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二十八章 敢不敢这样
    “五院那边怎么样啊?”营啸一边朝嘴里填了一口饭菜一边问道。

    这算什么问题?奚落吗?这人竟然也这么无聊?子牧有些鄙夷,顿时不想理会。眼下的他倒也什么都不怕了,有点破罐破摔的精神。

    “比一院好些,有空房间,人少,安静。”路平却在一本正经地回答。

    “哈哈。”子牧笑,他觉得路平这样正经的回答,倒是非常让这种奚落他们的人无语,顿时苦中作乐笑出声来。

    谁想营啸却对路平的回答点了点头:“那真不错,我也要搬过去。”

    “什么?”子牧以为自己听错。

    “既然有更好的环境,干嘛不住?”营啸说。

    子牧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居然有人主动要搬到五院来住?

    路平却已经点了点头说:“那就来吧!”

    “收拾东西去。”营啸说着,端起餐盘就又走了。

    子牧半天回不过神,路平却在神色如常地继续吃饭,吃完就走,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

    “诶,那家伙,居然主动要来五院?”回去的路上,子牧忍不住要和路平讨论一下。

    “是啊。”路平说。

    “真不知他在想什么。”子牧说。

    “有足够的实力,五院也无所谓吧?”路平说,他现在也清楚五院意味着什么了。

    “这么说的话,也是。”子牧想了想,营啸那可是新人试炼里就彻底击败北斗学院老生的人,从这对比上来说,他就完全有资格被北斗学院认可。五院什么的对他来说自然也就不是什么压力了。

    一想到这,子牧忽又心念一动。路平的实力,那也是没问题,只是因为魄之力再被那星落砸过后没有了。路平这么平静,是不是因为他清楚自己的魄之力很快就能恢复?

    如果这样的话,那真是太好了。子牧没有多余的想法,只是单纯地为路平感到高兴。路平当然比他有资格留在北斗学院,毫无疑问。

    “你的魄之力什么时候能恢复?”子牧随口问道。

    “不知道啊!”路平说。

    “不知道?”子牧愣,自己原来猜错了吗?路平也在前途未卜的情况下,但他却还是这么从容。

    “那要是到时候都不恢复怎么办?”子牧急问。

    “那……应该就会被北斗学院赶走吧?”路平说。

    “什么应该,那肯定啊!”子牧说。

    “那个有钱人说,离开的话可以跟他混,他那边是做什么的?”路平问。

    “哥,你还真考虑啊!”子牧说。

    “他这样说啊!”路平说。

    “你对北斗学院,真就这么无所谓?”子牧说。

    “无所谓。”路平说。

    “我……服了。”子牧说,他是真服了,路平这简直就是看破一切的世外高人一般啊!

    正说着,两人就看到从一院那边有一行五人,正朝着他们两人走来。近些看清,正是护国学院的五位新人,将两人挡在了五院门外。

    “你们想做什么?”子牧一点不示弱。

    “没你事。”但对方却也看都不看子牧,只是望向路平。

    “了不起啊,新人直接进五院,这在北斗学院历史上可是空前的,估计也会绝后。”五人中的易锋一脸嘲讽地说道。

    “不会。”路平说。

    “什么不会?”易锋一愣,路平这个回答让他摸不着头脑。

    “一会就会有人来了。”路平说。

    “来什么?”易锋还是没反应过来。

    “来五院。”路平说。

    五人面面相觑,这路平,是不是傻了的?

    而这一本正经的回答,也让放嘲讽的易锋很是难受,有种拳打到空处的感觉。

    卓青却对这样的口舌之争没多大兴趣,只是踏前一步,逼到了路平的面前。

    “这二十五天,就是你的余生了。离开北斗学院那天,就是你的死期。”他说道。这话绝非恐吓,这就是他们的真实用意。在北斗学院里下手终归还是麻烦。但路平现在被赶到了五院,那么他们一点也不介意等完这段时间再去北斗学院外处理了路平。

    “你以为死亡才是最可怕的吗?呵呵,好好体会等死的日子吧!”于然冷冷地说道,这正是他们的用意,发出死亡通知,让路平在煎熬中度过这二十五天。

    “呵呵。”路平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是真正的不以为然。

    “早就等过了呢!”他说道,他从记事起,就是活在等死中呢。

    “还嘴硬。”于然他们哪知道这些,自以为知道地继续嘲笑着。

    路平却不理会他们,迈步就要从他们身边绕过回院。

    “你这小子!”于然有些恼怒。他们和路平,本没什么私怨,只是出于帝国的立场,一定要杀掉路平。但是路平对他们总是不以为然的无视态度,却屡屡让他们恼怒不已。否则何至于还要过来发什么死亡通知来折磨人?就是不爽路平,想他多受些煎熬。

    结果,对这路平也同样不以为然了,而且不以为然地特别真实,让他们都不由地信了。

    然后,就是再度无视。

    于然彻底忍不了了,盯着绕过他们身边的路平,抬腿就是一脚。

    “别!”卓青话出来时,已经迟了,于然这一脚准确地踹中了路平。没有了魄之力的路平,自然是没能力躲过,顿时直接撞开院门摔了进去,扑倒在地。

    其他人惊慌失措地打量着四周,于然忍无可忍动手,虽然没有直接取了路平的性命,但是这行为,不知放在北斗学院眼里会怎样。

    “路平!”子牧叫着,已经追了进去,卓青他们五人对子牧是不理会的。此时四下扫了一圈,果然看到纪师兄在瞪着他们这边。五人心里顿时有些慌乱,踢出那一脚的于然更是后悔不已。谁想纪师兄突然神情一转,尽然咧嘴朝他们笑了笑。

    纪师兄也不爽那个小子。五人一看,这还有什么不明白,顿时大喜过望。这一脚,看来就是白踢了,只是不知道追进去再狠揍路平一顿的话,会怎么样呢?如果也是这样无视处理的话,那这二十五天可有得乐了啊!

    五人心下正踌躇,不知道这样得寸进尺有没有问题,院里面,摔在地上的路平却是趴到了一人脚边。路平撑起身,先抬头看了眼,一名面色苍白的青年,搬了个竹椅正坐在那,也正低头看着他。手里摆弄着一张纸,竟然是在……折纸。

    “这么不给力啊老兄?被人飞进来?”那人看着路平说道。

    “没办法啊,没有魄之力。”路平起身。

    “哦。那你有魄之力的话,敢不敢这样。”那人说着,双手将那手中的白纸一搓,顿时卷成细细一根纸管,抬手忽向外一甩。

    正从门外跑进来的子牧,就觉得似有一道厉风从脸旁飞过,划得他脸生疼。

    院门外,于然睁大了眼,瞪着院内。

    他正在为那一脚感到痛快,正在和兄弟们商量着要不要冲进去接着狠扁路平一顿。忽然就见一道白光飞来,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觉得脑门一痛,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怎么了?

    于然想说话,张了嘴,却没能出声,他发现眼前的景象,突然蒙上了一层殷红。

    搞什么鬼?他还在想着,他的身旁,其他四人,却都已经见鬼一样吃惊地看着他。

    于然的脑门,赫然多出来了一个洞,鲜血不断涌出,瞬间已经浸过他整个脸庞。于然不解地看着他们四人,向后倒下。

    “于然!”四人惊叫着,但却没人敢上前去扶,四人一致地向旁一跃,先躲开了那个门口。

    这是什么情况?

    北斗学院里啊!光天化日地,就这么把一个新人给杀掉了?

    四人面面相觑,心乱如麻,他们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广而告之:老作者,老朋友,木牛流猫的老作品,战神领主!r11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