不好。”路平说。

    “因为我刚刚杀人累到吐血啊!”那人说道。

    “怎么称呼?”路平问。

    “霍英。”对方说。

    路平看出霍英此时明显有些疲惫,于是闭嘴不再多言,子牧这时也壮着胆子慢慢走了过来。看看地上吐下的大摊鲜血,看看面色惨白的霍英,然后又望向路平,一点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吱!

    门响,早上和两人打过招呼的孙迎升撑着懒腰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正张大嘴打呵欠,忽然抽了抽鼻子,然后一眼望向这边,迈步走来。

    “又吐血了?”他一边走,一边问着,那口气,就像是在问“吃了吗”似的。

    “好久没吐了,有点怀念这种感觉。”靠上竹椅上的霍英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偏偏还是一副很享受的语气。

    孙迎升这时也走到了他身边,看了看地上,忽然又抽了抽鼻子,目光投向院门。

    “你还吐到那么远了?”他问。

    “你闻清楚了,那是我的血吗?”霍英说。

    孙迎升还真又认真抽了抽鼻子,而后确信地道:“原来不是。”

    然后望向路平和子牧:“你俩别傻站着了啊,把这打扫一下,快点。”

    子牧傻着眼,着实有点跟不上这事的节奏。杀人啊吐血啊什么的,怎么好像全是一种家长里短的节奏?

    这时候还得说路平沉稳,真就在院里找了工具打扫起来。

    “开得干净点,不然让某人看到又要崩溃了。”孙迎升说着,一边埋怨地看着霍英:“你为什么不拿桶出来?”

    “临时起意。”霍英说。

    “那你该吞回去。”孙迎升说。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但是被看出来了,不吐就不洒脱了。”霍英指了指路平说。

    孙迎升顿时埋怨地望向路平,路平连忙表态:“我下回注意。”

    子牧一旁有点抓狂,眼见路平似乎已经开始融入这吊诡的氛围中,连忙也想刷一下存在。

    “那什么,你刚才说的某人,是谁?”子牧问道。

    “是……”孙迎升刚要说,院子外面忽然传来一声犀利的尖叫,刺耳之极。

    “谁!是谁!”一个尖锐的女声,就在院门外尖叫起来。

    “就是她……”孙迎升一脸头痛的模样。

    “是不是你们两个?嗯?”然后就听着院外女声喝问着。

    “不是,不是我们!!”罗勤的声音传来,满是惊惧。

    “不是你们是谁,还有谁!”女声不依不饶,再然后,就听着院外传来一整噼里啪啦地抽打声,夹杂着罗勤的讨饶声。

    “门外看来被搞得相当脏啊……”孙迎升一脸听不下去的表情。

    “这是……”子牧已经听傻了。

    “唐小妹,有非常严重的洁癖。”孙迎升说着,望向地面,“所以,打扫得再快点。”

    “啊!”子牧听着院外的惨叫声,连忙也开始和路平一起打扫。

    “你也该去洗脸了。”霍英对孙迎升说。

    “是是是。”孙迎升慌忙往房间跑着,不忘提醒霍英,“你也擦擦嘴。”

    “哦。”霍英忙擦嘴。

    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子牧心惊胆战地想着。

    四月最后一章,五月加油!(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os惑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xiaos惑微信公众号!)(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