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屈辱
    “哥……”子牧脸上全是崇拜的表情,“我真的特别好奇,你们那个摘风学院,到底是教些什么啊?”

    虽然明知道提出身学院会让路平伤感,但是这次子牧实在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他真的无法想象这到底是怎样一个学院,能教出对学院界近乎一无所知的感觉。这学院,是很封闭的教育吧?子牧想着。

    “这个我知道得不多。”路平很老实地回答,摘风学院的教学课程,他初到时听过一点点,但发现对自己毫无用处后就完全抛弃了。子牧的这个问题,他还真是说不太清楚。

    “这……自学成才?”子牧说。

    “呃,大概算是吧!”路平想了想,觉得自己还是挺符合的。

    “好吧!”子牧点了点头,念在路平看起来对这学院还是很有感情,这次的话子牧就藏在心里不说了。他真的有点觉得,这学院吧……被夷为平地可能是个正确的决定。

    “北斗学院是这样的。”子牧开始给路平普及知识。

    “一般来说,我们所知道的学院都是四年毕业,呃,你们也是吧?”子牧说着,忍不住又怀疑摘风学院有什么奇葩。

    “是。”结果路平点了点头。

    “好吧!我们的学院都是一样,不过北斗学院,还有其他三大学院并不存在我们这种期满学成的概念。你想毕业,每年都有出师考核可以参加,通过就准许毕业。不参加,那么就可以一直在四大学院修炼下去。不然的话。你能说吕沉风到现在还不能从四大学院毕业吗?那当然不是不能。只是不想罢了。”子牧说道。

    “哦。”路平明白了。忍不住挠了挠头。这样的话,护国学院别说一百人,两百人,三百人都是有可能的啊!

    如此想着,路平向这山底的连排大院望去,自西向东,大院,好像也就有五六座吧?这样算的话……

    “怎么了?”路平正算呢。子牧却好奇起路平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我在算。”路平说道,“算麻烦会有多少。”

    “麻烦……”子牧左右看看。因为两人太不成群,在注意他们的人着实不少。不少同期的新人在向自己的前辈指指戳戳地介绍着二人。

    “怕是会不少吧。”子牧泪流满面,他这出身和实力,说实话太怕在北斗学院这样高大上的地方招惹到麻烦了。但是一来就和路平打成一片,然后麻烦就如影随形,而且还特别高端。比如惹到七院士的麻烦,子牧一想起来,发现居然还觉得有点自豪。

    “别在这站着了。”子牧拉着路平往最西那大院里走,在这里继续这样引人注目。好像不是什么好事。

    “申师兄……”护国学院小团队这里,卓青对同样出身。比他高三个年级的申无垠沿用了在护国学院时的旧称。最终能到四大学院的,在护国学院时自然都是院里风云一时的人物。卓青虽有不错的家世,却也不忘长幼有序。看路平和子牧离开,当即唤了一声申无垠,请他拿个主意。眼下北山新院这块,护国学院的小团队以申无垠为首。

    “别急。”申无垠不慌不忙地道,“你在天权峰上的决定很明智。你想到的没错,天权峰不会如你们所见的那样毫无任何防备。同样,北山新院这边,一样会有眼睛。”

    “所以,不要轻举妄动,你们先盯好他。我们慢慢来找由头对付他。尽量不要因为他还搭上我们当中的任何一人。”申无垠缓缓说道。字里行间,却也表露出了某种态度:如果是万不得一的情况,那么即使牺牲个人,他们也要为玄军帝国完成通缉。

    “如此最好。”众人纷纷点头。

    “那我们也先过去了。”卓青说道。

    “去吧!”申无垠点头。于是卓青带着护国学院另四个新人,也朝着他们居住的最西头的一院走去。

    “卓哥。”路上,关寻看了看身后,见申无垠那伙人也回了他们的大院,随即回头唤着卓青说起话来。

    “你对申无垠还真是客气。”关寻说道。

    “师兄嘛。”卓青淡淡地道。

    “但是三年了,他还在这个地方,真是……”关寻忍着没有说出那句评价,到底还是念了一下旧情。

    卓青沉默,他明白关寻的意思。他们这些对北斗学院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北山新院,居住在这里的基本可以说是北斗学院最末流的学生。新人们初来,住在这片无可厚非。但在这里住得越久,那就越显得有些不济了。

    能进北斗学院的,那都是些自命不凡骄傲的主。眼见申无垠这个已经在北斗学院整三年的老生,竟然还在这北山新院厮混,关寻自然就有些看不起了。尤其他们刚入护国学院时,这申无垠刚好护国学院四年级,被誉为学院最强。这种地位,少不了人嫉恨,结果现在……

    “啧。”关寻不中听的评价忍着没说,却还是连连摇头,表现了一下自己的惋惜和不屑。

    “我们一定要争取最快离开北山新院。”易锋说道。

    “最快的机会,就是之后的七星会试。”罗勤说。

    “所以,这期间,我们最好还是抓紧时间修炼。”易锋这样说着,却看向卓青,话里的意思,其他人却都听明白了。他是希望他们先不要在路平身上耽误时间,先在七星会试上拿到一个好成绩。

