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醒之路 > 第三百二十一章 点问题
    天权峰,依旧是万家灯光一般的景象。

    各峰赶来的门生都已经离开,被轰塌过半的观星台变得完好如初。新人们规规整整地站在观星台上,飘渺神奇的星命图飘荡在他们的上空。每个人这时都已经在上边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但是心情却各不相一。

    陈久一本正经地站在新人们正对的小台上。对于每一年的新人而言,引星入命都是极其重要,甚至可能影响到他们一生的仪式。可是今年,却因为这么一出意外搞得十分狼狈。尤其那些被迫打断引星入命的新人,脸上愤愤不平的神色犹在,这让陈久也有些尴尬。

    引星入命,只能开启一次。

    如此重要,甚至可以影响到新人一生的仪式,并不如新人所见的那么随意。观星台外,就有天权峰的门生暗中守台,禁止任何无关人等乱入;观星台内,有主持引星入命二十一年之久的七院士之一陈久,还有他的首徒靳齐亲自坐镇,这还有什么让人放心不下的呢?

    但是这次……

    妈的,我怎么会知道竟然会在这时候发生星落这种事,而且还是距离北斗七星那么近的强悍命星?

    陈久心下也有些窝火,无论怎样,这次很多新人的引星入命被迫中断,都要算他天权峰的严重失职。

    都是那个混帐小子。陈久恨恨地想着,他可以感知到路平一定和那星落有种千丝万缕的关系,只是完全不清楚这种关系是怎么构建的而已。另外,那个小子……

    陈久在星空中细细感知了一遍,对星命图,整个北斗学院都不会有人比他更加熟悉了。但是,一遍过去。陈久赫然发现,星命图中,竟然没有路平的命星。

    “老师……”靳齐这时候凑了过来提醒陈久。对完成引星入命的新人。总也是要有些话要说的,之前的“洗洗睡吧”一词不过是陈久郁闷之余的随意发挥。眼见老师站在小台上却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靳齐唯恐他再一次因为心烦手一挥就让众新人洗洗睡。

    “咳。”陈久微咳了一声,回过神来。该主持的大局,终究还是需要他来出声的。

    “这次的引星入命,很遗憾,发生了无法预知的意外。我们不排除这是个别人别有用心的恶意举动!”陈久说着,眼神凌厉,但是目光终究没个所指,他所说的“个别人”此时并不在场。

    “对于因为意外。影响到引星入命的新人,我深表同情。”

    “但是你们也不妨想一想,这是自星命图和引星入命被开创以来,都从未有过的意外。你们赶上了一个机会,可能是最坏的机会,也可能是最好的机会,而这一切,就要靠你们自己的勤奋和努力去改变!”

    万籁俱静,只有陈久的声音在观星台上回荡着。新人们有的兴奋,有的茫然。有的则是愕然。陈久一旁的靳齐,有些站立不安,不自觉地就微向后退着。似乎羞与为伍。

    “引星入命,并不是修炼的全部!”陈久还在继续他的讲话,“其他三大学院没有星命图和引星入命的修炼方式,照样可以造就强者,没能完美地完成引星入命,一样可以造就强者。就比如他!”

    陈久右手忽向旁一指,就指到了靳齐,正微向后退的靳齐吓一跳,怎么还有自己的事呢?

    “我这首徒。资质愚鲁,不堪入目。引星入命?说起来就搞笑了。在这台上站了三天三夜,饿个半死。总算勉强找到命星完成了引星入命。但是他现在呢?四魄贯通,来,靳齐,给大家耍一手。”陈久说。

    虽是自己最敬爱的老师,但靳齐这番也实在不能忍了。道理说得都不错,那些没能利用好引星入命的新人,接下来也就只能如此了。但问题是自己三天澄映的异象,怎么就成了饿三天了?还要自己在这台上露一手,当这是东都天桥吗?

    “呵呵呵……”靳齐当然不会真去表演什么异能,只能傻笑着迎上来,“老师的意思,我想大家应该都明白了。”

    “好,明白了就好。那就散了吧!”陈久手一挥,这次可就真是洗洗睡了。

    新人们各怀心思,在观星台上散去,结果恰有一人,此时刚刚迈上了观星台,一见众人在散,脱口就问了一句:“散了吗?”

    路平!

    眼下要说还有哪个新人不认识,不知道路平,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名字,怕是不几天整个北斗学院都要传开了。星落没轰死他,开阳峰的郭院士带走了他,而现在,他旁若无人就又回来了。站在石梯口,一句自然而然由心而发的“散了吗”,简直让人忘了他们到这干嘛来了。

    “路平!”子牧冲了出来,一切发生得都太快,他这个原本站在路平身边的人都没反应过来什么,路平就已经被郭无术带走了。

    “嗯?”路平很寻常地和子牧招呼着。

    “你没事吧?”子牧冲到了路平身边。

    “还好。”路平点点头,虽然在陈楚他们看来用不出魄之力是出大事了,但想到这是院长的安排,路平就不以为意。

    至于其他新人,没一个关心路平的。那些引星入命被打断的,心中更是积蓄着恨意。若不是有陈久、靳齐在,且路平是被天阳星带走过的人,此时杀了路平的心都有。

    各种复杂的情绪在人群中流淌着,原本就要散去的人群,居然就此止住了。所有人都开始好奇对于去而复返的路平,陈久会有个什么说法。他之前可是说过“不排除这是个别人别有用心的恶意举动”,这话指得是谁,大家心知肚明。

    陈久和靳齐很快从小台上下来,来到了路平身前,只一眼……

    “你的魄之力呢?”陈久已经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出了点问题。”路平说道。

    点问题?所有人这时都连忙感知着路平,发现他身上竟然半点魄之力的迹象都无,反应和陈楚如出一辙,对路平这不以为然的口气,都有些惊了。

    但是同时也意识到了,眼下的路平,那就是一个普通人?

    新人中有不少人,眼神顿时变得不一样了。

    感冒中……(未完待续)

    ...