    “好。”卓青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看着那三人露出欣喜的神情,然后又看了一眼最后一位,一直没有说什么的于然,此时眼中正闪过几分鄙夷的神色。

    五人说话间就已经转入院内,结果偏生这么巧,正撞到路平和子牧两个。这两人早一点回了一院。但眼下却还在院中站着。大院里一圈房屋。两人不知道该去哪里安置。

    “喂。你们两个。”之前一直没说过话的于然,大步流星迎了上去。其他三个一愣,刚刚约好先不要去找事,怎么这个家伙……不过一想到路平现在也没有魄之力,那么于然无论做什么,也不过秒杀的事,只要他不要太过火。

    想到这,三人不由地扫了眼四下。这里他们住了已经有几天。但是听申无垠的意思,这里发生的一切,也都逃不过四大学院的眼睛。暗中注意着他们举止的人,是在哪里呢?他们从来没有察觉到过。

    这半会的功夫,于然已经到了路平、子牧面前。

    “不知道该住哪里吗?”于然从二人的迟疑上,猜出了他们的问题。

    “对啊!”子牧欣喜应对,东都那边的人他都认得,玄军帝国这边的又哪里会识得。眼见这人虽然凶巴巴的,但毕竟是在对他们二人的处境表示关心,心下还是有点高兴。他当然还是很希望不要那么被排斥。

    “这位大哥。我们两个今天才过来这边,应该住哪里呢?”子牧打听着。

    “迟来的。当然是那里。”于然伸手一指。

    那里?

    子牧抬眼望去,卓青他们四个,却已经笑出声来。

    那里根本不是什么住处,只是大院角落的一间破柴房,堆放着些无用的废物。于然,也正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路平和子牧:“废物嘛,当然就应该住在那里了。”

    子牧发怔。在看到那边的破柴房时,他还以为自己看的方向不对,但在听到对方这句充满侮辱的话语后,自然明白对方就是存心羞辱他们来了。

    心下愤怒,但又无可奈何。这样的羞辱,在东都子牧就体会过不只一次。虽然他在天武学院还算优秀,但却始终是东都十三院学生们鄙夷的对象。他这种天武学院所谓的优秀学生,那些家伙尤其喜欢变着法来羞辱。

    “那里,怎么能住人呢……”明知对方是在羞辱,子牧却只能这样应对,这样的情景,他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经历了。

    “怎么不能住人?”于然佯怒,借题就要继续发挥,谁想跟着就已被打断。

    “那就住吧。”路平说着,拉了子牧就朝那破柴房走去。

    五人都愣,连子牧都觉得不可思议。他是当弱者当惯了,可是路平,竟然也能忍下这样的屈辱?

    “你……”子牧看着路平,心想路平心里一定难受得不行,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恨自己太弱,弱到从来都无法帮到路平什么。

    “我怎么?”谁想路平却真和没事人一样,听子牧只说了一个字,随口就接着问道。

    “他们欺人太甚。”子牧说道。

    “唉,没办法,现在打不过。”路平说。

    “诶你这样让我说什么好呢?”子牧有些无语。

    “所以只好住这了。”路平说。

    两人真就到了这破柴房前,推门,不知沉积了多久的灰尘顿时扑啦啦地落下来,一股潮湿的气味迎面而来,子牧差点就吐了。结果路平却是神情自若,在卓青五人目瞪口呆地注视中,迈步就走了进去。

    “东西有点多。”进屋后的路平说道。

    “这个是重点吗?”勉强跟进来的子牧掩着鼻子,不住地咳嗽着。

    “得要收拾一下呢!”路平说。其实他并不觉得这有多糟糕,比起他生活了十多年的,只头顶高处有个巴掌大气孔的石室,这算得了什么?

    “何止是收拾。”子牧说。

    “子牧。”路平的口气忽然变得无比郑重,目光从柴房的破窗向外望去。

    子牧也从那向外望去,就见窗外卓青五人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正和过往的其他新人指着这边介绍诉说呢!

    “我知道!”子牧的神情也郑重起来,“今日的屈辱,他日必将十倍奉还!”

    是的,路平怎么会无所谓?他只是故作平静,想让我觉得好受一些罢了。

    “不是。”谁知路平却摇了摇头,“我是想说,兔子,我们忘了拿回来了。”

    “我操!”

    子牧顿时跳了起来。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能忘,赶紧去拿!”他说着,就和路平匆匆从破柴房里冲出,在所有人惊讶地注视中,火烧眉毛地从一院里冲出。

    比起阮院士交待下来的兔子,那几个小角色送来的屈辱算个毛线?

    这一刻,子牧真的忘了方才心里的难过,和路平一起向着天权峰那边飞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